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86 终章万更【人生若只如初见】

    元满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让岳老大知道,只是让岳家人,暗中去调查Klaus,准备私底下,好好惩戒他。

    却被意外告知,他正在医院,刚刚截肢,一只手臂废了,半条腿还被冻伤了,就连两只耳朵都被冻坏了,算是半个废人了。

    根据可靠消息,有人举报他涉嫌迷奸少女,警方受理,并且已经正式立案调查,据说证据确凿,逮捕他只是时间问题,等他出院,等待他,就是多年的牢狱生活。

    “小姐,您找他做什么啊?”岳家人诧异,有不少人都知道,元满在喜欢楚冽之前,对这个Klaus很是着迷。

    她那时候还小,只觉得这人长得好看,就心生好感,但是岳家人心里有数啊,这人根本就是在利用他们小姐,只是当时元满死心眼,他们说不通。

    这好不容易看清他的真面目,而且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两个人怎么又纠缠到了一起?

    难不成小姐受了情商之后,脑子糊涂了,又打算找这个渣男?

    “没事啊,就忽然想起他了,想要了解一下他的近况而已。”元满眯着眼,看着Klaus的资料。

    这还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啊。

    这都不用自己出手,就遭此恶报,真是活该。

    她哪里知道,为了让这几个女生站出来指正Klaus,楚冽背地下了多少功夫。

    **

    叶久久在岳家住了三天,就搬去基地集训,当天她和元满两个人出去逛街购物,吃饭狂嗨。

    楚冽一直就在不远处看着。

    直到元满送叶久久到了基地,他又亲眼看着元满回到学校宿舍,这才让司机开车离开。

    “行了,去机场吧。”楚冽在没和元满接触之前,心里很急,却又没有办法,因为他和元满的问题,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解决的。

    可能大家目前都还没有学会如何真正去爱一个人。

    他可以学着去爱一个人,他也可以等到她毕业,就怕到时候,她却转身投入别人的怀抱,此刻心里确定元满心里有他,他整颗心就瞬间落了地。

    “二少,您为岳小姐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不和她直接说啊,就这么偷摸做着,感觉像是什么田螺姑娘。”副驾的楚家人完全不理解。

    明明就心心念念想着,偏又什么都不说,真是搞不懂这两个人在玩什么。

    “说了能怎么样?”楚冽挑眉,“让她觉得欠了我,还是我为她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让她感激我,邀功请赏?”

    “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人拧着眉,“我就是不理解而已,为了让那个女生答应,您废了那么多劲儿,其实我们直接把那人弄死就得了,您说您做了又不让岳小姐知道,那和没做有什么区别啊。”

    这里不比国内,携带枪支都是合法的,更何况楚家的势力,抹掉一个人的存在,简直太容易了。

    “让一个人痛苦的方式有很多。”楚冽眯着眼,“而且我做了这么多,是我乐意,不是图她回报我什么,我愿意为她这么做,就是这么简单,她知不知道,没什么要紧的,我自己心里高兴。”

    他们认识那么久,自己为她做的的确太少。

    好在时间还很长,可以慢慢来。

    那人抿了抿嘴,他们家二少,好像忽然就变成了一个痴情种。

    这边的元满回到宿舍,她的室友居然什么都没问,这让元满松了口气,她要是追问,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自己当晚发生的事情。

    其实不是莉莉娅不想问,而是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楚冽就找到了她。

    直接表明身份,她可能对什么名门望族不了解,但是F国几乎可以只手遮天的楚家,她还是有所耳闻的,之前一直觉得,可能对楚家的描述,都是一些新闻八卦,夸大其词而已,等到和他坐在一起,才知道,传言非虚。

