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1章 回吻

    薄野权烈轻呼一口气,气息不知何时已经起伏不稳。他大手用力托住她的头,就回吻了过去。

    他温柔地吻住她甜美的唇,清冽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鼻尖上,酥麻的感觉从脊背上传来,让她的心像湖水一样荡漾。

    他的舌尖开始轻扫她的唇瓣,她在燥热中感受到身体的颤栗,要不是他的手托住她的身体,她估计就要倒下去了。

    温热柔软,他用舌尖感受着她唇瓣的每一寸肌肤,正准备进入,就听见姚傅清喊了一声:“找到解药了!”

    姚傅清愣在包厢门口。什么情况?那么对儿人都在接吻!跨年吗?多么诡异地气氛。

    薄野权烈忍住了下一步动作,又轻啄了一下她的唇,低声在她的耳边说:“学会了么?”

    谢安凉回过神来,轻敲了一下他的胸膛,露出了专属于她才有的小女人的娇羞。

    他看得出来,她这不是演出来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轻轻把她从身上放了下来。

    谢安凉识趣地颤颤巍巍走向姚傅清,夺过解药,迅速佯装放进了自己嘴里。其实解药还在手心里。

    东帝国总共就三颗解药能解这种春药,自己刚刚白白浪费了一颗,这颗不要白不要。

    还有,她耍姚傅清的戏演完是演完了,可现在该怎样收场?

    正在不知所措间,薄野权烈走了过来,对姚傅清说:“姚先生,初次见面,没想到……”他没有说完,故意停顿,任在场所有人猜测。

    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

    还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姚傅清,不值一提……

    很多种猜测,很多版本的下文,大家都不自觉的开始腹诽。

    薄野权烈起身拿过了沙发上谢安凉的大衣,大衣的下摆蹭过桌上的骷髅头钱包,骷髅头钱包碰到红酒杯,红酒杯倒下,洒了一钱包红酒,然后酒杯坠落,清脆一声响。一套动作下来,自然流畅,没有一丝像人刻意为之的破绽。

    薄野权烈没有回头,好像没听到一样。

    拿着大衣给谢安凉披上,把颤抖的她包裹进大衣里,然后搂着她的肩膀就往包厢外走去。

    走到包厢门口时,顿住,没有转身,只是稍斜眼对身后的姚傅清说:“接下来该怎么处理,不用我教你吧。”

    只说了这一句话,就揽着谢安凉继续朝包厢外走去。他好像对自己如此收尾很满意。

    接下来怎么处理,肯定是世界上不会再有人知道今晚发生在夜魅酒吧的事呗,要不然以后姚傅清臭的还能抬起头来?

    姚傅清愣在原地,还没有从这场混乱中缓过神来。今晚发生的事,除了谢安凉中了药,真是没有一件事是在计划中的。

    本来计划很完美,谢安凉中药,然后她碍于在场众人,会在私下给自己要解药,然后自己在她面前上演过柳下惠的戏码后,再给她解药,俘获她的心。这么完美的计划,到底从哪个环节开始出错了呢。

    “今晚的事,谁要是敢说出去一个字,我让他全家都从地球上消失!”

    众人听完这话,纷纷点头,识相地快速撤出了包厢。

    姚傅清恨得牙痒痒的跌坐在沙发上,谢安甜从包厢外走了进来,激动地冲着姚傅清问:“事情怎么样了?”

    姚傅清拿起桌上的酒瓶就朝谢安甜挥去,酒瓶在谢安甜身后的墙壁上炸裂。

    谢安甜吓地抱头,躲在了一边,不敢再多说话。

    夜魅酒吧外,谢安凉在薄野权烈的护送下,上了他的保姆车。药效还没有褪去,身上还是热潮不断,她腿一软就跌坐在他的怀里,嘤咛了一声。

    ------题外话------

    某晚,安凉给薄野热唱肖鸣湛的手机铃声:

    “如一股风偶然飘来,满握在我手中你的胸,穿着我裤衩你的屁股,话筒另一边你的呻吟声,请告诉我你的内裤,请给我看它的颜色……那个内裤里面更让人好奇……”

    今天,二野给大家唱二野版《矜持》: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任凭自己幻想一切收藏和评论,你会收藏的,你会收到底……”求宠爱,飞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