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条件反射按重拨,指尖触上屏幕的刹那却突然屈了手。

    她终究是没有金钢不坏之身,能做到对封老太太的辱骂无动于衷。

    天色完全暗下,封宅内灯火通明,和外头的清冷幽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裘蝶不动,紧捏手中的东西,看被簌簌夜风卷起的落叶片刻,走至角落,蜷缩着身体坐下来,捧着手机,不死心地继续拨打封靳言的号码……

    ……

    是夜。

    元宅灯火辉煌。

    佣人里里外外忙碌着,各司其职,井然有序。

    然而大厅一隅的景象,却破坏了一切。

    沙发上,元令玺没个正形地倚坐,长腿交叠搁在面前的桌上,十足十的纨绔子弟、败家子模样。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却皱巴巴的,领口的扣子开了好几个,领带松松垮垮搭着,随时都有可能掉落,凉薄的唇边叼着燃了一半的烟,青白色的烟缭绕,令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转动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极致的浪~荡……

    “大少爷,老爷马上就要回来了,被他看见你在家里抽烟,怕是要发火……”雷管家看了下时间,上前提醒,怕这对关系向来不好的父子又吵起来,元家上下的佣人跟着遭殃——

    老爷最反感的就是大少爷这副放~荡不羁、委~靡不振的模样,每回看到都会发火。

    大概是嫌老爷罗嗦麻烦,大少爷家里一直都是回避的态度。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二少爷扛回来之后,就一直瘫在大厅的沙发上抽烟,脸色相当地难看……

    斜睨过去一眼,元令玺扯唇无声一笑,懒洋洋起身掸了掸烟灰,又躺了去,姿势比方才还要没正形,“不就是下班回家么?又不是上战场劫后余生,还要我沐浴更衣,扛个火盆在门品迎接不成?”

    “大少爷……”雷管家是拿这个行我素的大少爷一点办法也没有的,静静站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

    她前脚刚离开,门口那边便传来了一阵骚~动。

    元冼锋回来了。

    前呼后拥,一惯夸张的排场。

    对此,元令玺理都没理,径直吞云吐雾。

    元冼锋看到儿子那副颓废的模样火气立刻蹭蹭地往上涨,大衣往佣人手里一塞,三两步冲了过来。

    啪!

    捏得发皱的八卦杂志重重摔下,强大的力道撞倒了好几个杯子。

    没有人在意这种小细节,元冼锋冷瞪着儿子质问,“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相较于元冼锋的激动,元令玺淡定多了,幽幽吐了几口白雾,才开口,“一个女人而已,不用如此大惊小怪。”

    “如果没记错,我应该警告过你,不要跟外面那些来路不明的女人扯在一起!”

    “不跟外头来历不明的女人扯在一起,那应该跟谁扯在一起?在你默许下对我下药想造成事实的丁家大小姐么?”元令玺微笑着扬唇,笑意却未达眼底。

    没想到儿子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接戳破这件事,一点也不留余地,元冼锋面子上挂不住,脸色愈发地难看,“你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默许小瑜做那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