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张家来人了

    叶熙怔了一下,控制了下情绪抬眼,看着眼前身材有些瘦高的,穿着褐色棉布衣裙的中年妇女。

    她的眼睛细小,颧骨突出,嘴唇很薄,显得有些刻薄。

    因为拿了红薯,叶熙有点心虚的结结巴巴地道:“六……六婶,我姐姐她的烧才退,还不能干活的,而且她还没吃饭。要不,我等下去帮你找猪草……”

    “呸,就你这小身子板能干啥?我可不敢叫你干活,你这是变着法儿让我被公爹骂呢!”

    肖氏瞪了他一眼,她嘴上说让叶韭芽去干活,只是气不过,事实上叶韭芽自从有点傻以后,那是什么活都干不好的。

    而叶家当初能发家,宁雨夕又帮了很大的忙,叶韭芽小的时候真是当闺阁小姐一般富养的。

    叶老头现在虽然不喜叶韭芽变成这副模样,但到底还是没有虐待她,只要叶韭芽不在外面做什么混事,很多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熙听了肖氏的话,只能低着头,不敢接话,他拿红薯被她发现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要是传出去也不好听,主要是这个肖氏是出了名的长舌妇,到时候就不知道被她传成什么样子。

    肖氏自己男人不敢管一下,觉得现在她在叶家干的活是最多的,俩个儿子却没有进学堂,太不公平!

    她满肚子的怨气无处发泄,反而更爱去外面说闲话。

    肖氏特别喜欢吃瓜子花生那些,以前她一跟人聊八卦就会带上一包,就算现在叶家落魄了,她也还是会买上一包咸葵花籽。

    那些村里其他的长舌妇虽然背地里也嗤笑她嫁了个傻流子的叶文军,但有什么家长里短的八卦还是爱跟她凑在一起说。

    这是因为她们有的吃,自然不会拒绝肖氏的加入了。

    肖氏正骂骂咧咧的,从叶家厨房后门小道路过的叶老三的小舅子梁富茂刚好听见了,他上前开口劝道:

    “金秀嫂,他拿个红薯而已,你们都是一家人,这就叫偷,难不成他饿了,到厨房吃点东西都不行?”

    “不问就拿,不是偷是什么?既然是一家人,他出力了吗?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上学,你不用干活,所以跟他想的是一样的。

    也难怪了,你念书,不吃你们梁家的米粮,天天赖在你大姐夫家里白吃白喝的,还白住。亏你们还是读书人,一点礼义廉耻都不知道!让别的人辛辛苦苦下地做活养你们!”

    “唯小人与妇人难养也,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梁富茂说完这句话,看了一眼叶熙,要不是要到叶家老宅隔壁的许家找他同窗借书,他也不会管这档子事,如今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他又看了一眼叶熙,叹了一口气,就转身走了。

    肖氏脸沉了下来,瞪了一眼梁富茂的背影,她对小梁氏这个小了快一辈的弟弟也是极其看不顺眼的。

    梁家在山后面的小村庄,离镇上书院远,秀水村在崇阳镇的城门外边,到镇上只有两里地,所以这几年他在镇上的白鹭书院念书就一直借住在叶老三家那儿。

    小梁氏的母亲走的早,她非常疼爱自己这个弟弟,叶文楠又是个厚道人,所以梁富茂的吃用基本上是他们家出的。

    肖氏却觉得叶家既然没有分家,叶老三家的东西也还是属于叶家的,被一个外人整天白吃白喝的,就好像吃用了她的东西一样。

    她转身狠狠的从叶熙那里夺下红薯,指着叶熙声音往上提了几度:“今天你别想再拿吃的给她!”

    说完找了个土碗,把锅里的几个煮红薯都装起来,端走了。

    叶熙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心,恨自己一点用都没有,又想起以前娘在的日子,眼圈很快红了起来……

    叶韭芽扫完地,差点快累趴下了,加上肚子又拼命的叫,让她实在忍耐不住了,决定去厨房找点吃的,要是没有,就自己弄点吃的。

    叶韭芽走出房门,发现黄氏居然不在家。于是她走进厨房四周打量了一圈,这厨房又破又小。

    靠墙边有一个木头做的柜子,没有那种小隔门,能清楚的看见里面有几个土陶碗,几个大的黑瓷罐子,几只小的土陶罐子,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柜子的旁边挂着一个竹筷篓子,里面有几双竹筷,几把陶瓷勺子。

    厨房靠近后门的地方是个大灶,有三口大小不一的铁锅,有一口大锅上,盖着木头做的厚重的锅盖。

    旁边放着一个木头柄的铁锅铲,还有竹子做的刷锅的刷子,还有一个都看不清楚颜色的丝瓜络。

    锅里似乎还能闻到一丝米粥的味道,叶韭芽是真的饿了,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叫了两声,打开锅盖发现里面有浅浅的红薯稀饭!

    肚子很饿,将就一下就把这稀饭吃了就可以了!

    叶韭芽很快找了一个饭碗还有汤勺用水清洗了一下,装了一碗红薯稀饭,咕噜咕噜的不到三分钟就吃完了,还意犹未尽。

    正准备装第二碗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喧哗的声音,好像是一辆牛车停在院外,紧接着就听见一个妇人的声音喊道:“有人吗?来个人,我们夫人跟小姐来看亲家了?”

    亲家?

    没一会儿,她便听到了叶江氏的声音响了起来:“哟,是亲家啊,咋过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们这什么都没准备好,你看!”

    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响了起来:“不用麻烦了,我担心你们等下都下地去干活了,如果晚上过来,天又太黑没地方住,今天没有日头晒,这不现在就过来了,我们有事想跟你们商量一下。”

    “那赶紧进屋里坐吧,金秀,快去烧水泡茶。”叶江氏笑道。

    “不用进屋了,屋里太小,说话不方便,到你们家大厅那儿说话就成。”本来张夫人还想说不要泡茶,后来一想叶家应该还有些好茶叶,也就没有拒绝。

    叶韭芽侧耳听了一会儿,把手里的碗跟汤勺洗干净放好,决定跟去听听她们要说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