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两个男人的争吵

    “先坐儿,多点热水,舅舅去叫护士过来。”

    裘晋康将椅子让给外甥女,替病床上的女儿拉了拉被子,又伸手探了下外甥女的额头,起身离开了病房。

    裘蝶看了眼裘晋康离开的方向,什么也没说,捧着杯子坐下来。

    热水的温度透过玻璃杯传至皮肤,就连袅袅的白雾都是热的。

    她的手却是一阵阵泛凉,脑子沉痛的厉害,全是封靳言负气离去的背影。

    经过记者那么一闹,靳言对她的误会恐怕更深了。

    摆脱了记者之后,裘蝶其实是想追上去解释的,踌躇过后,还是回了医院。

    一方面,离开了那么久,裘蝶担心医院这边出状况,怕出意外。

    另一方面……在封家守了一整夜都没用,追上去恐怕也是于事无补,靳言不会听她解释的。

    先分开几天,冷静一下吧。

    等靳言冷静了,医院这边的事也安排得妥帖一些后,她再找机会解释。

    裘蝶对他们之间的感情有信心,不会因为这一点小事分道扬镳的。

    心里虽这么想,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拿出了手机。

    屏幕上显示有未读短信。

    是靳言发来的吗?

    裘蝶惊喜,连忙放下杯子点开。

    下一秒,表情垮了下来。

    不是靳言发的,是移动公司的积分短信。

    看着那一排密密麻麻、和她心中所想完全无关的汉字,裘蝶难掩失落。

    “哈嚏……”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怕病菌会传给言欢带,匆匆起身到走廊的公共座椅上去。

    四周很安静,安静得裘蝶能够听到远处两个男人低声的争吵——

    “我们上~床了,她背叛你了,所以才会羞愧地自杀。”脸上还残留着稚气的男生得意洋洋地对另一个男人说。

    年长一些的男人长得非常斯文,说话克制而有礼,被这样挑衅,甚至没有露出半点不悦,每个字都是温和有礼的,“我相信她不会做伤害我们多年感情的事。”

    ……

    两个男人争论了些什么,裘蝶已经没有心思再听。

    她满脑子都是斯文男人“我相信她不会做伤害我们多年感情的事”这句话。

    微凉的指划过屏幕上早已熟记于心的名字,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封靳言毫不留情转身的背影,胸口压了座大山一样堵。

    她多么希望,封靳言也能够像那男人一样,无条件地相信自己……

    一个走神,手机掉到了地上。

    裘蝶弯腰去捡,头却突然灌了铅似的,一下子变得沉重,世界毫无预警地在眼前旋转了起来。

    完全有防备的裘蝶就这样一头裁了下去……

    “捡个手机都能摔倒,以后出门是不是要专门找几个警察帮忙开道?”一道带着嘲讽的低沉男音灌入耳膜。

    话音落下的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攫住她的胳膊,拦腰抱了起来。

    皱了皱眉,裘蝶努力地想要看清楚来人是谁,神智却越来越迷糊,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封靳言的脸……

    失去意识前,她抓住对方领口的衣服,喊了声“靳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