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春闹

    薛青来这里时日尚短......来的时日久她也不认得人,此薛青已经非彼薛青。

    这个年轻人大约十六七岁年纪,穿着常见的青布长衫,五官清秀,眼角一点黑痣,让人不由多看他的眼,也因此可以看到眼中的笑意,显得很是平易近人。

    薛青没什么慌张,她的球踢得是不错,她亦是笑了笑点头算是回礼。

    那边的孩童们已经捡起球乱哄哄的你追我赶的玩起来。

    薛青越过向内走去,那年轻人从夹道上也走到了这边的甬路上。

    “你蹴鞠玩的不错?”他在后说道。

    这是问句,薛青回头看了眼,那年轻人神态和气。

    “还行吧。”她答道。

    毕竟适才她那一脚不是初学者能踢出的,说不好有些虚假,但要说多好......蹴鞠跟足球到底不一样,她也不敢夸大。

    那年轻人笑了。

    “这回答妙。”他说道,“进可攻退可守,周全。”

    被他看穿了心思,薛青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迈步。

    那年轻人也没有再说话,只在后慢悠悠的走着。

    走了没多远,就见一个面生的丫头东张西望的走来,看到薛青眼睛一亮。

    “薛少爷。”她招手说道,“你娘找暖暖呢。”

    薛青哦了声。

    “什么事?”她问道。

    那丫头似乎很忙,带着几分不耐烦。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搬衣服吧,暖暖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说道,不待再问就摆摆手,“在你家后面的宋嫂子那里,让我捎个话,我先走了。”

    说罢扭扭的走开了。

    薛青哦了声,向前走了几步,已经到了家门口附近。

    门口没有看到蹲着玩抓羊拐的暖暖,小丫头贪玩,家里也没事做,估计跑去找别的小丫头玩去了。

    宋嫂子家她倒是知道,就在后边没多远,走不了几步......做为儿子去帮一下忙理所当然,就算帮不了,去和薛母说一声也好。

    薛青没有疾步过去,反而就近坐到了路边乱堆放的烂木头上。

    有两个小子踢打踢打的说笑着走来。

    这是住在这里的人,前些天还来看过薛青,算不上关系多好,同样是来投奔郭家的人,薛青能被郭老爷看上当女婿实在令人羡慕,所以,薛青被打了之后他们的幸灾乐祸在探病时都掩藏不起来。

    “板凳,拾麦。”薛青喊道。

    说笑的两人看过来,见是薛青,便挤眉弄眼的走过来。

    “青子你好了?”他们似笑非笑问道。

    薛青抬袖子掩嘴咳嗽一声。

    “好多了。”她说道,“适才送杨大夫多走了几步,又不行了。”

    “你不行可不行啊。”板凳嘿嘿笑道,自然别有意味。

    十三岁的孩子薛青当然听不懂。

    “我娘在宋嫂子家,叫人帮忙去搬衣服筐,我实在没力气去了,但不去又怕我娘担心..”她说道,“你们能不能帮我去一趟。”

    板凳拾麦便叽叽咯咯的笑了。

    “薛青你好大脸…”

    “真成了少爷姑爷了…”

    他们毫不客气的嘲弄,但声音戛然而止,因为眼前出现一把大钱。

    薛青将手掌向前递了递。

    “总不好白劳烦二位哥哥。”她说道,“也不想让家母担忧,还望哥哥替我周全。”

    虽然只有三四个大钱,但对于板凳拾麦二人来说已经是不少了。

    这薛青虽然住在这里,但可是很有钱的,郭大老爷供着他们母子吃喝,前些天病了又好多人来送礼。

    不要白不要,反正就是传句话的事,就算帮忙搬筐衣服也没什么。

    “好说好说。”他们说道,抢着抓过钱,又你推我搡的争夺平分了,眉开眼笑的往宋嫂子家去了。

    薛青安静的坐在木头桩子上,听得身后脚步声,她转头看去,见那位年轻人竟然还没走。

    “你就是薛青啊。”他笑吟吟的说道。

    薛青知道自己名声很大,闻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踢球进门没力气可做不到。”年轻人似笑非笑说道。

    他这是在质疑自己装没力气,薛青依旧不以为意。

    “所以用光了力气了。”她说道。

    年轻人笑了,暗思家人说这薛青因为是独子被薛母宠溺的好吃懒做,不懂进退规矩,现在看来不懂进退且存疑,好吃懒做倒是,明明有力气,却不肯去帮母亲做活,拿出钱来指派别人,这是已经把自己当大爷了吗?

