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8 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叶九霄垂眸,锋利的目光落在她因为紧张羞红的脸上,心底忽然软了几分。

    “呦——我没打扰你们吧!”叶云琛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顾华灼连忙抽出手,绕过叶九霄出了厨房。

    叶九霄站在原地,猛地攥紧空落落的手心。

    “哥,你说你刚刚准备干嘛呢!”叶云琛抵了抵他的肩膀。

    “干正事!”叶九霄拧紧眉头,颇为不悦。

    “什么时候调戏良家妇女变成干正事了。”

    “是培养感情。”

    “那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今晚你去公司加班。”

    叶云琛睁大眼睛,“哥,你这是公报私仇。”

    叶九霄挑眉,“你能奈我何。”

    *

    吃了中饭,这叶家人似乎都没有离开的打算,而此刻门铃又响了。

    顾华灼身子一僵,不会是敏姐来兴师问罪,若是被她看见客厅的三个人,还不得疯。

    “你们先去卧室躲一下!我有客人来,快点!”顾华灼一把抱起包子就往卧室走。

    叶云琛打了个哈气,随即跟了出去,倒是叶九霄心底颇为不悦,老神在在的坐着,愣是没动。

    “九爷。”

    “我很见不得人?”叶九霄拧眉。

    “自然不是,拜托您先进去一下,别出声!”若是被敏姐知道,自己居然和叶家人有关系,估计会把她洗干净送到他床上。

    好不容易将三个人安顿在卧室,顾华灼方才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看着她。

    “陈伯?”

    “老夫人让我过来的。”

    “里面请吧。”顾华灼让开一条路。

    中年男人并未坐下,而是从怀里掏出一张请柬,递给顾华灼,“大小姐,这是大少爷的新婚请柬。”

    “那女人会希望我出席嘛。”

    “这是老夫人的意思。”

    “我知道了。”

    “老夫人说您若是有空,多回家看看。”

    顾华灼接过请帖,正红色为底,丝网烫金工艺绘制的蝴蝶点缀,十分漂亮。

    她随意打开请柬,一张新人照,还有一排邀请词。

    只是这……

    她的手指微微收紧,杏眼染过一丝异色,“我听说新娘是孟家大小姐,怎么变成苏默默了!”

    陈伯叹了口气,“孟小姐已经失踪多时了。”

    “你说什么,失踪!”顾华灼声音陡然提高。“没有报警嘛。”

    “报了,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她的消息,但是婚期早就发布出去了。”

    “人家失踪了,新娘就换了个人,你们是欺负孟家没人了嘛!”顾华灼捏着请柬就往外面走。

    “大小姐,您去哪儿!”

    陈伯立刻追了出去。

    *

    此刻房间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哥,她和顾家什么关系啊?”

    “你不是听见了嘛。”

    “她该不会就是顾家被逐出家门的大小姐吧。”

    “嗯。”

    “我去,哥,顾家那种不要脸的人家,你怎么……”

    叶九霄锋利的目光猛地射过去,叶云琛乖乖闭上嘴巴。

    “你这次去部队,还是没见到孟大哥?”

    “他封闭训练一个月,找不到人。”叶九霄声音低沉,眸子有暗光闪过。

    “若是被他知道浴风出事了,砸了顾家也是轻的,新娘子失踪了,这家人不忙着找人,居然找了个替身补上,真特么不要脸。”

    叶云琛气鼓鼓的坐到床上。

    只是屁股还没沾到床边,就被叶九霄一脚给踹到了一边。

    “哎呦——”一屁股坐到地上,摔得尾椎骨都疼。“哥,你干嘛啊。”

    “她的床是你坐的嘛。”

    “我去,你是不是太霸道了。坐一下床会死啊。”

    “站着!”

    然后某人大摇大摆的抱着包子坐到床上。

    叶云琛摸了摸屁股,真是霸道。

    *

    顾家

    黑色宾利轿车驶入别墅区,在半山腰的一栋别墅门口停下。

    不等陈伯说话,顾华灼已经推门下车。

    一袭浅草绿长裙,仿若与周围的山间绿意揉为一色,步履匆忙,踩碎了一地的阳光,眼底春色浓郁,仿若化不开的绿玉。

    “大小姐。”陈伯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

    听着外面车子引擎声,陈嫂已经迎了出去,看到顾华灼眸底掠过一丝惊讶,连忙让开一条路,“大小姐,您回来了。”

    顾华灼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直接进入大宅。

    客厅里面正坐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妇人微微挑眉,斜靠在沙发上,玲珑曲线毕现,即使已经四十多了,却仍娇艳如花,身上自带惑人的妖艳。

    而她身边坐着一个穿着浅粉色连衣裙人的姑娘,二十多点,披肩长发,樱桃小口,并非绝色,却自有一股弱柳扶风之姿,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惜。

    “回来了。”妇人语气生冷。

    杨慧茹,她的后妈。

    “华灼姐,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就说你一定会回来参加我的婚礼。”那弱柳扶风的女人便是苏默默了。

    “苏默默,好手段啊。”顾华灼轻哼。

    “华灼姐,你误会我了,我和泽凯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

    “趁虚而入。”

    “我没有,浴风姐失踪之后,我就是偶尔关心一下泽凯,并没有想要趁虚而入。”

    “偶尔关心?”顾华灼哑然失笑,“那请问是一周几次啊。”

    “我……”

    “一周七天,你还不把他喂饱了,这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苏默默被人戳到痛处,脸色一白,咬住嘴唇。

    *

    白金公馆

    叶宇得知叶九霄回来,急匆匆的去汇报工作,却得知叶九爷居然在厨房。

    还没进去,就听到砧板被剁得闷响。

    “九爷!”叶宇站在厨房门口,差点没疯了。

    叶九霄居然穿着……

    围裙!

    叶九霄余光瞥了叶宇一眼,举着菜刀,手起刀落,菜刀稳稳的扎在砧板上。

    “九爷,您这是?”

    “九爷在学做菜。”站在厨房门口的叶峰咳嗽两声。

    这九爷以前当兵,这手是握枪持刀,擒拿匪徒的,现在居然……

    在剁土豆。

    ------题外话------

    十点准时更新啦,群么么……

    有点同情叶二少啊,啧啧,叶小云啊,你说你打扰别人好事干嘛,被踹也是活该。

    叶小云:你滚!

    我:有本事找你哥去。

    叶小云:╭(╯^╰)╮

    *

    谢谢【静,待幸福、QQ39dc3ae322546a、可儿麻麻、mengliheng阿蒙、沐籽L、红酒对清秋、小娟娜、琴棋书墨、fang房子】送的花花钻石和评价票,么么哒(*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