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睡了个极品男人

    茗江市,金华酒店。

    “小槿,我们在顶楼等你,你快些上来!”男友秦岩清越温和的声音透过薄薄的手机清晰地传入耳中。

    江槿西第一反应是蹙了下眉,然后才答道:“好。”

    挂断电话,江槿西深吸了口气,慢慢仰头看向了眼前这座六十六层高的奢华大楼。

    夜色笼罩下,五彩辉煌、熠熠生辉,不愧有“茗江市的明珠”之称。

    金华酒店是国内餐饮酒店业的龙头老大顾家名下的产业,只茗江市一家,以金碧辉煌、奢华无比著称。酒店坐落的这一带高楼林立五彩灯霓,是茗江市有名的富人聚集区。

    江槿西是个即将毕业的普通大学生,虽然家境不算太差,但对于这里,以前只听闻其名,身临其境这还是第一次。

    看着这与自己平日接触到的生活格格不入的环境,她轻缓而又绵长地呼出一口气,掩下浑身的不自在,下意识地低下头左右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装扮。

    时值夏日,一身合身得体的淡黄色过膝连衣裙,黑亮柔顺的长发如光滑的绸缎般披在肩头,衬得肤色莹白如玉,秀气的五官更增了一分清丽怡人的色彩。

    抬脚迈上台阶,突然觉得有些头晕,身体还晃了一下。

    甩了甩头,很快这股劲又过去了,她并未放在心上。

    今天是她的生日,中午她和秦岩在学校旁的餐馆吃饭时心里高兴喝了一小杯酒,许是这会儿酒劲有些上头。

    不过说来也奇怪,平时她在家里的时候偶尔也陪父亲喝上两杯,却一点事都没有,难道今天秦岩特意带的那瓶酒度数比较高?

    一路往里走去,饶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江槿西还是不由得愣了一瞬。

    地上铺的全都是顶级汉白玉地砖,四周屹立的鎏金圆柱直通到顶,仰头望去,头顶上方层层叠叠式的圆顶错落有致地盘旋而下,中西式结合,丝毫不逊于古代皇宫的样子。

    心里不由得腹诽,这顾家人的品味还真是有些奇怪,难不成将自己当皇帝了?

    不过说起来,她曾听秦岩说过,包括顾家在内的茗江市四大豪门的家族产业遍布世界,可谓是富可敌国,且家中又不乏从政之人,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说他们是这茗江市的土皇帝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没再多想和自己无关的事情,走到电梯前,江槿西伸手按下了顶层,今天秦岩特意包下了金华酒店的顶层,还约了一大群同学朋友来为她庆生。

    之前她很少参加秦岩那些朋友的聚会,这次的事情他准备了半个月,虽然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和她说,但是人都约好了,她不好拒绝。

    秦岩家境优越,秦家虽然比不上茗江市赫赫有名的四大豪门,但足以让她这种普通人往后再奋斗几辈子都难以望其项背。

    他们相识于大学校园里,秦岩高她两届,是她的学长,两人在一起三年,他一直都彬彬有礼,也从不会在她面前拿家世来炫耀。抛开一些事情不说,他是个很好的人平时很照顾她,双方父母也彼此满意,就等着她毕业后让他们两人登记结婚了。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与刚刚在下面大厅里看到的不同,顶层一片漆黑,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难道是秦岩想给她一个惊喜?

    按下心头的恐慌,江槿西一面小心翼翼地往前探头挪动着步子一面喊道:“秦岩、秦岩,你在哪?”

    倏然,腰间从背后缠上了一双结实有力的双臂。

    江槿西身子一僵,脚下就像被钉住了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了原地——

    父亲江晋东是一位严谨刻板的大学教授,从小言传身教,她是个比较保守的人。

    虽然和秦岩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但两人从未有过实质性的亲密接触。

    秦岩尊重她想将最美好的时刻留到新婚之夜,再加上她可能为人又有点严肃,所以平时他也不敢做什么过火的事情……

    今晚,他是怎么了?

    男人的胳膊如铁般结实而又有力,隔着薄薄的衣裳,她都能感受到他胳膊上的筋脉清晰跳动。

    他微微加重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间,江槿西打心里有些抗拒,可不知怎的,她觉得身体里好像突然蹿起了一把火,身上就跟烧了起来一样浑身发烫,嘴里也是口干舌燥的,她的身体甚至有点渴望背后那人冰凉的怀抱。

    “秦岩,你……”

    江槿西话还没说完,就明显地感觉箍着纤腰的手臂紧了一分。

    就好像腰肢要被捏断了一样,江槿西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突然被身后那人扳着肩膀转过身来。

    “宝贝儿。”那人轻喃一声,声音低哑魅惑,夹杂着清香红酒气息的唇瓣猝不及防地堵了上来。

    技巧娴熟,三两下就撬开了她的贝齿抵了进去追逐着她的芳香小舌。

    不是秦岩!