    楚冽就是让她装作不懂那晚发生的事情而已。

    她自然立刻点头同意,这种涉及豪门密辛的事情,知道的太多,据说生命都很危险。

    这让元满很轻松,还笑着说要请她吃饭。

    只是想起自己被一个陌生人亲了嘴角,忽然有种对楚冽的负罪感。

    元满,你是有毛病吧,你俩都分手了,你还想这个干嘛?难不成你这是要问他守节啊。

    她努力摇着头,试图将这种想法挥开。

    **

    A国这边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叶擎轩和西柚的订婚宴时间也敲定了。

    叶家正忙着给所有人派发邀请函,受邀的基本都是和叶家有牵扯的名流,不过几个特别熟的家族,都是叶擎轩亲自送的,这也都是特别熟的熟人了例如苏侯这些。

    那日他趁着上班前的间隙去了一趟苏家,打算在苏侯上班前将邀请函送过去,还得顺道去一趟LY网游公司给陆野送邀请函,因为在一条线上,他把邀请函都带上了。

    这刚进屋,就看到苏家客厅摆放着一个黑色行李箱。

    “这是有人要出远门?”叶擎轩挑眉。

    “不是,是陆野少爷要出国做手术了,出发前过来和侯爷和夫人打声招呼。”佣人笑道。

    “那正好可以把他的邀请函给他。”陆野这边,对路家有恩,陆舒云在拟定宾客名单的时候,他的名字排在前十,让叶擎轩亲自去送,既然人在,倒省了他不少事。

    “这是雪酥,小四一直嚷嚷着要吃,也不好邮寄,正好麻烦你带过去。”叶擎轩闻声看过去。

    就看到苏侯、温言笙和陆野一行三人从楼上下来。

    “你这一大早的,怎么有空过来。”苏侯走过去。

    “送邀请函。”叶擎轩将邀请函递给苏侯,“希望二叔一定要过去。”

    “还挺快。”苏侯接过邀请函,打开看了一眼,里面除却称呼都是电脑打印出来的,“这字儿写得不错啊,看得出来,是行家手笔,你这邀请函,莫非还请了名人专门抄录?”

    “不是,是韩君迟写的。”叶擎轩笑道,没想到苏侯眼睛如此毒辣,一眼就看出这称呼不是一般人写的。

    苏侯无奈摇头,“叶擎轩,你知道韩君迟一幅字帖能卖多少钱吗?他就是随便写一个字,拿出去都能卖出高价?你让他给你抄这种东西?”

    这都不能说去大材小用,屈才这么简单。

    简直是暴殄天物!

    要是内业内人知道,叶擎轩得被人吐槽死。

    “筹备订婚宴,他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就说帮我做这个,我就给他负责了。”叶擎轩耸肩,那模样颇有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

    自从叶久久去A国集训,韩君迟就算到了那边,也是见不到他的人,叶家最近在筹备订婚宴,忙得不可开交,韩君迟也会往叶家跑,时间一长,和叶家人关系都是更进一步。

    顾华灼本就喜欢他,看他如此懂事,更是爱的不行。

    叶九霄对他一直冷冷淡淡,但是每天早上,都能看到这两个人在院子里晨练。

    叶擎轩目光落在陆野身边,“这个是给你,希望你抽空过来。”

    “谢谢。”陆野接过邀请函。

    “这是给四叔和安安的。”叶擎轩又把两外两封邀请函递给陆野,“原本是打算让侯二叔看一下,如何转交,或者我寄过去,既然你要去那边,就麻烦你了。”

    陆野要去苏豫川那边手术的时候,大家都知道。

    “嗯。”陆野点头。

    陆野到了机场,因为来得早,在机场一些店铺还买了一点东西,基本都是帮苏家人带的小礼物,自认为自己做得体贴周到,还暗自得意,他哪里知道,很快现实就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

    陆野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他过来的事情,让苏侯等人帮忙保密,就是想到时候给苏希安一个惊喜。

    这座城市古典与现代相结合,孕育了它独特的人文,这里的人热情浪漫,光是从机场就看得出来,不像其他城市那么冰冷,处处都能看到人文关怀。

    陆野拖着行李,按照指示牌往出口走,快要走出机场的时候,他拨了个电话给苏希安,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陆野。”苏希安的语气扬起,听起来兴致不错。

    “在做什么?”陆野以前完全不理解,那些异地恋的人,为什么相隔千万里,也愿意两地跑,现在他才明白,有个人在等着自己,是一种多么幸福的事情。

    “准备吃饭,学校边上看了一家中餐厅,看着很不错,想来试试。”

    “嗯,那你吃吧。”

    “你这会儿不是应该睡了吗?怎么你那边这么吵?”苏希安蹙眉。

    “加了会儿班,已经要回去了。”陆野撒谎了。

    “嗯,那你到家和我说。”

    陆野应声,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苏希安所在的大学。

    他一路上都显得有些雀跃。

    他和苏希安很长时间没见到了,他幻想了两人见面之后的许多情形,最起码她也得扑过来,给自己一个拥抱或者热吻吧。

    陆野这么想着,倒是把自己美得不行。

    “来看女朋友?”司机一口流利的英语。

    陆野笑着点头,他在国外长大,外语才是他的母语,“您怎么知道?”

