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把这个女人轰走

    我们靳言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看上你这种女人!一家四口都那么龌龊,没一个干净的!像你们这种人就应该早一点出车祸消失,省得留在世上祸害别人!”

    封老太太边吼边命令李管家回屋,以后裘蝶再出现,直接拿扫帚轰走,免得脏了封家的地方。

    裘蝶可以容忍封老太太对自己的刁难,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她这样诅咒自己的家人,尤其言欢和舅妈还真的出了事。

    用力地捏着拳头,一字一句,坚定地开口,“封老太太,麻烦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尊重?”封老太太嗤笑,声音尖锐且鄙夷,“像你们这种下三滥的家庭也配提‘尊重’这两个字?”

    “是!裘家是比不上封家的高门大户,但也清清白白,容不得别人随口污蔑!”裘蝶的拳头越捏越紧,指甲深深陷进皮里。

    如果不是封老太太年事已高,又是封靳言的长辈,这样的污辱她不可能忍耐,早就动手了。

    “清清白白?”封老太太撇唇,仿佛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光天化日,不分地点跟男人车~震,还被拍了照上八卦杂志,裘家还真是清白的呢!”

    封老太太的话,让裘蝶整张脸都变了。

    她没想到早上那段神不知鬼不觉的插曲,竟然会传到封老太太这里来,而且还是以上八卦杂志这样的方式。

    封老太太知道了这件事,那封靳言……

    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八卦杂志翻开,看着上头那张极为清晰的暧~昧照片,裘蝶脊背瞬间凉透。

    封老太太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冷哼,“怎么不吱声了?刚才不还很嚣张,没大没小地冲着我大吼么?铁证如山之下终于扑腾不起来了?”

    “我……”裘蝶想解释,喉咙却像是被几十只手同时掐住,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引擎声从身后来。

    “少爷回来了!”李管家兴奋地开了门。

    封老太太则是眉开眼笑地迎出来,直接挽住孙子的手臂,“不是让你在公寓住一段时间,等事情平息了再回来?”

    “公司出这么大事,我要做的是站出来解决问题。”

    低沉磁性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裘蝶身体绷得紧紧的不敢回头,手中的杂志早已捏皱了一片。

    “在外头跑了一天,累了吧,奶奶特地吩咐厨房煮了你爱吃的菜,赶紧进屋吃饭,一会儿菜该凉了。”封老太太边说边拉着孙子往里走。

    哪怕没有转身,裘蝶也能感觉到他们离自己越来越近,专属于封靳言的气息更是近在咫尺。

    就在封靳言靠近的刹那,她深吸了口气转身,将杂志藏至身后,“靳言,我有话跟你说。”

    “你这下~贱的女人怎么——”封老太太张口就是难听的话,看到孙子眸光阴郁了下,意识到他心里还在意,悻悻地改了口,“李管家,马上把这个女人轰走,别脏了封家地方!!!”

    李管家迅速地拿了扫帚出来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