    江槿西一惊,心里拼命想着推开他,可身体里的那把火却让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搭到了他的腰上胡乱抚摸,似乎是在寻找能让她的身体降下温度的冰泉。

    江槿西怎么会这么主动?

    男人迟疑了一瞬,似乎心里有些奇怪,他放开江槿西。

    但是看到她那张鲜红欲滴的小脸以及妩媚迷离的大眼时,片刻,嘴里嘟囔着骂了一句,再没有犹豫地将人抱到了床上。

    身子被压在柔软的床垫上,江槿西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随着一阵撕裂般的刺痛猛地袭来,她才恢复了瞬间的清明,眼角滑下两行泪水,不由得呜咽出声:“不要——”

    次日,刚刚睁眼之际,一阵强烈的亮光袭来,江槿西有些不适地抬手挡了下眼睛。身子稍微一动,下面就传来一阵跟火烧了一样的刺痛,侧头一看,身边早已空无一人,昨晚发生的一切渐渐在脑海里清晰了起来——

    男人疯狂的动作,他在她身上滴下的每一滴汗水,以及到了兴奋之时沉甸甸的身子压在她身上在她耳边说的那些混账话……

    而她,不但没有拒绝,反而主动向那人……

    鼻子一酸,江槿西双眼泛红地拥着被子慢慢地坐起了身来,双手捂着脸无声哭了起来。

    好一会儿,她才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盈了水的眼珠子滴溜溜的四下打量。

    不同于下面散发着浓浓暴发户气息的黄金大殿,顶层的房间简单却不失低调的华贵。一眼望过去空旷无比,足有几百个平方,四周皆是落地玻璃,酒店高耸入云,往外望去,仿佛置身于云端一样。

    幸好是在顶层,周围空无一物,否则昨晚她和那个男人的事情岂不是全都被人看了去?

    江槿西是个慢吞吞的性子——

    说得好听点,就是性格温和,凡事不爱计较,是个极其乖巧的女孩子。但往难听了说,就是做事温温吞吞,什么时候反应都比别人慢一拍。

    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这会儿只怕早已经放声大哭闹个惊天动地了。

    可江槿西哭过之后就再没别的反应,就像呆怔了一样静静坐在那里。

    “你醒了?”

    这时候,浴室的门打开,男人只在腰间随意围了块白色的浴巾,就一面拿毛巾擦着头发一面嘴角噙笑地走了出来。

    一出来就看到她那副呆萌呆萌的样子,男人嘴角的笑纹不由得更深了一分。

    江槿西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抬眼看了过去,男人头发上还渗着水珠,露出的胸膛和腹肌壁垒分明,看起来紧实有力。

    再往上去看那张脸,五官宛若刀削——

    修眉浓密而有型,一双眼角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黢黑深邃,一眼看过去,明亮的眼珠宛如带着极强吸附力的黑曜石一样。鼻梁高挺、嘴唇菲薄精致,就连下巴的弧度都如雕刻般。嘴角噙着一抹坏笑,却偏偏比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还要闪耀。

    无疑,这个男人是上天的宠儿。

    但这时,江槿西却没心情去欣赏,她认识他!

    又或者准确点来说,应该是她曾单方面地了解过他。

    江槿西在大学里学的是出版编辑学,现在正在一家时尚杂志实习。

    眼前这人正是顾家九代单传的独子,将顾家的商业版图扩充到了世界各地的茗江市二少顾湛,也是帝华国际现在的执行总裁。

    叫他二少,是因为他和其他三家豪门的公子私下有个小集团,顾湛排名第二,人称顾二少。

    他年轻有为,为人却十分低调,从不接受任何杂志媒体的采访。但即便这样,因为极其出众的能力再加上优秀挺拔的外貌——

    他日常的衣着打扮几乎成了时尚圈里的一道风向杆,走到哪都是一道风景。

    江槿西所在杂志社里有个叫冯萌萌的小姑娘,就是顾湛那些老婆团的成员之一,平时是千方百计各种方法收集他的小道消息。

    关于顾湛的一切,她几乎全是从冯萌萌嘴里知道的。

    江槿西正转着眸子胡思乱想之际,顾湛已经笑着坐到了床边,放下手中的毛巾,十分轻佻地抬手卷起她散落在胸前的一缕秀发卷在指间把玩,凑近她轻笑道:“身上还疼不疼了?”

    江槿西的脸轰地一红,身子往后一挪,秀发从他指间滑出。离得他有一定的安全距离,就别开脸去不看他。

    ------题外话------

    开文快乐,收藏点击评论都到怀里来~

    一对一暖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