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犯了他的禁忌

    啪!

    花瓶应声而碎,元令玺就这么被砸了个正着。

    水“哗啦……”喷散出来,全倒在元令玺的身上,水珠顺着发梢不断地滴落,就连裘蝶身上,也溅到了些。

    “X!你~他~妈~的嫌命太长找死——”一拳狠狠地砸在枕头上,抓过被子抹掉裘蝶脸上的水珠,暴吼着转头。

    后面的话接噎在喉咙里没了声,他认出来人是裘蝶的舅舅了。

    元令玺这个人脾气像火山一样爆,唯我独尊的,谁也入不了他的眼,只要真触了他的逆鳞,犯了他的禁忌,不分男女老少,该揍就揍,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他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尊卑、长幼,阶级地位在他眼里更是如同狗P。

    元令玺的世界里,只有一条判断准则,那就是惹到他、跟没惹到他这两种。

    惹了他,就得挨教训,哪怕是叫天王老子来求情都没用。

    不过元令玺这个人有一点,被划入自己人那一挂的,他的容忍度会无限放大。

    所以被裘蝶的舅舅用花瓶敲破了脑袋,他也没有像平时那样暴怒,揪了对方就开揍,只是一张俊脸黑得像泼了墨似的。

    “你——你——你是谁?为什么跑到小蝶的病房里来?我——我——我警告你别乱来——趁事态还没有扩大——马——马——马上离开……不然我就——就——报——报警了!”

    裘晋康只有一米七出头,往一八七的元令玺面前一站,气势上首先就弱了一大截,显得非常没有震慑力。

    尽管如此,他也没有退开,抓着半截花瓶,抖着身体将外甥女护在身后。

    裘蝶原本被吻得晕头转向的,裘晋康这么一闹,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顾不得被撞见的羞窘了,抓着裘晋康的胳膊往后拉,“舅舅,你别……”

    元令玺脸色黑得跟锅底似的,她担心舅舅会被打。

    “小蝶你放心,舅舅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裘晋康转身,安抚地拍了下外甥女的手,又迅速地转身,手里的半个花瓶扬得高高的,“还不走,真要我报警叫警察来,以猥亵罪把你抓起来吗?这可是要判刑的,五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猥亵罪……

    还五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元令玺活到二十八岁,还是第一次被人扣如此丢人的罪名,长眸一眯,一时没控制住,森寒的气息就这么窜了出来,咻咻地冰冻着四周的温度。

    裘蝶看到他眼中的寒意,心头一惊,连忙把舅舅拉到身边来,“元令玺,这里是医院,你别乱来……”

    眯眼扫了紧紧抓着裘晋康的小女人一眼,元令玺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她涨红的脸色,和被吻肿的菱形红唇。

    想着方才那滋味,元令玺心情一下子又通畅了,扯了下唇,什么也没说,像个黑~社会老大般,踱着慢悠悠的步子靠近。

    裘家一老一小看着他,心吊到了嗓子眼。

    “你——你——你别再过来了啊!我真的要报警了啊!”裘晋康单手护着外甥女,低头就拨号,抖着手按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拿的是花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