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便宜了陌生的男人

    脑中飞快地闪过好几桩女孩子被绑后香消玉殒新闻,再也无法平静,挣扎得更厉害了,“唔……放……救……”

    “闭嘴!不然老子强了你!”

    不耐烦的声音响起的同时,裘蝶感觉捂在脸上的手加重,男人用力量警告这一切并不是玩笑。

    瞬间僵硬了身体不敢再动,怕激怒了这歹徒真的做出什么事来。

    身体不能动,裘蝶只能在心里祈祷,赶紧有人发现这边的异样。

    ……

    元令玺脑子好像被炸开了一样,耳边“嗡嗡嗡”地响,视线所及之处不停地摇晃,整个世界几乎要颠倒过来。

    该死!

    太大意了,才会着了道被下药。

    握拳,元令玺转头,看向车外拿着长焦相机躲在暗处的丁家管家——

    要拍他和丁小瑜颠鸾倒凤的照片逼他就范,想得倒是挺美的!

    冷蔑地撇唇,元令玺低头,想看清楚被自己随手扯来的女人,视线却模糊得厉害,半天也没看清楚女人的长相,干脆放弃了。

    一个路人,元令玺也没兴趣知道对方长什么样。

    “五万,陪我演场戏。”

    一叠刺眼的红递了过来。

    换作平时,被人这么看轻,裘蝶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

    她最讨厌这种有几个臭钱就唯我独尊,觉得可以买下全世界的人。

    然而今天,却没有这样做。

    哪怕是一千块,对现在的裘家,都非常重要。

    盯着那叠红色的人民币几秒,裘蝶开了口,“十万。”

    “胃口倒是挺大。”元令玺嗤笑,黧黑双瞳毫不掩饰地鄙夷,却没有拒绝,如她所愿地加了价。

    裘蝶吞了无数钢针般难受,但想到躺在医院里的言欢,强迫自己忍下,将钱收进包里。

    眼眶,却不由自主地泛了红。

    元令玺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撇唇,“开了价,就别装良家少女。”

    毫不留情的用词刺得裘蝶难堪,挣着想反驳。

    还未开口,对方已经扣住她的下颚抬起。

    男人的动作非常强悍,没有半点怜香惜玉,裘蝶的下颚几乎要被捏碎,疼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男人却丝毫不予理会,强悍的薄唇迎面直接压下。

    “唔……不……救……”裘蝶全身一震,下意识呼救。

    结果一张口,却对给了对方大舌长~驱~直~入的机会。

    酒味混和着不容忽视的男性味道狂卷而来,如天罗地网一般,将她牢牢地罩住,唇齿间全是陌生的味道……

    裘蝶没跟男人如此亲近过,哪怕是从小就认识在一起的男朋友封靳言,也仅止于拉手,亲吻脸颊或额头,从未有过逾越的行为……

    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裘蝶好后悔没把初吻给男朋友,便宜了这个陌生的男人……心痛地闭上眼。

    下一秒。

    嘶!

    布帛撕裂的声音。

    胸口沁来一片刺骨的寒意。

    裘蝶一个激灵睁开眼,发现男人竟扯开了自己的衣服——

    白瓷般没有瑕疵的肌肤,从窗口透进来的阳光照耀下,泛着淡淡的粉色光晕,包裹在贴身衣衣物里的女性特征,强烈地刺激着男人的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