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6章 赐个小名儿

    “放心吧萱儿,祖母定不会叫人欺负了你去……”

    紫菱反复改口,言语自相矛盾,如果说一开始高氏还有些信她的话,那么眼下--她对其的信任已跌至零点,荡然无存!

    “混账东西,当真好大的胆子?!四小姐她再怎么说也是主子,你一个婢子,竟也敢犯上作乱,折辱家主?我看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喝斥一声,狠狠瞪着,多少年了,高氏没发过这样的火,吓得几乎在场之人不敢大气喘一声!

    “老夫人饶命,奴婢真的冤枉啊--”没想到自己的招数居然不管用,那紫菱吓的浑身发抖,牙齿都控制不住打颤!

    “死到临头还在狡辩!你说你冤枉,可如今人证物证皆在,容不得你不承认!”高氏已经没有耐心了,板着脸声音冷冽!

    见之,知道这里没戏了,那紫菱立刻转向吕心君,哭着脸,朝之跪挪而去:“夫人,救救奴婢!奴婢真的没有拿,是四小姐、四小姐她诬陷奴婢……!”

    “你……”紫菱是自己的心腹,奉她的命令在云萱身边监视,如果可以,她自然也想救她!可是如今这种情况,她不敢得罪高氏,根本无能为力!

    “给我走开!”

    没有办法,吕心君只能选择撇清关系!

    见状,紫菱的脸色变了好几变,直到最后的惨败惨败:“夫人,你……”

    “来人,紫菱偷盗东西,又恶意欺辱四小姐,即刻起打折一双手,轰出府去!”担心紫菱会把下药之事说出来,吕心君选择先下手为强,封上她的嘴!

    “夫人,夫人--”

    昨日自己还被委以重任,不料今日却已沦为弃子!紫菱惊慌,挣扎着大叫,想要再分辨--可吕心君心狠手辣,愣是没给她半点机会,直接命人堵了嘴,拉出院外行刑!

    “娘,儿媳的处置……您可还满意?”知道高氏对自己有怨气,吕心君陪着笑脸讨好着。

    “哼!”

    闻之,高氏冷脸,摆出一副教训的样子:“你还有脸说?此事皆因你而起!”

    “是,是儿媳认人不清,方才惹出了今日之事,等下儿媳回去后就细心挑选,再为萱儿选个老实乖巧的婢子来。”以退为进,吕心君对付高氏有一套,每每顺着,不让她有发难的机会。

    “母亲,祖母,无需再为萱儿挑婢女了,萱儿已经自己挑好了。”上前一步,云萱开口,她刚设计弄走了紫菱,才不会给吕心君再一次派内应来的机会。

    “嗯?挑好了?”觉得很诧异,吕心君不由挑起了眉。

    而点点头,云萱轻笑,随手指了一个正在院外锄草的末等婢子,开口说道:“喏,就她了。”

    “什么?你要她?这可是府上最下等的婢子,只负责粗使杂役,且都是刚进府不久的,能照顾好你么?”高氏不免有些担心,毕竟能贴身伺候主子的,都必须要求入府数年,而不是这种刚进来还什么都不太懂的杂役下人。

    “是啊萱儿,你祖母说的对,这种末等婢子,只会干粗活,要想在你身边伺候,恐怕得须调教上几年,还是母亲再为你选一个别的吧……”吕心君附声,有自己的小九九。正如云芙所说,这云萱长的太漂亮了,所以要想治住她,不让她掀浪--就需要将之掌控在手里,时时关注动向!

    “母亲,紫菱也是府里的老人,可结果呢?萱儿以为,这做侍婢的,最主要的还是看人品,若人品好,即便什么不会也可慢慢教来;而反之若是人品不好……”

    轻柔的话说了一半,云萱便微笑着不再说了。

    闻之,知道她的意思,可吕心君不死心,还想要争取,虚以委蛇:“那个婢子人品好不好,萱儿又怎会知道?好了好了,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了,为娘定会按你的要求,这次给你找个人品好的来。”

    “母亲,祖母,何必这么麻烦,萱儿就想要她不行么……?”知道吕心君的算盘,云萱轻笑反驳,脸上温温柔柔,两个梨涡甜美动人。

    “哦?萱儿就这么中意她?”这倒觉得奇怪了,对于高氏而言,让谁当侍婢并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事云萱为什么这么坚持?

    “回祖母,那婢子人品好,刚才事发时,她并不如其他下人那般停下手头之活来偷看热闹,只是顾着锄草,连头都未抬,是个老实质朴之人……”

    “是吗?如此说来,的确老实,断不会像那紫菱一样,欺辱主子,无视矩法。”点点头,显然对云萱的眼光很满意,也不管吕心君了,高氏直接下令吩咐:“黄嬷嬷,你去把那小丫头带来,让她今后跟着萱儿。”

    “是。”

    领命上前,唤来了本人,黄嬷嬷让其跪着,聆听高氏教诲。

    “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回老夫人,蓉儿今年十四。”毕恭毕敬,应声回道。

    “什么?蓉儿?!祖母,她怎么可以叫这个名字?!这所谓芙蓉芙蓉,富贵荣华,如今我叫芙儿,她一个贱婢,难不成还要与我并立了?!”云芙好妒,不仅容不得别人比她好,甚至眼下连下人的名字也要管了!

    “好吧,那就让她换一个,反正也是自家府里的下人。萱儿,既然如今这人已跟了你,那就由你来取吧。”

    高氏是最烦云芙闹的,只要她一闹,她的头就一准疼!所以左右看着也不是大事,就由着她了。

    “是。既然蓉儿不好,那不如就叫‘云儿’吧?这每个人名字都是爹娘给的,如今我们要改,便不应改的太过随意,既然我府是‘云府’,那不如就赐她个‘云’字,也算是补偿了……”云萱道。

    “‘云’字?好,那就云字,从今往后,你就叫云儿了。”点点头,高氏甚为满意,不禁多问了一句:“那你姓什么?”

    “回老夫人,云儿姓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