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上门求见,云彻病危?

    软软琴弦正拨弄起来,却听雀儿,倾身靠近她而说,“郡主,外面有人求见,说是找您的?可是要见?”

    “是谁家的?姑娘还是妇人?”

    软软动了下指头,低首瞧着琴弦,并未抬头。

    自打她回到王府之内后,倒是惹了周围王公大臣家的小姐、夫人的眼了,总是时常过来,起初她单纯,人家拜见,她还真是见了,等真的瞧见那人,却听她们说,婚嫁之事。

    软软一开始自然是听的一知半解,后来,加上阿楚的好生教导,才渐渐懂得。

    当下也就拒绝了,父亲与母亲说了,她还小,当要十**岁的时候,才可婚嫁。

    软软以为是来说亲撮合的人,想着问清楚,也就不见,便推了。

    雀儿又道,“是侯府云家的人,说是,之前伺候过您的两个丫头,一个叫双儿,一个叫梦儿,这会儿正在后院外面护着。”

    “怎生是她们两人,先前是伺候我一段时间,倒不是坏人,雀儿,你把她们两个带进来,我问问是什么事。”

    雀儿点头,小步子走的紧促,快快的去带来梦儿与双儿进来。

    先前伺候过软软的两个丫头,瞧见软软,立刻跪在地上,行了礼数。

    “奴婢二人,见过郡主。”

    “念你们之前好生伺候过我,起来吧。道是有什么事情,还需你们二人同时来找我?”

    软软语气轻和淡雅,这两个多月以来,都是阿楚在教导她,又是阿楚的女儿,这浑身上下,不说样貌声音,单是这为人处世的作风,都极为相似。

    梦儿与双儿,瞧见这般变化的软软,当下是惊讶万分。

    之前在侯府唯唯诺诺,藏在公子身后,被公子呵护如那笼中金丝雀儿般的姑娘,这才两个多月,小三个月不见而已,竟然变化的,她们都要认不出来了。

    “大胆奴才,怎敢这般明目张胆的盯着郡主瞧。”灵儿见那两个奴才,没了分寸,竟然盯着郡主瞧,当下呵斥说道。

    软软淡笑,轻声阻挡灵儿,“莫怪她们,先前她们伺候我的时候,应当不会想到,我会有这般变化。”

    软软说完,盯着双儿与梦儿,“可是觉着,我现在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两奴婢点头,“郡主,的确像是换了个人儿似的。”

    “那是因为,当初在侯府,被呵护的过分了些,显得什么都不知晓。我母亲说,胸藏锦绣,脑中多物,要做到,在家不出门,尽知天下事的谋略。

    我虽是做不到,却也得向父亲和母亲学习,我有很厉害、很优秀的父亲、母亲,我何故要成为别人手中的金丝鸟儿。

    今日你们前来寻我,是看着你们伺候过我的份儿上,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到底你们是侯府的人,以后若是没什么事的话,还是不必过来了。”

    软软瞧着她们,语气清淡,缓缓而言,不让人觉着嚣张,也不会让人觉着卑微底下,她说完,单是看着两个奴婢。

    “郡主,这次奴婢二人前来,实际上,是想求你去见一些公子。公子病重,不知中了什么毒,大夫说,命不久矣。这才奴婢二人前来求您的。”

    双儿为人利索,说话也甚是伶俐。

    软软皱眉,拨弄了下琴弦,淡眸冷静沉着,竟然与宋临辞有八分相似,这眼神,的确太过于沉稳了。

    “不见,闺阁之中的正经女儿家,当是不见外男,还请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