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英俊的恶魔

    ……

    耳边,记者们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探问她和元令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露~骨深入,恨不得把所有的事都挖出来供人茶余饭后谈论……

    望着那些不把人逼到绝境誓不团罢休的记者,裘蝶再也忍不住,失控地推搡,“够了!别再胡说八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说的元令玺!更不是他的妻子!滚!滚!滚!都给我滚!滚啊——”

    ……

    工作的关系,元礼很早从家里搬了出来,住在离警局不远的公寓里。

    这套公寓处在S市闹区,是近几年最好的高档小区,无论是环境还是周边设施都是一等一的。

    当初买的时候,本意是做婚房——

    装修后的确也做了婚房,不过他的妻子嫌弃他生活习惯不好,已经搬回了娘家,正准备起诉离婚。

    于是,公寓就又变成了他一个人住。

    为避免元令玺跟老头起冲突,家里的记者散去后,元礼就直接把人拎到自己的公寓里来了。

    另一方面,元令玺身体里的药效没全退,又在元家闹了那么一出,元礼怕老头会因为担心元令玺再和裘蝶再扯上关系,挺而走险让丁家大小姐对元令玺下手,生米煮成熟饭就麻烦了……

    他大哥有很严重的洁癖,绝不允许没入眼的女人近身。

    老头要真坏了这条规矩,元令玺的脾气,怕是会一捆炸弹直接把元家轰了。

    “……我不反对你找裘蝶,但你找她前最好先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别急吼吼地冲过去,把事情搞砸了。”说完了裘家的情况,元礼将一叠资料推到翘着二郎腿歪在沙发上的嚣张大哥面前。

    元令玺余光都没斜过去,对那一叠资料没有半点兴趣,目光直直地落在搁在茶几上的笔记本屏幕。

    网上,有人正在直播八卦。

    此刻正进行的画面,是裘蝶推搡记者,冲记者们吼叫的一幕——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说的元令玺!更不是他的妻子!滚!滚!滚!都给我滚!】

    不认识?

    行啊!

    小娘们反了啊!

    不给她点教训还记不得自己是谁了!

    冷冷一哼,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走。

    “大哥,上哪儿去?”元礼怔了下追上去,不是急于想知道裘蝶的情况么,怎么连资料都不带碰一下的?

    “去给某人好好地加深一下印象,让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元令玺冷哼,微眯的眼如同一个英俊的恶魔。

    ……

    “哈嚏!”

    裘蝶刚走到病床旁,就打了个响亮的喷嚏,连忙背过身去,免得影响了还在昏迷中的言兰。

    “怎么了,小蝶?”裘晋康听到声音,连忙起了身,给外甥倒了一杯热水,“是不是感冒了?等护士来了,我陪你到楼下看看。”

    裘蝶的确是感冒了——

    在封宅外守了一整个晚上,连件御寒的衣物都没带,怎么能不生病?

    尽管如此,裘蝶也不愿意去看医生。

    裘家现在的经济情况,能少花一笔就少花一笔。

    转念一想,她要是倒下,舅舅一个人要照顾两个病人,哪受得了,于是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