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他可以吻你

    什么?

    裘蝶不是封靳言相恋多年的女友,而是元家大公子的妻子?

    这可是个爆炸性的大新闻!

    记者们纷纷低头记录,抢着在其他人之前,把这消息发出去!

    ……

    裘蝶不记得自己在角落坐了多久,只知道天暗了又亮,原本萧索安静的慢慢开始热闹起来。

    看了下时间,已经七点四十几分。

    她在这里守了快十五个小时。

    十五个小时,手机打到没电,封靳言也没有开机。

    不仅如此,他甚至连打开门看看外头的情况都不曾——

    这个别墅小区安全虽然无虞,但他难道一点都不担心更深露重的,她会生病么?

    裘蝶握拳,喉间仿佛哽了硬物般难受。

    雕花大铁门依然紧闭,封宅的佣人已经开始忙碌。

    深吸了口气上前,准备再做一番努力,封靳言打开门走了出来。

    他一身暗色的家居服,湿漉漉的黑发垂落在眉间,身上散发着刚沐浴后的清香。

    裘蝶心一紧,快步上前,急切地将昨天发生的事复述了一遍,“靳言,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那个人是意外,我是去警局录口供的时候,无意中遇到他的……”

    说完,她愈发地捏紧双拳,等着封靳言接下的反应。

    然而等了半天,也不见封靳言有任何的反应。

    他就那样静静地伫立,薄唇紧抿,冷然的目光落向她颈项的位置。

    裘蝶心下一惊,想起昨天那男人靠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曾经咬过自己一口。

    不会是……留下痕迹了?

    拿出镜子一看果然,脖子上留下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痕。

    时间关系,牙印早就不见了,只余下浅浅的红紫,如同吻痕一样刻在那里,十分地刺眼。

    “靳言,你别误会,这不是……”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手腕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攫住。

    封靳言用力地扯、再一推,裘蝶毫无预备地撞上冰凉的墙壁,疼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封靳言掐着她的脖子,猩红凌厉的目光直直地瞪射过来,恨不得把那一抹红痕割除,“照片是意外?那这是什么?裘蝶,我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封氏不过出了一点问题,你就不安分地搭上另一个男人。”

    内心并不愿意相信奶奶的说辞,他所认识的裘蝶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人,可铁证如山,照片都上八卦杂志了,容不得她狡辩!

    想着她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的画面,封靳言额际青筋突突地跳,再也压抑不住怒火,愈发收紧了虎口。

    “痛……”裘蝶脸色都白了,用力地拉扯,想要把他的手掰开,“靳言……你弄痛我了……放手……”

    “你也知道痛么?”封靳言冷哼,扣着她下颚的手一抬,俊脸直接压了下来。

    “你别这样……”意识到他想做什么,裘蝶用力地摇头挣扎,她不想封靳言是因为愤怒亲近自己。

    封靳言却误会了她的意思,脸色冷得似冰,“怎么?他可以吻你,我却不行?”

    “不是……”

    “也是,跟元家的权势地位一比,,封家的确是小门小户了,也难怪你会‘弃暗投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