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他顿时通体舒畅

    “你神经病变~态啊?”裘蝶用力地擦抹,然而元令玺用的是防水眼线笔,根本擦不掉,皮肤被抹得通红。

    换任何人,敢指着元令玺的鼻子骂变~态,恐怕早被抬到后山挖坑给埋了。

    元小爷当下也阴黑了眸不爽,但看裘蝶的脸有了血色,不似方才那样死气沉沉,白瓷般的皮肤周围泛着光,像迎着阳光的红苹果似的,顿时通体舒畅,立刻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和这女人一般见识了。

    高大的身躯往椅子上一坐,煞有其事地点头,“嗯,你说得没错,爷的确是个神经病,还经常间歇性~变~态,所以你最好现在记牢了,别惹怒我。”

    “……”裘蝶一头黑线地无言,觉得这男人真就是个神经病!

    哪有人到处宣扬自己是神经病变~态,还一副“我就是神经病变~态怎么了”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抹着脸上的字,裘蝶转过头去不理他,免得惹了这男人又做出什么奇葩的行为来。

    元令玺看她鼓着腮帮子、一点一点、小心翼翼擦拭模样,心头忍不住犯痒,修长的手直接就朝白嫩的脸颊探过去。

    脑中闪过元礼的告诫,探出去的手僵了几秒,烦躁地收回,从口袋里摸出烟和打火机。

    眼角余光扫到病床~上一脸病容的女人,“啪——”连烟带打火机,直接甩到床头柜上。

    裘蝶听到声音,刚想看看怎么了,忽然眼前一道黑影笼罩,元令玺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紧密相贴。

    男人和女人。

    坚硬与柔软,竟如此地契合。

    “你……干什么……?”事情来得太突然,裘蝶脑子完全懵了,抓着化妆镜呆滞在里,好半晌才干干地吐出这么一话来。

    没吱声,元令玺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双瞳极黑极浓,含着看透人心的犀利,又染着一抹看不透的深沉,像两个无底的黑洞,要把人整个吞噬下去。

    裘蝶被看得胸口发怵,莫名产生了一股亏欠他的感觉。

    “你到底……要干什么?”他靠得太近了,近得高挺的鼻梁已经贴上她的鼻尖,裘蝶甚至看到他深邃眼眸上浓密卷翘的睫毛,长得不像话……

    还是不吱声,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

    就在裘蝶以为自己的脸会被盯出两个洞的时候,元令玺有了反应。

    修长的指贴过来,指腹在她的皮肤上堪堪地划过,一下,又一下。

    裘蝶本以为元令玺要动手打人,毕竟他看起来就是那种暴戾又残酷、随时都有可能动手的人。

    谁知他没动手,反而还用这么深邃难懂的目光盯着自己看……

    强烈的反差让她好不容易缓过来一点的脑子又糊了。

    “元令玺,记着,别忘了。”他忽然神色一凝,低低地开口对她道。

    裘蝶刚想说她知道他的名字是元令玺,元家大公子,是元冼锋年轻时候在外面风~流留下的种,媒体上关于他的报道很多,他根本不用重复,刚一张口,元令玺忽然侧头,凉薄的唇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