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83 楚冽:嚣张狂傲,不可一世

    A国某滑雪场

    外面窸窸窣窣飘起了碎屑般的雪花,宛若柳絮般,挥挥扬扬,飘飘洒洒……

    很多人都已经进入室内。

    “刚才给元满打电话,她说她已经回宾馆了,待会儿就到餐厅同我们汇合,怎么还不来啊。”元满的室友咬着唇,她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可能去玩了吧,听说这边有不少好玩的。”

    “那也不能不接电话啊。”

    ……

    而此刻的清吧外的洗手间内

    Klaus是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楚冽,他出少改所的时候,曾经想要找人报复他,找人打听了一下,他已经毕业,而且这几年似乎都没回A国。

    他一手扶着腰,一手撑着后侧的洗漱台,试图站起来。

    楚冽那一脚,直接踹在他的尾椎骨上,力道重,下手狠,像是要将他的骨头踢断一样,前腹撞在洗漱台上,更是疼得他冷汗直流。

    尼玛,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这混蛋,阴魂不散了还。

    “妈的,你特么谁啊,故意找茬是不是!”

    “就是,还搞背后偷袭?你是不是活腻了!”

    “昨天我们玩的几个女人,其中一个不是说要找人教训我们吗?你特么不会是她男朋友吧,你可别说,你女朋友在床上,还真特么带感,浪得不行。”

    “一开始还挣扎,后面还不是乖乖喊着要,哈哈……”

    ……

    几个人笑作一团。

    楚冽伸手扯下领带,脸上仍旧波澜不惊,洗手间内不时响起手机震动声,却一直无人接听。

    他心底已经有几分把握,元满极有可能在里面,可是不接电话?

    楚家以前也算不得什么干净的人家,楚冽以前又是跟着自己二叔胡混的,很多腌臜事他都见多了,已经猜出了一二。

    一想到元满很大可能性被人下了药,他正解着袖扣的手指,下意识收紧,手背上的青筋微微凸起。

    “我说你特么的打完人,站在这里装什么B,说句话啊!”一人走上前,试图拍打他的肩膀,被他侧身躲开了。

    “呦呵,你还想躲,今天你要是不给我兄弟赔罪,这事儿就没完。”

    “弄不死你!”

    那人伸手就去拉扯楚冽的衣领,手指尚未碰到他的领口,手指忽然被人攥住。

    楚冽手腕用力,他的手指几乎成九十度被人直接折了过去。

    “啊——”十指连心,那惨叫声惊得不少人都从清吧内走出来。

    可是下一秒,楚家人已经挡在了洗手间与清吧门口处,人高马大,身材健硕,加上统一的黑色衣服,而且极有可能还配着枪,这让试图八卦的人,都不敢近前。

    “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了?似乎是在打架啊?还封得这么严实?是有什么大人物在?”

    “大人物我不懂,不过这些人我知道是谁?”

    “谁啊?”

    “F国楚家的。”原本还在围观的人,瞬间就散开了,就算不知道F国现任总统是谁,大家都知道F国的楚家啊。

    ……

    男子手指被掰得几近扭曲,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吓得周围几个人愣了好几秒。

    “我也是你能碰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轻松,偏又……

    不可一世,嚣张跋扈。

    “妈的,你有种别跑!”

    其中一个染着棕色头发的外籍男子,看到自己兄弟被揍,不由分手,挥拳朝着楚冽砸过去。

    楚冽眯着眼,手指一松,那人身子一软,手指疼得麻木。

    而那个外籍男子已经朝他扑了过来,庞大的身躯,几乎遮住了楚冽面前的所有光线,那张脸在昏暗的光线下,透着股狰狞可怖。

    像是张着獠牙的猛兽,要把楚冽生吞活剥般。

    因为种族不同,不可置否的,外国人在身高和体格上有些天生的优势,楚冽个子不矮,却是属于穿衣显瘦那一类的,尤其是包裹在浅灰色西装裤下的双腿。

    细长笔直。

    Klaus佝偻着身子,并没阻止自己的同伴,特么的,他就不信,以前自己体格不如楚冽,现在自己有这么多兄弟,还能输给这混蛋!