    “全写在脸上,这么迫不及待?”司机大叔调侃。

    这若是换做以前的陆野,估计会直接甩他一张冷脸,他此刻嘴角带着一点笑意,只是笑着说了一句。

    “她太可爱。”

    司机笑了好久。

    **

    陆野到苏希安所在大学的时候,将行李放在门卫那边,就出发去找那家新开的中餐厅。

    因为是新开的,正在搞活动,不少人都知道,他多问了两个人,就找到了餐厅所在的准确位置。

    只是当他还没走近餐厅,就被眼前的一幕刺激到了。

    少女穿着素雅的灰色连衣裙,套着一件浅红色的外套,拿着筷子,正对着对面的男人笑靥如花,两人边笑边吃饭,那种气氛和谐的要命。

    坐在窗边,夕阳的余晖落在她身上,将她原本素白的小脸,染上一点绯色。

    对面的人忽然拿着一张餐巾纸,朝她伸了过去,帮她擦掉嘴角的残汁,动作亲昵自然。

    这显然不是认识一天两天的关系,那种亲密劲儿,就是在苏希安和苏家那两兄弟身上都未曾见到过。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穿着休闲服,陆野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生了一副很好的皮相,即便是他,也觉得好看。

    苏慕言被人说是色若春晓,而他就是秋如朗月,冷寂萧瑟,偏又清华舒朗,眉目如画,清瘦薄唇,他此刻正端着一杯水,宠溺得看着对面的人,似乎在认真听她说话。

    那人长得有些凌厉感,不过看着苏希安的时候,温柔得要命。

    苏希安不是个话多的人,可是陆野在不远处看了足有5分钟,基本都是她在说话。

    陆野忽然想起出发的前一个晚上,大家约着给他践行。

    因为陆野要做手术,大家也不能陪着他,只能和他一起吃顿饭,祝他一切顺利,餐桌上,沈大宝就扯着嗓子说。

    “其实我比你们都清楚,老大这么急匆匆的赶过去,压根不是为了早日进行手术,他是想小嫂子了,哈哈……”

    众人笑着起哄,陆野当时并没起哄。

    “小嫂子确实很有魅力,听说这种软萌的妹子特别受欢迎,老大,你说你是不是有点害怕啊?”

    “怕什么?”陆野挑眉。

    说真的,从小到大,他的字典里,还真没有过怕字。

    “人家说异地恋就很难了,你俩还是异国恋,还有时差呢,你就真不怕小嫂子被别人抢走啊!”

    陆野嗤之以鼻,只觉得他说话分外可笑。

    “你觉得,她还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众人当时笑成一团,说他真的太不要脸,说不定就有比他更好的人出现。

    陆野自然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可是此刻他是真的有点怕了……

    他也进社会很久了,看得出来,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和之前他应付的那个隔壁老王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成熟、绅士、内敛……

    虽然没有穿着一身名牌,举手投足也看得出来,出生教养肯定是极好的。

    陆野手指收紧,他恨不得此刻就冲进去质问,只是看到苏希安那么高兴,他忽然有点怯了。

    而此刻原本坐着的两个人忽然起来,男人伸手帮苏希安拿包,两人就连去结账的时候,还勾着脖子说话。

    那种亲昵感,让陆野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顿顿的疼。

    他千里迢迢坐飞机过来,本以为会给苏希安一个巨大的惊喜,结果一上来,他就发现……

    自己好像特么被“绿”了。

    两个人快步走到了一辆轿车前,男人绅士的帮苏希安拉开车门,继而自己上车,两人就这么驾车而去。

    只留给陆野一团汽车尾气。

    陆野是怎么都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脑子有点懵,等他回过神的时候,那车子已经开出了十几米远,他立刻打了出租,跟上去。

    无论如何,他都要找苏希安问清楚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陆野怎么都没想到,这两人接下来去的地方,让他又硬生生吐出一口老血。

    居然是电影院。

    还特么看的是爱情片!

