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这种不知检点的女人

    但她不敢跟裘晋康说这些钱的来历,怕他担心,更怕他生气。

    于是道,“医药费的事舅舅不用担心,等舅妈手术结束,我就去封家,靳言一定会帮我们想办法的。”

    “委屈你了。”裘晋康无力地叹气。

    裘蝶摇头,并不觉得委屈,她父母早逝,要不是舅舅一家收留,她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现在家里出了变故,她自然是义不容辞。

    ……

    很快,手术室的门开了。

    抢救得及时,言兰没什么大碍,别太激动,好好调理一阵就会没事。

    为方便照顾,裘蝶拜托医院将她安排在离重症监护室最近的病房。

    安顿好这边,她才离开,匆匆忙忙往封氏赶。

    路上,她一直不停地拨打封靳言的手机,得到的都是关机的提示,封宅的座机也打不通,估计是被记者吵烦把线给拔了。

    弄不清楚情况,裘蝶只能先前往封氏。

    到封氏企业时已是傍晚六点,记者们早就散去。

    现场除了几个骂骂咧咧不愿意散去的人,就剩下清理现场的保洁人员和满地的文件,地上甚至还滚着沾了血迹的花瓶。

    裘蝶整颗心都提起来了,拿着手指的指骨捏得泛白,生怕封靳言受伤。

    想也没想,拦车去了封宅。

    ……

    “你来做什么?”

    雕花铁门后,李管家冷言冷语,脸拉得长长的。

    突出其来的态度转变让裘蝶有些无法适应——

    封家老太太不喜欢她孤儿的出身,但其他人在封靳言的影响下并没给过她脸色,素来十分和气,今天怎么……

    封氏的事,让大家心里难受吧。

    裘蝶回神,维持着和善,“李婶,靳言在么?我有事找他。”

    “我们少爷不……”李管家正要回答,她身后的大门开了,封老太太走了出来,一脸的不耐烦,“李婶,不是告诉你不用跟那些多事的记者废话,直接赶……你来做什么?我应该警告过你不准到封家来!”

    看到裘蝶,封老太太的脸瞬间拉长,神色变得非常难看,充满了嫌恶。

    裘蝶很清楚封老太太对自己的厌恶,她希望封靳言找门当户对的女朋友,而不是她这种一点背景也没有的,为了避免冲突,她几乎不到封家来。

    但今天不同,封靳言出了那么大的事,不见到他,裘蝶不放心。

    忍着胸口不舒服的感觉,裘蝶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奶奶,我来看看靳……”

    “谁是你奶奶?少在这里攀关系,我们封家家教好得很,出不了你这种不知检点的女人!”封老太太毫不留情地打断,“啪——”狠狠甩了一本杂志过来。

    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裘蝶来不及闪避,被砸中脸,生生地疼。

    来及不看丢过来的是什么东西,耳边已经响起了封老太太的叫骂声——

    “带着你那些肮脏的事滚!滚得远远的!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封氏才刚刚出了点事,就迫不及待找新的金主!我早说了,你们这种家庭出身的女人都上不了台面,都是天生的下~贱~货色,见到有钱男人就往上扑,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们骨子里想飞上枝头变凤凰龌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