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技术差的男人

    与外表的强横相比,他的唇竟意外地柔软,软软绵绵的,像海绵渗水一样,一点一点,直到彻底地渗入……

    裘蝶微微战栗,被这种感觉钉在那里,完全无法动弹。

    除了元令玺,她没有跟任何男人这般唇齿镶嵌地亲密过,就连封靳言也不曾。

    想到封靳言,脑子仿佛被狠狠抡了一棍,一下子清醒过来。

    该死!

    这男人在干什么?

    在媒体面前乱说,害她和靳言产生那么大的误会还不够,他还想制造多少绯闻,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

    “放开我!你想制造绯闻找别的女人,我一点也不想成为你花边新闻的女主角!”

    裘蝶用力地挣扎、推搡。

    元令玺抓住她不安分的手一摁,直接压进洁白的枕头里,高大的身躯也完全压了下来。

    裘蝶挣扎了半晌也没能够挣扎,还被越扣越紧,男人灵活的舌窜入口中扫荡,留下强悍的印记。

    看着肆无忌惮侵~犯自己的男人,她脑里想的是这两日来所遭受的意外和误会,心底的委屈一下子压抑不住猜涌上来,激得眼圈一下子红了,

    “哭什么?”元令玺瞬间黑了脸,气急败坏地退开,居然把一个女人吻哭,他的吻技有那么差吗——

    他承认自己没经验,但技术也不至于差到让人想哭!

    这女人不但哭,还一脸嫌弃的样子……心头不爽到了极点,险些没忍住脾气跳起来,把病房砸个稀巴烂!

    越看那个红着眼圈的女人越不爽,大掌一扣,重新覆了上去,洗涮罪名!

    他的动作非常快,裘蝶什么也没看清,就又被压回了床里。

    “你……唔!”重重地堵住!

    这一次,元令玺丝毫没有客气,也没用因为她还病着有任何的保留,强行撬开她的唇齿,大舌灵活窜入,吸~吮肆虐她的闪避,力道越来越重,那狠劲仿佛要把人整个都吞掉似的。

    裘蝶吃痛,拼命地往后退,想要逃开。

    可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没办法,反而越挣扎,还被缠得越紧……

    从未经历过这种事的裘蝶慌了,“唔……放……唔……救……”

    ……

    裘晋康叫完护士回来没看到外甥女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担心她生着病出事,急得团团转,周围的病患家属告诉他,小蝶在病房门口晕倒,被人送去治疗,现在正在病房休息。

    怕外甥女出事,他一刻也没耽搁,急急连忙赶了过来,却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画面——

    外甥女打着点滴跟男人接吻!

    角度的问题,裘晋康一开始并没有看到元令玺的长相,只凭着身材判断很像是封靳言。

    还以为是封靳言来了,小情侣需要独处的空间,就没有上前打扰。

    结果发现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而且还是个因为绯闻几乎天天上八卦杂志、最新一期的八卦杂志还是跟外甥女一起上的男人!

    裘晋康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外甥女就要被登徒子给非~礼走了!

    随手抄起一个东西,三步并作两步冲进,狠狠地往元令玺身上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