    他觉得这孩子踢球利索,忍不住跟着走了几步,原来是薛青啊,真是无聊无趣。

    他转身要走,却听的前方女子尖叫喧闹起来。

    这是怎么了?他微微讶异,下意识的看向薛青。

    薛青坐在木头上,神情平静。

    ……..

    郭家治家严格,更不许有男盗女娼的事存在。

    虽然事情发生在杂居这边,但也关系着郭家的颜面,吴管家神情阴沉看门外聚集的探头探脑的人们,再看着院子里跪在地上的三人。

    那丫头头发还湿着,低着头嘤嘤的哭。

    两个小子跪在地上战战兢兢。

    “这春天来了,猫儿狗儿是畜生不安分也就罢了,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他冷冷说道,“也成了畜生吗?偷看女子洗澡,你们可真有出息。”

    板凳拾麦顿时叩头连声喊冤枉。

    “吴大爷,我们真没看。”

    “我们不知道这里有人洗澡。”

    他们委屈的喊道。

    “我们只是来找薛娘子的。”

    “不信问薛青。”

    薛娘子?怎么跟薛家母子有关系?吴管家眉头一跳,下意识的看向门口,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中往这里张望的薛青。

    此时所有的视线也都看向薛青。

    “是啊,我娘说去收衣服了,许久没回来,我托付两位哥哥帮我来宋嫂子家看看。”薛青说道,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但我没有让他们偷看人洗澡啊。”

    人群里响起笑声。

    是啊,找人和偷看洗澡可是两回事。

    “你们有没有偷看?”吴管事凝眉喝道。

    这个,明知道有个大姑娘在里面洗澡,不看一看,岂不是不算个男人?两个小子神色慌张。

    “我们不知道啊。”他们叩头委屈的说道,“我们以为是宋嫂子和薛娘子在屋子里说话呢,谁想到是她在洗澡啊。”

    说着二人看这女子,事发突然,直到这时才看清是谁。

    “咦,这不是二老爷家的文竹吗?怎么跑宋嫂子这里洗澡啊。”他们喊道。

    是啊,家里的丫头都有自己住的地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吴管事看着这丫头,神情越发的冷峭。

    “我跟宋嫂子一向交好,我我那边别的姐姐占着用呢,我才来的。”文竹丫头捂着脸大哭。

    这也说得过去,家里丫头们多,吴管事吐口气。

    “真是品德败坏!”他喝道,“给我带下去。”

    板凳拾麦大呼小叫求饶被扯了下去,文竹丫头作为受害者倒不用被罚,只是丢了脸面,捂着脸哭着跑了。

    看热闹的人们被吴管事喝骂警告几句做鸟兽散。

    薛青扶着听到热闹跑回来的暖暖站在原地。

    吴管事看他一眼,神情复杂,似乎要说什么又咽回去。

    “薛少爷大好了。”他问候道。

    薛青对他道谢,也认得他是吴管事,病着这几日他作为郭大老爷的代表来的最多。

    “我娘和吴管事说了没?不知什么时候方便见郭伯父。”他问道。

    吴管事显然已经知道了,闻言笑了笑。

    “大老爷出门去了,尚且不知何时回来,到时候我会禀告。”他说道。

    薛青再次对他道谢,吴管事这才走开了,他正要扶着暖暖回去,身后有人叫住他。

    “你早知道?”那年轻人问道。

    薛青回头看他一眼。

    “知道什么?”他问道。

    年轻人看着他几分审视。

    “若不然你为什么没力气?”他问道,“要不然进那院子的人就是你了。”

    若不然,要不然,薛青笑了笑。

    “我病着啊,有什么办法。”她说道,“再说,就算进那院子,我也不是那种品德败坏的人啊。”

    那可不一定,到时候有口难言就不是你说是不是了。

    年轻人想到,念头闪过,看薛青的眼神更复杂,所以,才如此么?不会吧,巧合吧?他想多了吧。

    暖暖因为听到说病了没力气着急了,催着薛青回去,薛青这便听话的向家里走去,感觉那年轻人在后看着她。

    她真不知道啊,她只是不听陌生人指派做事罢了。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有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