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呼吸近在咫尺

    ……

    昏过去这段时间,裘蝶做了许多梦。

    梦很混乱,零碎的画面快速交替,反反复复。

    最后,停留在了与封靳言的第一次见面——

    封靳言是私~生子,封老爷和外头的女人生的。

    由于正室过于凶悍,封老爷一直不敢跟任何人提及这件事,更是对封靳言的身份三缄其口,只是每个月偷偷地给封靳言母子寄点生活费。

    藏得密,所以多年下来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有一天,不知谁走漏了风声,封老爷在外头有女人、甚至连儿子都有了的消息传到了封夫人的耳朵里。

    封夫人出身名门,自小就众星捧月,养成了心高气傲的性子,眼里揉不得半颗沙子,怎么能容忍自己的丈夫在外头有人?

    知道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带了人上门找麻烦。

    裘蝶就是在那个时候见到封靳言的——

    为了保护母亲不受伤害,他一人跟封夫人带来的人马打了起来。

    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大人的对手?

    被打得鼻青脸肿,身上没一块好肉,几乎看不出原来长什么样子,奄奄一息地躺在路边,身边是浑身是血的母亲,紧紧地抱着他,两人看上去都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样子……

    八岁的小裘蝶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吓坏了,连忙喊舅舅舅妈报警、打120,把人送进了医院。

    封靳言虽一身是伤痕,但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他的母亲就没那么幸运了——

    头骨和肋骨被打断,脾脏破裂大出血,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去世了。

    后来行凶的都被绳之于法,动手的人和封夫人都因杀人被判了死刑,后因为各方疏通改判终身监禁,算是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封靳言的生活却彻底地被打乱,一夕之间,成了孤儿。

    身体很快就好了,精神上却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在医院治疗那段时间,经常躺在病床~上,呆呆地看窗外,偶尔露出极为暴戾的眼神,十分吓人。

    某天裘蝶到医院探望,无意中发现他竟然偷偷在枕头下藏了不知从哪里偷来的锋利匕首!

    除了刀子,还有一本日记,上头写满了封夫人的名字,然后再用红色的笔画掉,触目惊心。

    “不可以!杀人是不对的!会被抓起来的!”裘蝶将匕首和日记本紧紧地抱在怀里,往门口退。

    “我的事不用你管,把东西还给我!”封靳言吼,冲过来就抢。

    裘蝶当然不可能给。

    两人就这样接在病房里抢起来。

    拉扯之间,刀刃划过她下颚靠近脖子的位置,鲜血瞬间渗了出来……

    ……

    裘蝶全身一跳,惊醒了过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刺眼的白色墙壁,鼻间浓浓的消毒水味道。

    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下下巴,一道浅浅的痕迹,没有血迹。

    定着好几秒,才缓过来,刚才是梦,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喉咙干得好像被撕裂过一样灼痛,她拧了拧眉,想起身倒杯水。

    忽然感觉一道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