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滚一边去别挡道

    “封……封氏企业总裁相恋多年的女友啊……”记者结结巴巴地回答,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句话说错了,竟惹来元令玺如此大的火气,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就好像要一口把人吞了似的。

    “我问你名字!”元令玺暴吼,每个字都是从齿缝蹦出来的。

    “裘……裘蝶……”

    元令玺一怔,没想到真是她,更没想到自己会神智清到这地步!

    那么近的距离都没认出人!

    不是老头回来这么一闹,他恐怕永远都不知道那小娘们就在自己的地头上,还那么明目张胆跟自己开价要十万块!

    越想心里越不爽。

    X的,去找那女人的麻烦!

    手臂一挥,将记者甩开,也不管现场有多混乱,直接就朝门口的方向迈开步子。

    元冼锋追出来,看到的就是儿子急吼吼往外冲的模样,知道事情坏了,大吼,“孽子,你上哪去?回来!我说过,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你离开——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我拦住他!”

    佣人滞了下,连忙上前把路堵了。

    元令玺看着眼前这些满眼畏惧的佣人,“不想挨揍就都给小爷滚一边去别挡道!”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但与生俱来的那股暴戾气息,却让佣人不由自主后退。

    几个老弱病残也想拦他,不自量力!

    嗤了声,直接绕过佣人往外走去,却跟迎面进来的元礼撞到了一块儿。

    元令玺的脸色黑了下,却没有说话,绕过元礼就要走,后者却攥住了他的胳膊。

    “放开!”冷冷的语调,他现在没空跟任何人废话,谁挡道揍谁,哪怕是帮过许多忙的元礼也不例外。

    修长的指扣着领带结扯开,吐了一口气,元礼看向门口那一群乌压压的记者,几秒后才低声开口,“裘家出了不小的麻烦,你还是别在个时候过去。”

    早上警局门口那一瞥,就让元礼觉得眼熟,觉得裘蝶和三年前那个女孩子很像,结果回警局一查,还真是她。

    这一查,元礼也知道了裘家目前的情况。

    连着两个人倒下,任谁都能猜到裘家现在有多混乱。

    他这大哥我行我素惯了,此刻还郁着火,跑过去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更何况,还那么多记者虎视眈眈地等着炒八卦新闻……

    “麻烦?她的确是惹上麻烦了!”元令玺冷嗤,甩开元礼就准备走人。

    元礼自然不可能让他走,紧紧地扣着,视线落在前方一脸黑沉的元冼锋身上,“你想老头跟着过去闹,就现在走吧。”

    说着,元礼松了手。

    他一松手,元令玺立刻迈开了步子,快速地往外走。

    元冼锋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样子,气得脸都绿了,拿出手机就要命人跟过去好好教训那上不了台面的女人,警告她别再来狐媚自己的儿子。

    号没拨出去,就见元令玺身形一顿,自己折了回来,阴着脸往屋内走。

    他突如其来的行为让元冼锋有些懵,还以为儿子想通了,决定不再跟那种女人扯上关系。

    谁知元令玺接下来的举动,却让他气得差一点没当场心脏病发作休克——

    “你刚才说什么?裘蝶是封靳言的谁?”揪着记者的领子把人提起来质问。

    “裘……裘小姐是封靳言相恋多年的女友……”

    “谁告诉你那女人是封靳言相恋多年女友的?”元令玺鼻孔嗤出一声,一字一句,“你们这些长舌妇都给爷听好了,那女人是已婚妇女,老子的女人,跟姓封的半毛钱关系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