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我等你,七年

    打发了那两个人离开,软软坐在琴前,拨弄许久,没了刚才的沉稳。

    而站在暗处,两人并肩而战的阿楚与宋临辞,相识而对。

    “瞧她这般心神不宁,倒是不知如何是好了。侯府云家那公子,当真是不行了?”阿楚问向宋临辞。

    “桦哥儿下的毒,回头让人送了解药就好了,不必担心。云彻不是软软的良人,我是不会同意让云彻娶软软的,这孩子才刚聪慧浅露,还有很多可造空间。”

    宋临辞看的比阿楚要深远一点。

    云彻心思阴沉,而软软生性单纯,将来找的人,应当不是温文尔雅,阳光爽朗的男子才对。

    第一印象,宋临辞就把云彻给推翻了。

    阿楚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顺其自然就好。

    “好了,闺女你也看了,我们回去歇着。近两年,你是不打算出去了?”宋临辞捉住她的胳膊,轻声问着。

    阿楚点头,“姑娘都这个样子了,我怎生还敢出去,等软软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再说吧。”

    亲眼瞧见爹娘离开,软软双手托腮,看着远处,爹爹和娘亲,肯定还以为自己没发现他们在身边呢。

    其实,她能明白爹爹和娘亲的意思,既然自己也不愿意潦草成亲,暂且就这般,先好生的与爹娘、哥哥们、舅舅们,单纯的生活在一起,不再去想其他。

    时隔半月,远在外地的唐言桦差人给侯府送了解药,想着,云彻的毒自然是能解了。

    却不料,云彻躺在床上,本是憔悴的脸色,微闭着的眼睛,突然闪过一丝阴沉嗜血。

    “公、公子,这是唐家二公子差人给您送来的解药,奴婢,已经端了清水来。”

    云彻一甩衣袖,直接打翻了去,“滚下去。”

    云彻没理会双儿与梦儿,起身,换了一身衣袍。

    阴沉的双眸,带着几分异样的痛苦,解药他不吃,人儿他也要见。

    ……

    淡夏之际,微风小意,软软一身粉嫩衣衫,外罩意见白色纺织纱衣,坐在墙角两颗梅子树搭建而成的秋千上方,两个丫头,一人在一侧备着茶水,一人在跟前推着秋千。

    殊不知在靠近墙头的梅子树上方,站着一个青衫男子。

    他轻声喊着,软软。

    大抵是地下笑声较为响亮,把他的声音压了下去,男子手中掏出两颗珠子,找准位置,直接敲了两个婢女的学位,两人瞬间站在远处。

    软软当下知道,肯定是有人来了。

    “哪里宵小之辈,怎生不敢出来见人?”

    在软软话落的时候,云彻从墙头下来,正好,圈住她的身子,站在原地。

    “怎生许久不见,也不想我吗?”

    “放开我,登徒子。”软软愤愤,一张小脸红彤彤。

    “几日不见,倒是变得像个小辣椒了。”

    软软张口,咬在他的手掌上,不许他摸自己的脸,“我再也不会是你的手中玩物。”

    “软软,我若跟着你,做你的玩物,你可愿意……”云彻道。

    软软一时语结,脸颊涨红,“不要。”

    “如何才能不抗拒我?”

    “那你先放开我。”

    “软软,我不愿放开你。之前,或许我做错了,我们慢慢的重新开始,别对我避而不见,可好?”

    软软皱眉,却点头答应道,“好,那你先放开我。”

    只等云彻放开了软软,她闪身走到一侧,“我爹爹说了,我要等到二十岁才能成亲。”

    “软软今年十三,唔,也就是说,还有七年的时间。嗯,我等你。”

    “七年之后,你就成了老头子,我才不喜欢你。”

    “纵然如此,我也等你,等你七年之后,若是愿意,就嫁我,若是不愿意,那便……。”我娶你。

    云彻一双憔悴的眼眸,带着几分温暖的笑。

    他的人生没有任何意义,出了继承侯府,他的父亲,一身只娶了他母亲一人,却不爱母亲,最后宁愿孤独终老,不再娶别人。

    而他,从未觉着,人生能像遇到软软这般……

    怎么说呢,像是在干枯的沙漠中,开出了一朵娇艳欲滴的花,他舍不得碰,也不想被别人碰。

    他竭尽全力的想守护好那朵花,却没发现,花朵在阴暗处,是生长不好的,会渐渐的娇弱、生命。只有经历过风吹雨打的花儿,才能开的更是娇艳无比。

    他似乎明白了,又像是没明白。

    他只知道,这辈子,满身心的只牵挂一人,那便是眼前的她。

    软软似乎还不太明白情感是怎么一会事,想着,既然他愿意等,那就等着吧。

    若是她一直不嫁,他似乎不是那种很有毅力的人,等的着急,就开始嫌弃,不要了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