    这眼看着那人一拳要砸过来,楚冽手指一挥,将拿在手中的外套,直接朝他扔过去,他下意识的出手阻挡,而楚冽已经趁机一脚踹了过去。

    那男子足有一米九,比楚冽还高,生得又非常壮硕。

    众人都以为楚冽这次铁定玩完,没想到他这一脚踹过去,那人居然直接飞了起来,整个人撞到不足一米的走廊墙壁上,周围人似乎都感觉到了一丝震感。

    “咳咳——”男人捂着腹部,嘴角咳出血丝。

    高大的身躯,疲软的像个烂泥,瘫软在墙边,看着楚冽的眼神,有惊惧,也有不甘心。

    他手指撑着地面,刚要起来,楚冽忽然往前走了两步,这脚好死不死的落在他手背上,疼得他冷汗直冒,倒吸口凉气,疼得连呼救的力气都没了。

    “这里的光线本就不好,你还偏要挡着我的光。”楚冽挑眉,脚上力道加重,像是要将他的皮肉碾压下来。

    这个人是这群人中最高最壮,也是最厉害的,居然被人一下撂倒,所有人都吓傻了。

    刚才还和楚冽嬉皮笑脸,此刻是半分都笑不出来了,五色的霓虹下,所有人的脸色都惊惧般惨白。

    Klaus半佝着身子,看着楚冽。

    眼神中透着诧异震惊,甚至带着一点畏惧。

    他和楚冽交手了两次,虽然每次都输了,但是楚冽看起来并不像现在这么可怕,因为即便是他,也能在楚冽手中吃下几招,可现在……

    折了两个兄弟,居然连他衣角都没碰到。

    这男人,到底藏了多少实力。

    “Klaus,我以前和你说的话,你不会以为是闹着玩吧?”

    “我……”

    两人视线撞上,楚冽眯着眉眼,语气很缓,可是每个字眼,都好像裹着冰针,刺得人浑身发凉。

    “我说了,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看到她给我绕开走。”

    “这次你看到她,非但不离开,还直接过去搭话,Klaus……”

    “你该不会忘了,我说过会弄死你的。”楚冽忽然一笑,“我这人说话,素来说到做到。”

    周围几个人听到这话,大致猜出来,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亚裔男子是为谁来的。

    “这位先生,想要弄那个小姐,都是Klaus的主意。”

    “这药也是他下的。”

    “对啊,我们可什么都不知道!”

    ……

    这群人都是在社会上混的,惯会见风使舵,嘴上说着道义,可是真正讲道义的人,又有几个?

    Klaus一听自己兄弟直接把自己给卖了,这脸更是白得不见血色。

    都特么是群混蛋!

    “你还给她下药了?”楚冽眯着眼,刚才那抹笑意瞬间烟消云散,只剩下凉薄一片。

    就比外面那漫天飞雪还要冷冽三分。

    “就是迷药,只是普通迷药而已!”Klaus急忙解释。

    楚冽抬脚朝他走过去。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Klaus想要帮自己辩解,可是他无论如何解释,所有理由借口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你绕我一次吧,我下次保证不敢再犯了,你放过我!”Klaus忽然向他求饶。

    “放过你?”楚冽嘴角扯出一丝冷笑,“你觉得我是那么好说的人?”

    Klaus弯腰不断朝他鞠躬致歉,他的手指却暗暗朝着胸口的衣服里伸进去,垂着的头,嘴角带着一丝冷冽的笑意。

    边上几个人,因为站在他侧面,都看到Klaus从衣服里摸出了一把匕首。

    不像楚冽居高临下站在他面前,出现了视线盲区。

    “我保证以后看到岳风华,我一定绕道走,我保……”Klaus话音陡然一转。“妈的,你给我去死吧!”

