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傲慢至极的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裘蝶总觉得自己好像在里见过这个男人。

    嚓。

    蓝色的火焰在眼前闪过,随后是有些呛人的烟味。

    裘蝶滞了下回神,发现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睁眼坐了起来——

    高大的身体歪倚,单膝屈起,右手随意地搭着,叼在唇边的烟卷一闪一灭。

    青白色的烟雾遮去了他的五官,看不清长相,泛着血丝黑眸里的冷蔑却如此清晰。

    裘蝶怎会不明白这眼神的意思?

    这男人把她当成在街边揽生意的流~莺了。

    胸口一股强烈的羞辱感,她握了握拳,欲要为自己正名,想到包里的十万元,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去。

    不愿意这么看轻,又不知该如何圆收了钱的事实,她没有跟陌生人曝自家私事的习惯,于是只能死命地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地陷进肉里。

    揉了揉还在胀~痛的头,元令玺往车外瞄了一眼,确定丁家的管家已经离开,摁灭了烟,斜睨着身边衣衫不整的女人,“还不滚等着爷伺候?”

    他目中无人的态度让裘蝶想狠狠地把钱甩回他的脸上,再大骂一声王八蛋走人,想到言欢,最终还是什么也没做,抿紧了唇整理好衣服,抓着包包打开车门。

    刚下车,就和迎面过来的人撞到了一起。

    “抱歉,没事吧……”醇厚好听的男音响起的同时,对方伸手扶住了裘蝶。

    浅清蓝的袖子,臂膀徽章上的“警察”二字赫然映入眼帘。

    身形微微一震,裘蝶下意识地抓紧了包包。

    虽说和车内的男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只是损失了一个吻,但收了钱却是事实。

    怕真被当成那种职业的女人,她甚至不敢抬头,含糊地道了谢,就匆匆地跑开了。

    拦车的时候,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

    裘蝶回头,看到一个年轻的警察正把那个傲慢至极的男人扶下车。

    做这些的时候,那警察并没有看男人,而是抬眸远远地朝她看过来——

    幽沉且若有所思的目光,含着某种深意。

    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裘蝶整颗心都揪起了,脑中浮现上来的第一个念头是,那男人跟警察说她是那种女人了!

    怕真被当成第三种职业的女性被抓,她一刻也不敢多逗留,拉开计程车的门,飞快地钻了进去。

    ……

    一路上,裘蝶都高度紧张,生怕警察会追上来。

    到了医院也没敢立刻下去,在车里东张西望好一会儿,确定没有可疑的人,才放松下来,付钱下车。

    早上七点多快八点,很多上班族准备上班的时间。

    早餐店、路边的餐馆都是人,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食物香味。

    裘蝶想起车祸后兵荒马乱的,一家人不但没有休息,且都滴米未进。

    她年轻,一两顿没吃并不是什么大事,但言欢的父母,也就是她的舅舅、舅妈年纪都不小了,跑来跑去地折腾,熬了一个晚上,精神和体力双耗,不补充,身体怕是受不住。

    裘蝶转身,到最近的早餐车,买了裘晋康和言兰喜欢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