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4章 无爱不做

    “好啊,我就说这么划算的买卖你不可能不做……啊,泡面好了!饿死了,哈哈。”

    谢安凉开心地从薄野权烈手里抢过来了泡面,趴在桌子上,吹着热乎乎的面,漫不经心的答应和薄野权烈结婚。

    结婚这件事,好像还没有眼前的泡面重要。如同之前,在薄野权烈那里,结婚的事没有洗澡重要。

    听到她不当回事的说这是一场买卖,薄野权烈没有生气,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反倒对她抢走自己刚刚泡好的面,有些微微不满。

    “吃那么多泡面不好的,小心你脸明天浮肿成猪头!”

    “有你这么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嘛?!你马上有直播的通告,你都不怕,我无业游民一个,我怕啥?”谢安凉狼吞虎咽着面白了他一眼。

    他看着她吃的香甜,把开水又倒进了另一桶泡面。

    “我那么帅,还在乎这碗泡面?”

    “就是,我那么美,也不在乎这碗泡面。”

    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场的话,听着这么自恋地对白,肯定会吐血身亡吧。然而两人偏偏都是不以为然的样子。

    薄野权烈泡好泡面正准备坐下吃,就又被她抢了过去。

    他正要怒,她说:“我比你美,还是我多吃些吧,照顾你一下!”

    “谢安凉,以前没发现,你怎么那么……能吃,猪嘛?”

    薄野权烈无奈地又去泡第三桶泡面,准确的说是又同时泡了两桶,她冲着他嘻嘻一笑。脸上依旧残留着昨晚的潮红,粉嫩的几乎一掐要流出水来。

    “你那么美,有没有想过演戏?往影视圈发展发展?”

    他终于吃上了泡面,顺便把另一桶刚泡好的面推给了谢安凉。

    “不能再吃了!是猪也要饱了,你怎么还吃?”

    ……

    谢安凉一本正经的放下了筷子,用纸巾擦着嘴,一副酒足饭饱的样子。

    “放心,我以后肯定会成为国民女神的!国民男神,前辈,求带!”

    上一世,就是他把自己带上演戏这条路的。她向他投去了火热的目光,嘟着小嘴,娇滴滴的撒娇。

    我……fuck……在他面前我怎么变成了这样?!

    在嘟起嘴撒娇的那一刹那,谢安凉几乎要被自己恶心到了。谢安凉啊谢安凉,为什么在他面前就偏偏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可不是走这个风格路线的啊!

    看到她撒娇后,薄野权烈放下筷子,几乎要吃饱了,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你继续吃继续吃,那换个话题,昨晚你为什么不……不那个……”

    “不趁机做了你?”换了个话题,果然好些,薄野权烈继续吃起面来。

    她的脸瞬间烧红,像要滴出血来。别的都可以逞口舌之快,过过嘴瘾,在这方面,她还是比较娇羞的啦。

    谢安凉不再看他,有一种残留药性要发作的感觉。

    “无爱不做。”

    薄野权烈端起泡面桶,仰头喝光了泡面汤。

    天啊,国民男神竟然喜欢喝泡面汤!

    不是,他刚说什么,无爱不做?

    额,有坚守有教养有修为,不错不错……

    谢安凉一阵脑洞,暗暗点头,不知是赞赏还是不屑。哼哼,我以后倒要瞧瞧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难道你真的那么想让我上你?”薄野权烈又去吃另外一桶泡面。

    “额额……你快去赶通告吧,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啊,慌忙想逃,终于找到门,正准备出去,低头发现自己还穿着他的白衬衣。

    “你裙子早碎的不成样子了,一会儿就会有人来送衣服,你再等下。要是你想穿这个样子回去,我倒没什么,把衬衣给你就是,估计你爷爷会担心吧。”

    “你怎么知道我爷爷在等我?”

    他喝完了第二桶泡面的汤,“你,我什么不知道?”

    我重生了你知道吗?哈哈哈……

    谢安凉在他面前忍不住的脑洞。

    “那我恨姚傅清和谢安甜你知道吗?我想让他们一个个都生不如死你知道吗?我……”

    “他们会的。”薄野权烈放下泡面桶,往二楼走去,刚上楼梯,又继续讲到:“既然要和我结婚了,就不要再和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一个男人有瓜葛,恨不行,爱更不行!”

    “那我爷爷……”

    薄野权烈喜上眉梢,喜不自禁,还以为多聪明的女孩呢。

    “……呢?”谢安凉脱口而出的那一刹那,真的想扇自己一巴掌,脑子长哪儿去了,为什么每次跟着他的话说就会掉坑里?

    谢安凉懊恼着坐在了沙发上,无所事事的等着人送衣服来。

    薄野权烈已经换好衣服从二楼下来,边下楼,边戴着黑色鸭舌帽和黑色口罩,嘱咐着她:“我先去赶通告了,来不及等你一起走,穿好衣服你再打车走吧。”

    “废话,我不穿好衣服走,还光着走啊?”

    她又白了他一眼。

    “谢家大小姐要是有这癖好我也不拦着!”

    谢安凉狠狠地把拖鞋朝他踢了过去,他一闪就逃出了门外。

    无所事事的在薄野权烈别墅等着,衣服迟迟不到。

    原来合作和结婚都这么简单?!就这样谈好了?也是,我们都是聪明的人,我们的婚姻,可以让我得到报复渣男的快感,他可以得到我们谢家的势力,何乐而不为呢。

    我得到我想要的,他得到他想要的,很公平。

    谢安凉一个人在豪华大别墅晃啊晃啊,感觉没有人的大房子真无聊和冰冷。

    无意中,她看到了别墅监控室,进去。好奇的操作着监控屏幕,往前随便倒了倒,就看到了昨晚薄野权烈抱着自己激烈地回来的一幕。

    她游弋在他的身上,一路撩拨拉扯,亲吻,撩拨,撕扯,玩儿弄……

    从进门到二楼卧室门口,不远的距离,竟然被她玩儿出了那么多花样。她一个人看着,脸都羞的滚烫,差点像看那颜色片。

    药效还没散尽,她才不想再继续作下去。想删掉却不会操作,也没有删的权限。

    门铃响起,她在监控上看到有人送来衣服,放到门口,就立马走了。

    谢安凉立即去拿了衣服穿上,赶紧滚出了薄野权烈的别墅。

    和他在一起,时间总是被消磨的很快,也很容易让她忘记前世今生的所有恨意与烦恼。

    可她不想就此忘掉,姚傅清,要付清的终归要付清,该还的必须还。

    还有谢安甜,才不会让你安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