    他俩来的时候,电影都开场了,所以两人一刻都没耽搁,直接检票进场,陆野自然买了那个场次的电影票,准备跟进去找人。

    等他进去才发现,这是巨幕厅,虽然上座率不足六成,但这里光线昏暗,影厅又非常大,想要找个人,也不是很容易。

    陆野压根没心情看电影,趁着电影画面很亮的时候,就抓紧找人。

    倒是让他看到了不少情侣在电影院里接吻暧昧的场景,果然,这种地方最容易滋生奸情了,他只要一想到苏希安可能会和别人那样……

    整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思考了。

    等他找到苏希安所在地方的时候,电影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了,已经没有什么人再入场了,而苏希安边上恰好是空出来的。

    陆野做足了心理准备,提着一口气,从后面绕了一圈,弓着腰到了苏希安所在的位置那排。

    猫着腰坐到了苏希安身边。

    苏希安当时正和身边的人歪头说话,因为电影声音很大,两人的头都抵在了一起。

    陆野深吸一口气。

    妈的!

    好想上去直接给这个男人一拳啊。

    苏希安说完话,才注意到身边坐了个人,她只是本能的看了一眼,瞳孔倏然放大……

    他怎么会?

    趁着她愣神的功夫,陆野忽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那炙热的唇直接压了下去。

    “唔?”苏希安瞳孔放大,整个人彻底懵了,她刚才还以为自己看走眼了,可是此刻那压在唇上的触感是真实存在的,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可是一想到身边还有人,苏希安利卡伸手抵在他胸口,试图将他推开。

    陆野本身已经不爽到了极点,看到苏希安这么挣扎,更是有点恼羞成怒,直接将横在两人中间的扶手拿开,伸手攥住苏希安乱动的手,直接扣住,两人身子迫近。

    他的吻并不深入,就是在她嘴边厮磨着,却也足够磨人。

    陆野咬着她的唇,“你推我?”

    “我……”苏希安都急疯了,虽然电影院光线昏暗,毕竟是公众场合啊,而且她身边还坐着……

    陆野看她试图转头和那边的人说话,手指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整个人按向自己,加深这个吻……

    “唔——”苏希安力气很小,根本挣脱不开。

    他的舌尖霸道的挑开她的唇齿,长驱直入,不给她半点喘息的余地,前所有未有的强势,和以前那些吻完全不同。

    带给她前所有未有的心颤,她对他本就没什么抵抗力,被他吻得身子发软,整个人就不再抗拒了。

    这让陆野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

    一吻结束,已经是五六分钟的事情了。

    此刻电影恰好出现一个亮色的镜头,陆野视线与苏希安身侧的男人接触,那人似乎并不怎么生气,而是在仔细打量着陆野,反倒是陆野,那眼神带着一丝挑衅。

    那人忽然一笑,起身往外走。

    陆野蹙眉,卧槽,这是什么操作?这就特么气跑了?他都没开怼呢。

    苏希安立刻瞪了一眼陆野,急忙起身,拉着陆野就往外走。

    两人走出影厅的时候,那个男人并没离开,而是靠在一侧的墙上,神情严肃的看着两个人。

    陆野挑了挑眉,怎么着?

    摆个臭脸给谁看?

    难不成是准备在这里和自己单挑?

    陆野这人本就是个野路子,哪里受得住别人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当即就有些怒了。

    就在他要开口之前,苏希安抢在他前面开了口,“哥,你怎么出来了?”

    哥?

    陆野懵了。

    “你觉得我还能待得下去?以前听四叔说这人路子野,只觉得有些夸张,现在看来,当真如此。一上来就搞这么大!”苏易安哂笑。

    “当着我的面就亲我妹妹,足足六分钟五十八秒。”

    “莫不是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

    “这人是……”陆野咳嗽两声,略显尴尬的看着苏希安。

    “我哥啊,苏易安,之前和你提过来着,他之前一直很忙,最近才有空。”苏希安垂着头,红着脸,也是不太好意思。

    “哥。”陆野哪里知道,这人特么就是自己大舅子啊。

    他之前连他照片都没看过,据说是个大忙人。

    “嗯。”苏易安轻哼,那神色已是不悦到了极致。

    “哥,你别这样,其实他……”苏希安想要帮陆野找个说辞,居然连个好一些的理由都想不出来,“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你多了解他一下就好了,别想太多。”

    “没事,他既然喊我一声哥,我也会照顾他的,断不会为难他的,毕竟四叔说,他之后要住在我的医院疗养,我们有大把时间好好了解彼此。”苏易安冲着陆野一笑。

    陆野瞬间头皮发麻。

    他要是没记错,苏心安说过自己大哥是开医院的。

    尼玛,住在他的医院疗养?

