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5章 小试一手

    “娘,这事儿媳冤枉,虽然紫菱是儿媳指派给萱儿的,可这东西却并非儿媳让她偷的,与儿媳实属无关啊!”

    吕心君也几十岁人了,什么风浪没见过,才不会这么轻易被云萱两句话困住。

    “我没有说你指使,只是意思你识人不清。这种人,鸡鸣狗盗,当初你怎可收进府邸?!”高氏脸色不好,她本来就不喜吕心君,如今捉了吕的错处,自然不肯轻易放过!

    “请祖母不要责怪母亲,发生这样的事,母亲也不知晓啊……”一旁,云萱开口,看似在为吕心君说话,然实则挑唆,惹得高氏更加不快!

    “哼,她不知晓?她若事事皆不知晓,还做什么云府嫡母?不如趁早让了人去好了!”高氏喝斥,不依不饶!要知道平素里,她就最惜爱她丈夫留下的这个遗物,如今被紫菱所盗,她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吕心君故意暗地里指使紫菱,以报复她这些年来对她的不待见?!

    “娘,即便是嫡母,也不能事事皆晓啊?再者,拨紫菱过去时,老爷也是同意的,谁人料想如今会出这样的事?紫菱,你还不速速招来,为什么要偷老夫人东西?难道我云府有亏待过你吗?!”

    吕心君也怒了,认为此举简直莫名其妙!

    见此,吓得赶紧跪下,紫菱矢口否认,极力争辩:“没有!奴婢真的没有!奴婢怎么会拿老夫人的东西?这扳指全府上下皆知其重要性,就算紫菱有一百个胆,也断断不敢去动一下啊!”

    哭的声泪俱下,看着还真像那么回事!

    见此,高氏皱眉,依旧脸色不好:“可是这东西是在你身上搜出来的,千真万确,你又如何作答?!”

    “回老夫人,奴婢不知情,定是、定是有人想陷害奴婢……”

    “陷害你?”一声冷笑,觉得甚是滑稽,高氏不认为真的有人会处心积累去陷害一个丫鬟,当即冷袖一甩,开口想要发落,“来人--”

    “我说!老夫人我说!”

    见事情没有转还的余地,那紫菱也不是傻子,毕竟是在府里待过不少年的老人,关键时刻,脑子还是有的!

    “回老夫人,是、是四小姐让奴婢这么干的……!”

    自己并没有偷东西,可东西却莫名其妙到了自己身上?紫菱不敢确定是不是云萱在陷害她,可当务之急,她只有把云萱一起拖下水,才能挣得一丝生机!

    “什么?萱儿?为什么?!”

    瞪着眼,有点不能接受,高氏惊讶,百思不得其解其背后用意!

    “这……”其实说实话,紫菱也想不出原因,但不过如今箭在弦上,她只有硬着头皮胡诌,保全自己,把矛盾引到云萱身上去!

    “这是因为……四小姐知道自己出嫁在即,担心日后去了侍郎府会受苦,于是便想要多弄些玉器珠宝防身,所以便命奴婢去偷--这不奴婢也是刚刚得手,东西都还没来得及给四小姐,就已经被……”

    紫菱不愧是机灵的,一派谎话下来,竟说的头头是道,就跟真的一样!

    “什么?!”闻之,高氏脸色更差,一副想动怒但又极力憋着的样子,脸上表情阴晴不定!

    混账东西,竟然打主意打到她头上来了?在她眼里,究竟还有没有她这个祖母了?!

    但是……怎么办?能罚她吗?毕竟眼下她就快入京了,若这个时候出岔子,那她们云府的前程……

    心里纠结,高氏正思索着自己究竟该怎样出这口恶气?然一旁的云萱喊冤了,一脸的清纯无辜小白花:“祖母,她胡说,萱儿根本没有这样说过!”

    “四小姐,你这么能这样?当初明明是你哀求让奴婢去偷的,奴婢于心不忍,这才一时犯了糊涂……可如今东窗事发,你却为求自保把责任全推到奴婢身上?难道在四小姐的眼中,我等下人的命……就真的这么不值钱吗?!”

    紫菱说的声泪俱下,几度哽咽失声。

    见状,高氏面上冷冷的,看云萱的目光也越发不善!因为在大儒,国主提倡仁政,最恶草菅人命!尤其是为官者,不能擅用职权残害百姓,包括官员家属!

    如今云仲卿攀附张侍郎在际,可万不能传出此等影响不好之事,所以高氏心中怨恨,甚至牙都有点咬起了!

    “娘,既然事情已经清楚,想必云萱她也是一时糊涂,反正如今东西也已经找回来了,不如就此放她一马,勒其在房闭门思过……”一旁,吕心君装好人,看似在为云萱求情,但实则一字一句都在坐实云萱的罪名!

    啧啧,这本是云萱为治紫菱而设的局,怎么如今看着却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意味?只是……事实真的如此么?轻笑中,云萱莞尔,目光锁定黄嬷嬷,迈步慢走向她。

    “祖母,你看这是什么?”指了指黄嬷嬷,其手上还拿着另一个东西,是和刚才的扳指一同从紫菱身上搜出来的。

    “这吊坠是……”高氏犹豫,印象中好像有些熟悉。

    “这吊坠是我娘的遗物,祖母应该知道,萱儿平时爱惜备至,十岁那年,甚至为了拿回它还差点落湖淹死,足可见其在萱儿心目中的位置!如今,按照紫菱说的,我命她去偷东西,无非是想要聚集财宝,占为已有--可是为什么眼下反过来我最心爱的东西不在我这里,却会藏在她身上……这究竟是个什么道理?”

    云萱轻缓,道出真谛,表情看似懵懂,眼中却闪着悠光。

    “这……”

    听明白了,原来如此!云萱一句惊醒当局者,帮高氏理清了思绪!

    “大胆奴才,自己做错事,竟还敢嫁祸主子?简直可恶!”

    “老夫人饶命,紫菱没有!这玉坠、这玉坠是四小姐给奴婢的,说让奴婢去帮她当了,好换些钱防身!”急眼了,没想到事还有后招,紫菱这下慌了,有点手足无措。

    “哦?我让你去帮我当了?可是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呀?你不是说我有意聚集财宝,想统统占为己有吗?怎么现在……”

    轻轻笑道,不紧不慢,至始至终,云萱掌控着全场,而又充分不暴露自己!

    “我、我刚才说错了,不是聚集财宝,而是、而是有意销赃!四小姐要紫菱去当铺,所以才将东西都给了我,包括自己最心爱的吊坠……!”

    狗急跳墙,眼下的紫菱只好胡编一气,妄图蒙混过关!

    可事到如今,事实昭然若揭,云萱也不说别的了,直接走到高氏身边,郑重一欠身,似皱着难过的小脸,满是哀伤道:“萱儿一切但凭祖母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