    说着抬起匕首,就朝着楚冽刺过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匕首直接刺到楚冽的胸口,勾破那上面衣料,楚冽猛地往后退了一步,Klaus紧跟着近前。

    “你特么的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对我颐指气使,你还想弄死我,我特么的搞不死你!”他脸部扭曲,纵欲过度的双眼,充斥着红血丝,额头青筋暴起,咬着牙关,楚冽眯着眼……

    这小子

    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二少!”不远处守着的几个人,立刻举起了枪,一般还在看戏的几个人,原本还想着给Klaus加油鼓劲,一看到那黝黑的枪口,当即吓得有些腿软。

    在国外虽然不禁枪,可是要想弄到枪,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远处八九个人,全部都带着枪,还叫那人少爷。

    几人忽然觉得事情是真的大条了。

    可是Klaus已经杀红了眼。

    楚冽和Klaus之间的距离很近,楚家人不好瞄准,而且楚冽忽然抬手,阻止了几人的动作。

    就在他的匕首刺破他的皮肤一刻,Klaus的眼中滑过一丝嗜血的暗光,尤其是看到红色的血渍从白色衬衫中渗透出来,他忽然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原本俊俏的模样,变得越发变态……

    下一刻

    楚冽忽然抬手,按住他的手腕,倏然用力,Klaus能感觉到那股强劲的力道,像是要将他的手骨捏碎般,他忍着痛处,手腕用力,可是那匕首的刀锋,却再也无法往前一点。

    手腕处的力道越来越重,他呼吸急促着,终于支撑不住,手指一松,匕首瞬间落下。

    就在下一秒……

    楚冽另外一只手,往下一捞,匕首落在他手中,刀锋调转,直逼对面的人而去。

    Klaus瞳孔倏然放大,本能往后退,可是那匕首已经冲着他脖子划过去。

    边上几个混混彻底吓呆了。

    刀锋调转,前后不足两秒钟,刀口的锋刃,直冲着最脆弱的脖子而去,这要是伤了哪里都好,要是脖子被划开了,那就真的完蛋了。

    Klaus根本无处可躲,因为他的手还被楚冽紧紧扣着。

    他动作急迅,刀口从他脖子上滑过,刀锋上不带一点血渍,只有刀尖却滚落了一滴血珠。

    众人都看到Klaus的脖子长一条细细的刀口,像是一条红线落在他脖子上。

    楚冽手指一松,Klaus伸手去抹脖子,染了一手血,“啊——”他吓得懵了,因为楚冽动作太快,他都没觉得疼痛,此刻手指一抹,疼得流血。

    “继续啊,再来?”楚冽这次是真的怒了,抬腿将他一下子踹进了洗手间内,他后背撞到洗手台上,身子绵软的落在地上,装得头晕脑胀。

    等他回过神,楚冽已经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他闷哼一声,下一秒,那匕首已经朝着他的眼睛戳过来。

    刀尖锋利异常,暗光闪过,Klaus吓得浑身瘫软。

    “不要,放过我,不要……”

    可是楚冽却丝毫没有要撤回力道的样子,眼看着匕首就要戳进他的眼里了。

    “啊——”他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刀尖距离他的眼球不足一米。

    无论是刚刚割脖子,破皮却没划伤主要血管,还是现在的刀尖直逼眼球,边上的人,都能感觉到这个人的恐怖。

    这种精准的控制力,太特么吓人了。

    “哪只手给她下药的?”楚冽眯着眼,脚上力道加重。

    “右,右……”Klaus是真的被吓傻了。

    那刀尖悬置在自己眼睛上方,好像下一秒就会落下来。

    只是下一刻

    楚冽匕首移开,直接戳进了他右侧的手腕里。

    狠狠刺穿!

    下手快狠准,就连一点血渍都没喷溅出来。

    “啊——”Klaus叫声越发凄厉。

    这刀口是对着手腕骨缝插进去的,扎破血管,挑开筋脉。

    这只手,算是废了。

    “二少……”楚家人已经追了过来。

    楚冽居高临下看着Klaus,嘴角俱是冷笑,“我以前觉得,你毕竟是个孩子,进了那里,得了教训,出来后就能改邪归正,对你压根没敢下狠手。”

    “这里是雪场,每年都有人不遵照规则,失踪了,找不到了,你没看到外面的公示牌里,最多的就是寻人启事吗?”楚冽手指按着匕首上侧。

    他只要轻微用力,就能给Klaus带来撕心裂肺的苦楚。

    “这边上还有个国家公园,据说里面还有熊,每年都有人误闯进去,被吃得就剩残肢了,我要是在这里弄死几个人,其实很容易……”

    “这事儿和我们没关系啊,是他自作主张的!”

