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居然不傻了

    叶老头一通喝斥,肖氏只能用怨恨的目光剜了一眼叶熙,走进厨房里头闷声烧水。

    叶老头摇了摇头走过来,慈爱的拍了拍叶熙的肩膀,让他去准备好换洗的衣物,一会儿他会提热水跟皂胰子去他房里头,让叶熙洗澡洗头。

    叶韭芽打扫了一下午的卫生,才发现自己身上也是又脏又臭的,难闻的要命,她也得洗澡洗头啊!

    她把下午洗干净的布巾从放洗脸盆的木头架子上拿下来,这洗脸的木头架子还是以前宁雨夕住在这儿留下来的。

    是用硬木做的,刷的红油漆已经褪色,不过还很牢固,下午的时候她都擦洗干净了,也把以前叶韭芽用的两块洗脸的布巾给洗干净了。

    天气热,她可以先用冷水把脸跟脖子彻底的洗一下,等下再去烧水洗澡。

    打来水,这边布巾子才刚刚上脸,抹了半边,就听见气急败坏的喝骂声传了进来。

    “韭芽,你现在还躲在屋子里睡大觉?一下午都没见到人影,难不成要睡死过去不成?还是说要我给你端饭来喂?这造得什么孽!我们老叶家要养这么一个赔钱货。”

    叶韭芽看向门口,一个老妇人插着腰侧着身子站在那,半黑半白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绑了一个髻,插了一圈的素馨和茉莉做的花围,中间一根银筷子,两边的鬓发也都簪花,耳垂戴着金晃晃的圆形耳环。

    她此时板着一张皱巴巴的老脸,稀疏的眉毛,瞪着一双不大的眼睛,本来是阴嗖嗖的看着叶韭芽的屋子骂骂咧咧着,很快就愣住了。

    她会过来叶韭芽这里当然不是因为什么祖孙亲情,她只是今天刚把叶韭芽的婚事换了,心情不错,让黄氏买菜晚上在她的大厨房做饭。

    黄氏做饭的时候跟她抱怨叶韭芽一天都在发懒睡觉,也不起来吃饭,她叫又叫不起来。

    叶江氏才想起叶韭芽昨夜发烧了,就觉得要过来看看这个傻孙女,有没有昏死过去。

    要是真生病起不来了,回头还要花钱请郎中来看,在这个节骨眼上,叶韭芽确实不能出事。

    不然村子里嚼舌根的就多了,会觉得是因为换了她的亲事,才让她得大病的。

    自己五儿子叶文山就算再不待见这个傻闺女了,要是叶韭芽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估计等他回来还是会跟自己闹。

    可叶江氏一进门突然看见叶韭芽正在洗脸,而且她的屋子居然变干净整洁了,这能不让她吃惊吗?

    这个越来越傻的孙女,都多久没有洗脸了啊!更别说打扫她的屋子。

    “你……你居然会洗脸?这……这屋子也是你自己收拾的?”叶江氏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有几分不敢置信。

    知道清理屋子跟她自己,难道……

    叶韭芽放下手里的布巾,目光落在叶江氏的脸上,点了点头道:“这有什么不对吗?我只是觉得屋里太乱了,还有我打算等会儿去洗澡,奶奶您可以拿块皂胰子给我用吗?”

    叶江氏这下更加讶异了,她没有听错,这韭芽现在说话利索了,以前她要么就不吭声,要么就说话结结巴巴的,要么就是傻乐或者咋呼呼的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