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早饭之后!

    阿楚跟着宋临辞去了一家杂货铺,瞧着她道,“你寻思着家里缺少什么,一并买了。”

    “你钱够吗?我想买的东西可多了。”她也不客气,客气又不能当饭吃。

    现在宋家没有口粮,连那烧火的干柴都要买一些,处处花钱。

    “讨打,这不是你该担心的事。”重生之后他就开始存娶媳妇的钱了,钱不多,但足够他们过了这个冬天。

    听他语气笃定,阿楚便自个找寻最能填饱肚子又省钱的东西。

    家中是三个半大小子,得多买一些杂粮,若是吃精面,吃穷了也不够他们的。

    她前面挑选,他后面提着,满脸带着温和,不急不躁的,说不上什么感觉,但是觉着,这才是生活。

    重生前本就是四十好几的年岁了,现在身边跟着个小姑娘,还依赖着他着实不错。

    “你看我做什么,嫌我买的东西多了?多的话我就再拿下去几件。这个鸡蛋留着,你母亲生病,得吃点营养好的;这三双鞋子就放下吧,他们脚下的还能穿;这几个碗也拿下吧……。”

    她寻思的是,在宋家吃住已经足够,再花钱给他们添置东西,倒是觉着得寸进尺了。

    她想拿下却被他按住手,“不多,这些东西提着。我再拿三件男士棉袄,你也要再来一件。你自己的东西可是要备齐全了,我不曾给任何女人买过东西,你是第一个。”

    “那我荣幸至极。”

    算了,他既然有钱,就让他买。她在家里多干些活,好生伺候他母亲。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她心中觉着既然不打算嫁给他,就不能白白要了别人的东西。索性就多干点活算为补偿。

    这小小的杂货铺,东西倒是齐全了,前前后后,两人买了不少东西,他不顾礼节的抗在肩头,明明一副翩翩好儿郎的模样,却干着粗重的活。

    阿楚手中提个破旧的篮子,杂货铺的老板瞧他们买的东西,白给了两个篮子,正好让她放散碎的东西。

    三个少年终于有了衣服穿,开心的不得了,鞋子是新的,棉袄是新的,还有吃饭的新碗筷,这才像个家。

    宋临辞把东西放下,先去里屋看下母亲,见她精神甚好,瞧着有了些精气神。

    “母亲身体快要好了,我再抓几副药吃着,兴许过两天就全好了。”

    “辞儿,别花那个钱了,娘之前可是告诉过你,攒钱娶媳妇,你不要把钱都花在我身上,也不知道你什么能从军队中回来,也该是娶媳妇的年龄了。”

    “母亲不要多虑,我这媳妇早就给你找好了,等会儿让她进来和您见见,长的极好,又擅于料理家务。若是我离开,她也能在您身边好生照顾着。想着,过几年兴许就要回来了。”他也不知,虽是重生,这命运却不是谁能拿捏的准。

    “什么时候找的媳妇?快带来让我瞧瞧。莫不是骗我的,找媳妇可不是你嘴上说说而已,得要父母之命媒灼之言。”

    “她是我在雪地里捡来的,正巧钱也省了;若真是娶媳妇,还不得花钱啊。”他笑意满满,似是诚心想逗乐床上满头白发的老妇人。

    “胡闹、捡来的媳妇?身世可青白?家是哪里的?咳咳……,你太草率了,你的媳妇必须得……。”

    太过于关心他的婚事,又一听是捡来的,倒真是担心上了,胸闷气短,有些不顺,咳嗽不止了起来。

    “瞧着顺眼,觉着也好,就带回来了。母亲看过之后定然也是喜欢的。”他瞧着眼缘不错,便认定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这媳妇不用花大钱娶。

    像他这种身份和家境,又不是千户侯,想娶个媳妇,也是难的,尤其是在盛京之中。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他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死心塌地跟着他,并且愿意服侍他母亲的人。

    阿楚是他捡来的,他又对她格外好,阿楚对他肯定感恩代谢,若是把母亲托付给她,应该不成问题。

    他清楚的记得,这次随将军回来,应该是最后一次见母亲。上一世,他功成名就,身带残疾归来,那时他母亲已经离世,宅院也被人霸占了去。

    今生,既然知晓了前世的事,就不想再想让遗憾发生。

    *

    他从主屋母亲那屋出去后,到了厨房那边,站在门旁,瞧她在里面忙个不停,新买得碗筷烧了热水在洗。

    衣衫袖子撸起,露出娇嫩的肌肤,她也不怕冷。

    “可是全都洗好了?”他瞧着她问。

    “碗筷是洗好,我现在去准备和面,等会儿要蒸馒头。”

    她买了少量精面,大量的粗粮面,粗粮面比精面便宜了将近三倍,只要能吃饱就成,她没多少要求。

    精面和粗粮面混合在一起蒸出来的馒头照样好吃。

    “先等会儿,瞧你身上冻疮厉害,我这里正好有冻疮膏,你且拿着擦擦。”

    “我要它作何,一会儿要做饭,还要忙着其他的事,没空儿擦那个。”阿楚不知,在她心里,自动成为了那个整天忙碌不停的三十岁的老妈子。

    宋临辞皱眉,“瞧你才不过十二出头,怎么像是三四十岁的感慨。我让你拿着你便拿着,敢不收……。”

    “我本来就是……。”

    “就是什么。”他盯着她问。

    “没什么,收下就收下,这东西可花费不少钱呢。”

    “对,花了不少钱,你若是不要,我扔了多可惜。”他扬起笑。

    她跟着动了下嘴角,似是很欢喜!

    面是她和的,火是她生的,饭是她做的,院子里的雪是楚家三兄弟扫的,还有院子里那堆起来像门神似的两个雪人,是他们三个堆砌的。

    站在窗子里面,瞧着外面的场景,恍然间,感觉到这重生后,生活果然与众不同,他甚是喜欢。

    他要求不高,能有个人与他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不过,将来,若让他真的就此在这里过上小家门户的日子,他怕是不情愿。

    上辈子能做到将军,今生,他必定要做到比将军更高的位置。还有上辈子一大憾事,他不曾清楚的秘事!

    这个母亲,并非他亲生的娘亲!

    那亲生母亲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