    “就是啊先生,您可不能把我们和他混为一谈啊,我们真的什么都不懂,您绕过我们吧!”

    “先生,求您放过我们!”

    ……

    楚冽直起身子,“把这几个人都丢到公园里,明早要是没死,就报警救人。”

    几人彻底懵了。

    这外面白天都有零下30度左右,往下更是直逼零下四十度,他们还穿着单衣,就这么被丢出去,不被熊吃掉,也会被活活冻死的。

    楚冽起身的瞬间,也就偶然低头看着地上的人,看到他裆部居然完全湿了,忽然就笑出了声。

    孬种。

    居然吓得失禁了。

    楚家人动作很快,不等几人呼救,就把人全部拖了出去。

    “二少,您胸口……”楚家人看着他衬衫上的血印,有些担心。

    “没事,一点小伤口。”

    他说着就直接走进女士洗手间,元满的东西洒了一地,手机还在地上震动着,她靠在洗手台,已经昏昏沉沉。

    楚冽叹了口气。

    这种事她已经从小就见惯了,没想到也会中招。

    他抬脚走过去,手指刚刚碰到她,她身子本能瑟缩,“唔……不要,不要……”她理智尚存,却没有一点力气反抗,只能靠嘴巴说着,抬着眼皮,却看不清面前的人。

    白衬衫,西装裤,好像……

    是个男人。

    “……不要,别碰我,别。”她喘着气,即便浑身都在抗拒“陌生人”的靠近,可是身体却没有挪动半分。

    “好了,没事了,我抱你回房。”楚冽伸手将她头发理顺,手指从她脸上滑过,又留念的多停了片刻。

    “二少,人都处理好了。”有人走进来,“这……”还真是岳小姐啊。

    他们在清吧看到元满就很诧异了。

    她和楚冽关系一直很好,可是自家二少却无动于衷,他们这些做手下的,自然也不好多嘴。

    瞧着楚冽出来,既然还诧异着,怎么就和几个小混混纠缠在一起,难不成还是心情不好,找人出气?

    这会儿才明白,岳小姐在这里。

    “把衣服脱下来。”楚冽眯着眼。

    “嗯?”那人愣了一下。

    “外套!”楚冽很不想说第一遍。

    那人立刻将外套脱下来,递给楚冽,他扯过外套,将元满裹起来,只露出半个脑袋,“唔——”元满难受得想要抗拒,可是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楚冽拉住她的一只手绕在自己脖子上,一手扶住她的腰,一手冲他腿弯处穿过,轻松将她抱起来,起身往外走。

    “二少,这件事要不要和岳家说啊?”

    那几个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岳小姐下手,这特么的真是活腻了吧。

    “就当今晚的事情没发生。”

    这件事要是捅出去,不是岳家人发不发火的问题,而是元满的形象。

    岳家继承人被人下药,说什么都没发生,估计没几个人会信,捅出去的时候,保不齐会招致风言风语。

    “嗯。”那人弯腰将元满的包和手机捡起来,快步跟上去,“二少,我们现在去哪儿?”

    “她住哪个房间?”

    那人翻找元满的包,从里面翻出了一张房卡,“307。”

    楚冽抱着她,直接朝着电梯走去。

    **

    这一路上,元满手机又响了两次。

    “二少,那个叫莉莉娅的女生又打电话来了?”

    “嗯。”楚冽应了一声。

    电梯到了三楼,309的房间门口站着两男一女,还有个穿着工作服的人,那模样,似乎是准备开口进屋的。

    “我朋友真的不见了,麻烦您开门让我们进去看一下,她是否回去了?”女生很急。

    “嗯。”那人刚准备摸出万能房卡,那个女生目光就直接落在了楚冽身上,“你……”他伸手指着楚冽,目光落在她怀里的人身上。

    因为元满整个人被楚冽按在怀里,看不清楚脸,但是她脚上那双鞋子,她是认识的,她俩一起买的。

    “岳风华在我这里。”楚冽开口。

    “你把她怎么了!”那女生直接冲过去,伸手就要查看她的情况,却被楚冽巧妙避开,“你这人……你到底把她怎么了!”

