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心突突的疼

    付了钱准备离开,眼角扫过一个年轻男子手中报纸,脚步瞬间定住——

    【决策失误!封氏企业面临经济危机,公司岌岌可危】

    配图是封氏企业所在的大厦,中间一条加粗的曲线,将照片撕裂成了两半。

    看着那耸动的新闻,裘蝶的脑子瞬间的短路。

    出什么事了?

    封氏企业的经营不是一向很顺利,从来没有负面新闻,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传出经济危机的新闻?

    以为自己太累眼花了,裘蝶一把夺过报纸,再三确认。

    她没有看错。

    封氏的确是出问题了。

    版面上不仅附了封氏企业所在大厦的照片,连公司内部的照片都有——

    资金链断裂,企业运行出现了问题,许多客户为避免损失,正在封氏大闹,要求封氏给个说法,场面十分混乱。

    封靳言被一大帮人拥簇围堵在中央,英俊的脸上写满了阴郁与烦恼。

    裘蝶看得整颗心都揪了起来,转身拦了车,她要去封氏企业,问清楚出了什么事。

    铃铃铃……

    包中手机急促地响起来,是裘晋康打来的,说言兰受不了言欢变成植物人,跟医生起了冲突,血压升高晕倒,情况非常危急。

    裘蝶赶到的时候,言兰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裘晋康呆坐在公共座椅上,一动也不动。

    不过几个小时没见,他就苍老了不止十岁,脸颊深深地凹陷进去,头发凌乱,满脸胡渣,身上的衣服皱得跟咸菜一般……

    “小蝶,你舅妈她……”

    裘蝶一走过去,就被用力地抓住了手。

    裘晋康情绪非常激动,全身颤抖,连话都说不清楚。

    裘蝶理解他的心情,反扣住他冰凉的手,“舅妈不会有事的。”

    除了这句话,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些什么。

    有了甥女的安抚,裘晋康的情绪稳定了一些。

    裘蝶扶他坐下,打开袋子,把刚才买的早餐拿出来,“舅舅,先吃点东西。”

    裘晋康摇头推开,女儿成了植物人,妻子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他哪有心情吃东西。

    换平时,裘蝶肯定会想办法让裘晋康多少吃点,此刻的她脑子一片混乱,全是短短几十个小时发生的、接二连三的意外,心里堵得慌,怕自己开口会忍不住精神跟着崩溃,默默把东西收了起来,什么也不做,默默地陪伴。

    裘晋康忽然想起什么,看向甥女,犹豫了下才开口,“小蝶,家里的卡没钱了吧,你舅妈的医药费不够,还有言欢的后续治疗……舅舅知道这样说会为难你,但裘家实在是没办法了……你能不能……问靳言借点……你放心……等言欢和你舅妈的情况好点……舅舅就会去多找几分工作……一定会想办法把钱还上……绝对不会让你难做……”

    裘蝶看着一夕之间苍老的长辈,心突突的疼,下意识抚了抚包,里面装着从陌生男人那里赚来的十万块。

    这些钱对言欢的治疗远远不够,但付言兰的手术费却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