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闪婚

    “你调查我”唯一看着墨御灵动的双眸里有着警惕。

    可是墨御却被她眼底的神色刺激到了,她不应该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

    拍打了一下唯一的翘臀,“你沈大小姐在A市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觉得我有必要调查么”。

    她做的那些事情想要知道根本不难。

    唯一被她打的有些尴尬,脸色有些微红,只是粉底太厚,已经看不真切了。

    “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的”唯一拍打了一下他的大手。

    “一一,除却刚刚我说的,你想想,你如果嫁给我,我作为一个军人,可以给你无限的自由,不会再婚内出轨,不然可以把我告上军事法庭,让我净身出户,我的钱财,我的房产,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这样,可以避免你父亲以后安排的无数次相亲,我比你大,我会疼你,宠你,爱护你”。

    “沈唯一,你敢不敢赌一次”

    墨御开始诱拐着人。

    唯一听着他的话,眼里的神色不停地变换。

    “不行,我不干,这样我不是很吃亏”就这样把自己嫁了,好歹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啊?

    “那你就赔我一个老婆”墨御现在也决定无赖到底。

    “赔你,劳资赔你全家,劳资把自己赔给你,你要不要”唯一听见这话就忍不住生气,可是说出来的话更让她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走,你现在就赔我,我们现在就去把结婚证领了”墨御说完站起来拉着人就往外走。

    “劳资不走,劳资刚刚开玩笑的”唯一死活拉着旁边的椅子不放。

    “走吧,不要假装矜持了”墨御一把抱着人走了。

    “老男人,我告你劫婚”。

    “好,我们结婚”墨御的声音里有着笑意。

    “我不要结婚”。

    “我劫婚”。

    声音已经远去,众人却回不过神来。

    直到最后两次从民政局出来,唯一看着手中的红色本本。

    还是有些不相信,她就这样草率的把婚结了。

    看着结婚证上两人的合照,唯一有些蛋疼,现在她已经不想去计较这老男人抢她户口簿的事情了,她只想把结婚证毁尸灭迹。

    那个打扮的非主流的人,脸上纠结的仿佛便秘一样的人一定不是她。

    伸出手就准备把那照片撕下来,这简直就是人生的一大污点,不能让别人看见。

    可是墨御又怎么可能让她如愿,快速的一把扯过唯一手中的结婚证。

    紧紧地拿在手中,如同握了一件举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

    “老婆大人,请淡定”。

    “我淡定你妹,你特么劫婚,你个不要脸的老男人”听到墨御的那句老婆大人唯一的身子有些僵硬,她还真的不习惯有人和她这样亲密。

    “对了,老婆大人,婚都结了,我们就好好过日子吧,由于我身份的特殊,所以有好的自然也有弊端,约束都是双方面的”。

    “老婆要是在我执行任务的时候和别人不清不楚,破坏军婚都是要坐牢的,所以老婆可要矜持一点”。

    “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军婚,不得离婚”。

    唯一听见他的话,转过头看着那高大英俊的男人以及那眼里掩饰不住的笑意。

    唯一有些愤怒,不过随即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注意。

    而墨御看着唯一如此生动的表情,眼里的笑意加深了。

    “把钱拿出来,把卡拿出来,把房产证拿出来,说好都是我管的,别说什么理由,没有这些我没有安全感”。

    唯一伸出手给墨御,给他挑了挑眉,示意他自己刚才答应的事情。

    墨御看着自己小妻子古灵精怪的模样,眼里有着淡淡的温柔和宠溺。

    刚刚才掏出皮夹,可是却被唯一眼疾手快的抢了过去。

    “给我去倒水”唯一拿着皮夹趾高气扬的指着民政局里面。

    意思很明显,她渴了。

    墨御被人指使也不生气,今天是他们结婚的第一天,不能惹老婆生气。

    再说老婆就是用来宠的,老婆说的都是对的。

    现在的墨御已经在妻奴的路上开始走了,直到最后的回不了头。

    看着墨御转身去了民政局里面,唯一摇了摇皮夹,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老男人,看我怎么收拾你,不是身体好么,从这里走回去不过一百公里而已,死不了的。

    想通了以后唯一高兴的吹起口哨,开着自己的车走了。

    刚刚本来就是坐她的车出来的,现在他身上的钱财已经被她收刮一空。

    她就看他怎么办?唯一已经高兴的在飙歌了。

    可是她显然忘记了现在比较万能的一样东西——手机。

    而墨御倒着水满心欢喜的走出来,那和那刚刚空无一物的地方。

    脸色顿时漆黑了,说出口的话咬牙切齿,“小丫头,不要让我逮到,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是,任由他本事再大,也不会想到,他再次与小妻子的见面会在警察局。

    A市公安局审讯室。

    “叫什么名字,多少岁了,干什么的,住什么地方,把这些统统都交代清楚”。

    小警察看着唯一,问着她最基本的情况。

    “沈唯一”唯一的大眼睛已经眯起,神情有些慵懒,面对警察满不在乎。

    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小警察听见这个名字顿时有些为难了,脸上全是纠结。

    怎么就遇上这一位祖宗了,她的名字他们这些人如雷贯耳。

    每个月不进一次警察局她就不舒服么。

    “唉,沈小姐,去把罚金交了,你可以走了”小警察也是聪明人。

    他们这样的人根本奈何不了沈唯一的。

    沈唯一看着小警察脸上那如同吃了屎一般的神情,忍不住有些好笑。

    “刚刚抓我来的是哪位兄台,不是说让我吃不完兜着走么”。

    唯一没有任何动作,看着那小警察问着刚才的事情。

    小警察听到他的话擦了擦了脸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

    刚刚抓唯一的那个是刚刚来的实习生,哪里知道这位祖宗的厉害,不然怎么敢这么放肆。

    “他有些事物不太熟悉,沈小姐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

    “我今天还真的就喜欢和人见识了”因为她今天是真的不爽。

    而审讯室外。

    原本准备路过的两个大男人听到这句话顿时停下了脚步。

    “啧啧啧,这沈大小姐可真的够闹腾的”男子看着里面的场景仿佛已经见怪不怪了。

    可是当墨御听见沈大小姐几个字时,身上的冷气不断往四周散发着。

    “墨御,这是怎么啦”身边的朋友的情绪外露的这么明显,让他有些惊讶。

    墨御一把推开门。

    里面的两人瞬间转过头,小警察眼里有着轻松。

    可是唯一却立刻拉耸着脑袋,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说说看,你怎么喜欢和人见识,今天就让我好好见见你沈大小姐的威风”。

    墨御走了进去拉过一边的凳子坐下,刚刚丢下他就算了。

    现在和一个小太妹一样的算是个什么事。

    而墨御身后的男子看着两人之间诡异的氛围。

    在想着南宫锦发的那张照片,顿时看着唯一的眼神有些若有所思。

    “嘿嘿嘿,这都是误会,我想说的是多谢哪位小哥提醒我,不能无视交通法规,这样害人害己,请我来教训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