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9,乔小姐,你似乎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那里面浮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好像在诉说她的不自量力。

    是不是从昨晚开始,她和纪云深之间就不可能有无缘无故的相遇了?

    即便,真的只是凑巧。

    “我要说好巧的话,是不是显得太过矫情了?”

    纪云深慵懒的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杯中鲜红色的酒液随着晃动,漾开一圈圈地涟漪,在绚丽灯光下,散着层层迤逦的魅惑,他浅饮了一口,似笑非笑的说道,“有一点。”

    乔漫笑的落落大方,上前一步,白藕似的双臂大胆的圈上男人的脖颈,娇唇凑到他的耳边,语气轻柔,尾音撩人,她说,“阿深,看来你还不够了解我,我可不是个愿意缠人的女人。”

    男人兴致颇浓的与她对视,没有推开她,但也没有回应,“乔小姐,你似乎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他顿了顿,吸了一口烟,薄薄一层烟雾后,那双微眯的眸子,沉静、清冷、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或者说,乔小姐就喜欢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

    乔漫眨巴着一双翦水秋瞳,温柔一笑顿生万种风情,“这话放到以后说,我今晚真的不是来找你的,阿深。”

    然后直起身,看见他身后有些愣住的傅青山,调笑道,“你朋友?挺帅的,和你一样,又老又帅。”

    大概几秒种后,傅青山才反应过来,看过去时,女人纤细的身影已经优雅的靠近角落里一位衣着考究的男人。

    “什么叫又老又帅?现在的姑娘损人都不用带脏字的?”

    傅青山有些哭笑不得,“老纪,不得不说,这姑娘的伶牙俐齿,今后够你喝一壶的了。”

    ……

    弥漫着微弱昏黄色灯光的角落里,蒋英东的身影被暗淡的光线拖的老长,他的面前摆满了空酒瓶,似乎已经喝了不少。

    “蒋先生借酒消愁,有心事?”

    乔漫坐到他的对面,眉眼间带着盈盈笑意,“哦,不对,蒋先生如今事业爱情都春风得意,应该说把酒言欢才对。”

    蒋英东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点疲惫,“漫漫,你是不是从来都没瞧得起我?”

    不管六年的感情怎么样,没有人会真的无动于衷,乔漫也一样。

    “等闲若得东风顾,不负春光不负卿,蒋先生,请问你做到了吗?”

    蒋英东沉默了下来,倒了杯酒,酌饮而尽。

    乔漫蹙了蹙眉,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蒋先生,你和肖梦之间的这场八点档狗血感情大戏,我并没有兴趣参与,也没想过要参与,也请你以后不要再联系我……”

    说着,她看向吧台的方向,目光深情款款,“毕竟……我不想在现男友面前,落得个与前男友藕断丝连不清不楚的罪名。”

    蒋英东失意苦笑,但语气里有掩藏不住的温柔,他说,“漫漫,既然来了,就陪我喝一杯再走吧。”

    骨节分明又白皙修长的手推了一杯酒过来,清亮微黄的液体盛在透明的酒杯里,她对酒虽没什么研究,却知道,这是白兰地。

    - - - 题外话 - - -

    章节有没审核出来的,这两天应该会好,不通顺的地方,大家过两天再刷一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