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就那么缺男人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为什么他就是听不进自己的解释?她和那个陌生的男人真的没什么啊。

    “不用解释,你和那男人是怎么回事,我有眼睛看!”封靳言撇着唇冷嗤。

    看着他猩红了双瞳的愤怒模样,裘蝶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他只认定自己看到的,听封老太太的添油加醋,给她扣上了不安于室的罪名。

    无声喟叹,裘蝶决定不再多说。

    她的沉默并没让封靳言消停,冷静下来思考,而是愈发地刺激了封靳言,让他以为裘蝶是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心虚……

    “你就那么耐不住寂寞?”封靳言低吼着俯下身,愠怒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颊,“那么缺男人为什么不跟我说?我可以满足……”

    “够了!”充满的话语如同利箭般扎在她的心上,裘蝶再也无法忍受地大吼,她没想到他对自己的信任度就这么一点点——

    十六年。

    八岁认识他至现在,整整十六年的感情,还抵不过一张照片,封老太太几句污蔑的话。

    是她对这段感情期望太高了,还是她根本就不够了解封靳言?

    裘蝶无声地苦笑,直视一脸冷意的他,一字一句,“我没想到,自己在你的眼里会这么不堪,这么不值得信任……”

    她控诉的语调很低,甚至有些类似呢喃,听在封靳言的耳朵里,却如同在湖面炸开的巨弹,令他盛怒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一些。

    近三十秒的沉默过后,封靳言收回了一身的戾气松手,压抑而沙哑地开口,“你和元令玺到底怎么回事?”

    他愿意冷静下来听自己说了吗?

    裘蝶露出欣喜的目光,正要把事情彻底地摊开说清楚,忽然一堆记者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争先恐后塞话筒过来——

    【裘小姐,元先生说你是已婚妇女,是他的女人,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裘小姐既然是元先生的妻子,为什么还跟封先生来往,并对外宣称是男女朋友关系,是因为和元先生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吗?裘小姐是否有意要跟元先生离婚?】

    【封先生,对当裘小姐和元先生婚姻第三者这件事,你怎么看?】

    ……

    “你们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

    裘蝶万万没想到不过几个小时,外界居然将事情传成了这样!

    她推着记者,极力想澄清这个误会,但对方人多势众,你一言我一语连珠炮似的,一句完整的话都没办法说,更何况是解释?

    听着记者抛出的、越来越犀利的问题,封靳言的脸色也越来越沉。

    裘蝶心往下沉,知道他又误会了,连忙拉住他的胳膊,“靳言,你别听他们胡——”

    封靳言甩开她的手,径直穿过人群离开。

    隔着层层的记者,听到他吩咐李管家,“老夫人不是说展家大小姐今天从国外回来?安排车子,我去接机。”

    引擎声远去的声音传来。

    裘蝶看着扬长而去的Elise,良久,才落寞地垂下眸。

    他还是不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