    这不是要了自己命嘛。

    **

    三人一路都很尴尬的往回去,苏易安开车,又去苏希安学校拿了陆野的行李。

    陆野以前听苏希安提起过苏易安,苏小四生得迟,所以很长时间,陪着她的都是这位哥哥,虽然不是亲的,却更胜亲哥哥,十分疼她,两人是一起从国内搬到国外的。

    一起学外语,他陪着苏希安做手术,当时苏希安身子弱,没有办法入学读书,是他将老师讲解的内容,回去之后,又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的说给她听,他俩的关系,比寻常的亲生兄妹还要亲近几分。

    况且陆野不在,人家兄妹,吃个饭看个电影,也无可厚非。

    就是陆野从一开始就用有色眼镜看待苏易安,脑子也是越想越歪。

    “没想到你来得这么早,也不打声招呼,就这么跟着我们到了电影院,挺能耐的。”苏易安揶揄。

    陆野从没这么囧过。

    他和苏希安接吻,无非是想和情敌炫耀,这特么的炫耀到了自家大舅哥面前。

    这不是找死嘛!

    陆野抵达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苏豫川家里,所以当陆野到苏家的时候,程意禾刚煮好面,“时间正好,知道你没吃东西,赶紧吃点,你的身体可不能一直空着肚子。”

    “谢谢阿姨。”陆野硬着头皮和苏豫川打了招呼,这才坐上餐桌。

    “安安,你和希安不是要去吃饭看电影,怎么会和陆野……”苏豫川明知故问,就他对陆野的了解,这事儿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

    “我现在才明白四叔说得野路子是什么意思?这话还当真不假。”苏易安轻笑。

    陆野此刻恨不能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真特么没脸。

    他硬着头皮吃完面条,苏小四写完作业从楼上下来。

    “嗨!”苏小四穿着睡衣,特别酷的和他打招呼。

    “嗯。”陆野看到苏小四,眼底划过一丝精光,“对了,阿姨托我给小四带了雪酥,我还给大家都带了礼物。”

    可算找到方法缓和一下这尴尬的气氛了。

    不过当他所有礼物拿出来分发,这才发现,唯独遗漏了苏易安。

    气氛顿时又陷入一股难言的尴尬。

    “咳咳……这东西不错啊。”苏豫川拿着一个小工艺品。

    陆野尴尬地看了一眼苏易安,因为两人从没接触过,而且苏希安和她提过,这位哥哥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搬出去住了,平时苏希安提到他的机会也少,他压根就没把苏易安放在心上,此刻这脸打得……

    “大哥,吃雪酥,可好吃了。”苏小四已经拆了包装,第一块就递给了苏易安。

    “还是小四懂事。”苏易安摸了一下苏小四的脑袋。

    “你也知道他身体不好,偶尔也有记性不好的时候,你别放在心上。”苏小四笑得人畜无害。

    陆野怎么都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帮自己解围的人,居然会是苏小四。

    他决定明天就去超市给他买两箱牛奶。

    苏易安倒是一笑,没想到这陆野还有几分能耐,居然能让苏小四帮他说话?

    **

    陆野仅在苏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住院,为接下来的手术做准备。

    陆野的父母也从国外赶过来,与苏家人共同吃了一顿饭。

    两家人能够顺利会师,按理说陆野应该很高兴才对,可是最悲催的事情出现了。

    苏豫川以调理身体,不宜出院为由。没让他出去,结果两家人的第一次会餐,陆野这个重要人物全程都没参与。

    他都不知道自己父母和苏家人都说了些什么,想要问他们,偏又无人开口,这让他又急又气。

    陆野的手术定在一周后,因为王美人全程都在,对陆野的照顾自然是最好的,苏希安除却上课时间,基本每天都来医院,可是有父母在,陆野就是想和苏希安拉个小手都觉得拘束。

    直到陆野要做手术的前一天,他终于忍不住和父母开口。

    “待会儿希安来了,你们俩就不能回避一下,出去逛逛吗?”

    王美人当时正秒杀一个什么东西,抬头看了他两眼,“你都病成这样了,马上就要被拖上手术台挨宰了,你脑子里还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您也知道我病成这样了啊,那您网购的不也照样很happy,你也知道我要做手术了吗?”陆野直接怼了回去。

    一直在边上看书的某人,直接摘下眼镜,看向了陆野,“你怎么和你母亲说话的?”

    “我说的是实话啊,我都要挨刀子了,她还这么有闲情逸致?”