    “她喝多了,我送她回来而已。”楚冽语气很轻。

    “喝多了?你灌的?你把她给我,我送她回去……”

    “她没事,我也不会对她怎么样,这么多人都看着,我……”

    “二哥!”元满忽然嘟囔了一句。

    “我在。”楚冽垂眸,语气温柔。

    刚刚还怒意瞪眼的女生忽然就停住了动作,直接让他们离开。

    楚家人刷开门,静候楚冽过来。

    “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不说话了?”

    莉莉娅眯着眼,“我说这人怎么长得这么眼熟,他好像是岳风华电脑桌面上的男人,我还以为是什么华裔明星,这……”

    “这就不管了嘛?”一个男生还想追元满来着。

    “他要是坏人,应该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吧,还送她回自己房间,自己开个房不就好了。”这话说得倒也不假。

    “先生,真的没问题吗?”站在一侧的工作人员,还是有些担心,拦住了楚冽的去路。

    “没事,你若是不放心,去找你们经理,他认识我。”那人一听认识他们经理,又看向楚冽身后的人,可能猜到了楚冽的身份,急忙递上自己的名片,“您有事随时联系我。”

    元满很轻,楚冽手有余力,伸手捏着名片,就进了房间。

    **

    元满房间就是普通的单人间,楚冽将名片扔到一侧的床头柜上,慢慢将元满放置在床上,将她身上的衣服脱掉,直接就扔到了地上。

    刚把元满包和手机放置在桌上的属下傻了眼。

    我靠!

    用完就扔?

    要不要这么现实啊。

    楚冽伸手扯过被子,帮她盖好,手指从她发间穿过,他没做过这种事,难免有些笨拙,手指不小心勾扯到她的头发。

    “唔——”元满不满的嘤咛出声。

    她颜色又艳又亮,尤其是在红色衣服的衬托下,更显娇媚。

    “疼——”因为没有力气,她的声音软糯得不成样子,听的人心脏狂跳。

    还在边上傻站着的楚家人,听得心都苏掉了。

    卧槽?

    本来以为这岳小姐是个野蛮的女汉子,没想到声音还能这么软。

    这可御姐可软妹的,难怪二少会喜欢。

    她微微张着嘴,眼睛也眯着,似乎是想要看清面前的人是谁,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看不清他的模样。

    “唔?”元满的模样,有点恼怒。

    落在楚冽眼里,却活像是在撒娇。

    他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刚要低头,余光瞥见一侧还在看戏的人。

    那一脸的姨妈笑。

    我靠,近了,要亲了……

    就在他亢奋的时候,楚冽忽然转过头,一记冷眼射过去。

    “你还想看多久?”

    那人身子僵直,“二少,岳小姐的东西我放在这里了,我先出去!”说着一溜烟的往外跑,还不忘把门给带上了。

    尼玛,自己什么都还没看到啊,那眼神,也太吓人了吧。

    楚冽听到关门声,这才伸手捏住元满的下巴,将她的小脸微微抬起,这想了半天,终是低头……

    吻了上去,她的唇很烫,软热的,还带着点鸡尾酒的香味,楚冽就想亲一口就抽身离开,只是……

    貌似有点控制不住了。

    元满眼睛微微眯着,她知道有人在吻她,可她无力反抗,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她觉得自己要完蛋了。

    最担心的事情要发生了,她可能真的要失身在这里了。

    妈妈呀,难不成我的第一次要交代在一个陌生人手里?

    你妹的,等我醒过来,我不把你弄死,算我的。

    她努力睁开眼,试图看清那人的模样,忽然一双温热的手,落在她的眼前,蒙住了她的眼,湿热的唇又落了下来,这次这人直接挑开了她的唇齿,长驱直入……

    元满瞬间心如死灰。

    ------题外话------

    你们觉得,楚冽会做全套吗?

    楚冽:全套是什么?表示不清楚,求解~

    我:(╯‵□′)╯︵┻━┻装什么纯洁。

    楚冽:毕竟你是老司机。

    我:……

    *

    日常为三爷求收啊~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求支持

    腾讯还没同步过去,所以暂时只有潇湘能搜到新书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