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被震得后退了好几步

    裘蝶没理会那一下又一下打在身上、充满污辱的行为,目光落向眼前的男人——

    颀长的身躯在手工西服的衬托下愈发地挺拔,深刻的五官,无底的黢黑双瞳,凉薄的紧抿的唇,随意搭着的手……无一不显示着他卓尔不凡的气质。

    “靳言……”裘蝶开口,声音沙哑干涩得厉害。

    从封靳言的眼神和表情,她知道他已经看过八卦杂志上的报道。

    裘蝶不知道自己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市民是怎么会引来八卦杂志记者的兴趣,偷拍了那样的照片,也没有兴趣知道。

    现在的她,只想跟封靳言解释,不希望他误会自己。

    可暧~昧照片摆在那里,不知道被印了多少份在S市销售,加上封老太太的添油加醋,任何的辩驳在封靳言的眼里,恐怕都显得苍白无力。

    尽管如此,裘蝶还是不想被误会,更不想他们的感情受到影响。

    可事情来得太突然、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思绪完全是混乱的。

    嚅嗫了半晌开口,才总算是吐出一句话来,却是和八卦杂志的内容完全无关,“言欢……出车祸了……医生说撞到了脑子,以后都不会再醒过来……”

    封靳言一动不动地站立,俊脸没有任何的表情与波动,仿佛听到的是的事一般。

    这种不理不睬的态度,深深地刺痛了裘蝶。

    她强忍着胸口翻腾的难受,继续往下说,“舅妈受不了刺激血压升高,刚刚动了手术,现在还没醒……”

    “车祸?血压升高导致手术?”封老太太发出一声怪异的笑打断,幸灾乐祸,“啧啧啧,这人啊,果然不能心术不正,否则是会遭报应的。”

    裘蝶不理会封老太太尖酸刻薄的话,只想把事情原原本本说给封靳言听,“言欢车祸后,舅舅和舅妈留在医院照顾,我去警局立案,那个男的……”

    裘蝶的话还没说完,封靳言就已经挽着封老太太进了门。

    砰!

    雕花大铁面当着面甩上,合起。

    裘蝶被震得后退了好几步。

    等她稳住身体的时候,眼前已是一片空寂,封靳言和封老太太他们早就进了屋。

    他一定非常地生气,否则不会连话都不听她说完。

    站在封宅大门口,裘蝶捏着八卦杂志,心头如同压了座山般沉重。

    不愿意就这样被误会,她不死心地拿出手机拨了封靳言的号码。

    毫无意外,耳边听到的,是服务台制式的声音——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ispoweroff……”

    封靳言的手机还是关机状态。

    失落地挂断,她拨了封宅的座机。

    这一次不再是忙音,电话被接了起来,是封老太太接的。

    裘蝶没来得及开口,封老太太已经骂咧开了,“姓裘的,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我们靳言都懒得理你了,还一个劲儿地往上贴!马上滚!否则我报警了!真是没见过比你还不要脸的女人……”

    骂声中,封老太太“喀”地摞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