    “你挨刀子怪谁?”他反问。

    “我自己。”陆野嘟囔着。

    “你母亲每天都很紧张,难道这个你看不出来,她不过是借着购物,排遣一下这种焦躁而已。”陆家父亲这理由找得分外高大上,王美人立刻点头表示同意,说的就是这个理。

    陆野无语,无良父母啊。

    “况且,你母亲购物,花的又不是你的钱,我都不着急,还轮得到你说了?”

    这话怼得陆野哑口无言,而接下来,他父亲说了一句更狠的。

    “你小时候,我让你给我们俩一点单独空间,你不也死皮赖脸的躺在我们的床上不肯走吗?你现在总该理解,我们做父母的艰难了吧。”

    陆野差点没吐血,他爸这话说得未免太不要脸了吧。

    那时候他们要和他分房睡,这刚开始,哪个孩子都会哭闹的,被他父亲直接丢到了自己房间。

    他报复心重,确实是故意赖在两人房间的。

    他只是没想到自己两三岁时候发生的事情,他爸居然记仇记到了现在。

    太特么可怕了。

    所以这也直接导致,陆野就在进行手术之前,和苏希安拉了一次小手,然后就奔赴刑场了。

    当他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可以清晰看到周围的人在忙碌,来回走着,为最后的手术进行最后的准备。

    “要打麻药了,可能有些疼。”麻醉师笑着安抚陆野,“你别紧张,我看你身子都在发抖。”

    “我没紧张。”

    陆野是真的害怕啊。

    随着麻药逐渐发挥作用,他觉得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渐抽离,他合上眼的最后一个画面,是苏豫川正拿着几把手术刀,不停比较的画面。

    他听到了苏豫川在和人说话,又拿着什么笔,在他肚子上一直画着。

    他知道这是待会儿手术要切割的地方。

    似乎在琢磨用哪个刀子给他开膛剖腹比较好,苏豫川手脚发凉,身体好像坠入了寒潭,正不断地往下沉,被冰水包裹着……

    “苏医生,麻醉已经好了。”麻醉师在手术中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因为各个手术的麻醉剂量都得严格控制好,尤其是这种全麻手术,“他的身体,貌似见效的特别快,已经睡着了。”

    “也可能是被吓晕的。”苏豫川冷笑,低头看着他的腹部。

    手指按压了两下,拿着手术刀,沿着之前画好的地方,将手术刀,缓缓嵌入他的皮肉中……

    **

    陆野做手术,王美人怎么可能不紧张啊,手术持续了五个小时,她就在门口整整站了五个小时,连口水都没喝,根本坐不住。

    “有苏医生在,肯定会没事的。”陆父搂着自己妻子的肩膀。

    “我担心。”手术同意书是她签的,当时苏豫川和他详细解说了手术的整个过程,以及会出现的风险,她听后浑身都发冷。

    男人只是更紧的将他搂在怀里,“你不是一直说,他就像个野草一样吗?烧不尽,吹又生。”

    “我是开玩笑的!”王美人哭笑不得,“你怎么能说你儿子是个草。”

    男人没作声。

    这女人未免太善变了吧。

    苏希安特意请了假,也一直在外面守着,对于这种事,她也没法多宽慰,只能偶尔安抚王美人两句。

    苏豫川之前说手术只有5个小时,等陆野从手术室被推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6个小时。

    “手术没问题,不过他以后的胃必须好好养着。”苏豫川强调。

    “谢谢。”王美人看着还在输液,并未苏醒的儿子,当即红了眼。

    “谢谢四叔,辛苦了。”苏希安咬着嘴唇,眼眶微红。

    苏豫川点了点头。

    **

    陆野在苏豫川所在的医院住了三四天,确定身体无碍,就转到了苏易安所在的医院里。

    虽说是中药医院的,这里面住院部都是有的。

    苏豫川的意思是,陆野这身体,还得内调,这也导致,陆野在术后几年内,基本都是中药不离口。

    陆野这手术割了一小部分胃,调养了好久,也不宜舟车劳顿,所以叶擎轩的订婚宴,终究是没赶得上参加。

    他本来想着,苏家人都要去参加订婚宴,苏希安得留下来上学啊,那他岂不是又有了机会和苏希安独处?

    谁曾想,西柚趁着过来玩的功夫,执意邀请苏希安出席订婚宴,他俩本就投缘,苏希安又是个耳根子软的。

    就把他这个病秧子抛弃了,自己跑回国参加喜宴。

    还非得给他拍照片。

    把陆野气得够呛。

    **

    叶擎轩订婚的时候,恰好是叶久久一次巡回比赛的后两天,最后的比赛场地在A国、

    因为叶家太忙了,韩君迟留下帮忙,没有亲自去A国接她,不过岳家人都要借此机会回来,坐着岳家的私人飞机,把她美得不行。

    订婚宴前夕,几乎所有人都齐聚盛都,晚上大家约着在竹林雅舍小聚。

    叶擎轩忙完手头的最后一点事情,才赶到包厢里。

    有旧人,自然也有新人。

    陆予白环视一圈,“小叔还没来?不是说已经下飞机了?”

    “按理说应该到了,不知道为何还没来。”苏慕言正和元宝在下棋,元宝坐着一个秀气的小姑娘,一直偏头和他说话,看到叶擎轩,和他点头打了个招呼,又继续让元宝给她讲解围棋规则。

    “那女生谁啊?”叶擎轩偏头询问孟则宁。

    “女朋友,据说刚交往不久。”他们这群人都是第一次见她。

    不过元宝既然能把人带过来,足以说明,他对这段感情的认真程度,大家对这个初次见面的女孩,自然多了几分热忱。

    于悦从没想过会一次性见到这么人,而且都是她只听过的,每个人都别具特色,她慢慢的有些心不在焉……

    “小鱼干。”元宝手中拿着棋子,轻松落下。

    “嗯?”于悦偏头看他。

    “其他人就那么好看?眼睛都直了。”

    对面的苏慕言忽然一笑,于悦脸有些发烫,不好意思的往元宝身边蹭了蹭,“我只看你还不行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于悦无奈一笑,她都不懂自己是怎么和元宝交往的,在他家住了两天,晕乎乎的就上了贼船,其中一些细节,着实让人难堪,现在想来,还让人脸红心跳。

    **

    约莫半刻钟的时候,房门又一次被人推开了,这次进来的就是陆予白了。

    “小叔好!”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喊他。

    “嗯。”陆予白淡淡应了一声,微微错开身,跟在他后面的人就完全暴露在众人视线中,“进来吧。”

    江溶月狐疑得看了一眼陆予白,硬着头皮往里走。

    “大家好,我是江溶月!”

    “小婶好!”最先开口的是叶倾犀,继而所有人都跟着喊了一声。

    江溶月脸蹭得就红了。

    “我不……”她刚想解释,就被陆予白接下来的话打断了,“进来坐吧,别站着,做了那么长时间飞机,你不是一直说累。”

    “嗯。”江溶月觉得所有人视线都齐刷刷落在自己身上,简直如芒在背。

    不过她此刻也算明白,这陆予白真的有相当多的侄子和侄女啊。

    陆予白就坐在她身侧,她压着声音说,“你不是说,我能见到叶九霄?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明天就能见到他了,他很忙,哪有那么容易见。”陆予白说得理所当然。

    “这话也对。”江溶月其实是被陆予白骗来的。

    基本当兵的人,都听说过那么几个人……

    叶九霄、孟绍酉、燕殊、汪灵犀……

    这里面叶九霄因为射击神乎其技,他保持的射击记录至今无人能破,许多军人都把叶九霄当做奋斗的目标,江溶月也十分喜欢他,甚至可以说是崇拜。

    当她听说陆予白会到叶家参加订婚宴,就问他能不能要到叶九霄的签名。

    他却说:“你不想亲眼看到他?”

    江溶月就这么被忽悠来了。

    现在多了一群人叫她小婶,她已经骑虎难下了。

    叶擎轩站在边上,倒是忍不住笑了笑。

    能这样把人骗过来,也是有手段啊。

    “久久和元满去哪儿了,还没来?”叶擎轩知道她俩出去玩了,估计会是最迟的。

    **

    叶久久是想在在家大哥订婚前一天,给他送一份大礼,就拉着元满出去挑选礼物,礼物没买到,因为乱停车,车子都被拖走了。

    两个人又不好意思打电话让人来接,打了出租去了竹林雅舍,前后耽误了不少时间。

    他俩到的时候,已经不算早了。

    这都没等进去,就看到几辆车子稳稳停在了竹林雅舍门口。

    最先下来的人,两人现如今也都认识了,那是京都的燕西,而后秦序羽,最后面跟着的关小董、燕茴,居然是楚冽。

    元满也不知为何,看到楚冽,双脚有些沉得迈不动,仔细算来,她和楚冽已经小半年没见到了。

    众人似乎都知道他俩的事情,叶久久直接就去招呼燕西,“小西哥哥,没想到你也来了,快进来吧。”其他人都跟着先走了,倒是把他俩给单独留在了最后。

    元满努力让自己看着冷静点,从嘴角扯起一抹微笑,“嗨,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楚冽笑着端详着她。

    两人温吞得走着,似乎都不愿意走得太快,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很快气氛就不如之前那般尴尬。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楚冽觉得半年时间,已经够她沉静了。

    “什么?”

    “那次在滑雪场,你为什么留了钱给我?还说我服务好?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元满想过他会询问的很多种问题,甚至于分手理由她都想到了,唯独没想到他会提到滑雪产,整个人如遭雷劈。

    “那……那天……”元满舌头打结,说话都不清不楚。

    “快点走了,他们都走得没影了。”楚冽十分自然的牵着她的手,抬脚往竹林深处走。

    元满怔愣片刻,似乎一下子把之前的很多事都想到了一起,她手指动了动,终究没舍得甩开。

    **

    叶久久到包厢的时候,寻了半天,也没看到韩君迟,“哥,小师叔呢?你不会有使唤他了吧。”

    叶擎轩无语,难不成在自己妹妹眼里,自己就是那么霸道的的人,“他说这里吵,在隔壁作画。”

    叶久久立刻转身往隔壁走。

    这一推开门,就闻到一股子浓墨的香气。

    韩君迟穿着一身盘扣白衫,手中我这一只小狐尾,正裹着一点朱砂在着色,瞧着叶久久过来,忽然扯过一侧的宣纸,将画面覆盖住。

    “嗯?都晕到纸上了,你挡什么啊!”叶久久直接走过去,伸手就要把遮挡得宣纸拿开。

    “画得坏了,别看。”

    “不行,坏了也要看!”叶久久这人本就有点无赖,韩君迟拗不过她,只得任由她将前面覆盖的宣纸拿开。

    那上面是一张美人图,明明穿着罗裙,梳着云鬓的古典美人,可是这模样却愣是和叶久久有几分相似。

    “小师叔,这个……”叶久久忽然笑出声,“你这是在画什么美人儿啊,难怪藏着掖着。”

    “原先有人让人给他绘制一副贵妃醉酒,我怎么都画的不好。”

    “嗯?”叶久久不明白,他怎么忽然转移话题了。

    “因为怎么画,总有你的影子。”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眼中,心里,所有的……

    都是你。

    叶久久没想到韩君迟忽然给她来了这么一出,当即有些红了脸。

    小师叔越来越会撩了,这可怎么得了啊。

    “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我给你哥写的邀请函好看嘛,想学?”

    “想啊。”叶久久说着抓起边上一只毛笔,学着韩君迟以前的模样。

    将宣纸铺开,用镇尺压住两侧,毛笔裹了点墨,因为不知道该取多少墨水,反复蘸了好几次,才偏头看着韩君迟,“可以吗?”

    韩君迟只是笑着绕到她身后,他的身子整个包裹着她,宽大修长的手指缠住他的,像是在教小孩写字一般。

    他身上有股子淡淡的墨香,一层层裹着他,灼热的胸口紧贴着她的,或许吹在她耳侧,两个人手指的温度都很高。

    提笔落下。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叶久久偏头看他,想起第一次碰见的时候,他抓着笔的模样,瞬间心底有了很多感慨。

    “你俩干嘛呢,人都齐了……”叶擎轩推门进来。

    “来了。”

    属于他们的热闹还在继续……

    而我们,也不散场。

    (完)

    ------题外话------

    大家订阅,记得领取红包哈,这本书最后一次红包啦!

    其实到这里,九爷这本书的番外就基本告一段落了,这本书我前后写了一年多,其实心里感慨很多,因为这本书写的时候,我正好面临着研三毕业,论文写作,还得码字,真的精神几近崩溃。

    其实这个章节写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心里真的很多感触,因为很多人物自己太喜欢。

    里面有不少cp写得并不是很详尽,可能有很多人会留意遗憾,如果有空,我会偶尔更新一点的,可能不会非常多

    新书会在九月中下旬开更,中间会休息一段时间,希望到时候还能在新书看到大家,谢谢大家这么长时间对月初的支持,真的特别感谢你们,很感恩你们一直都在。

    我会在《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哪里,继续等着大家,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