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1章 这是捡到宝

    经常觉得全身痛的人,不要吃含嘌呤多的食物,比如说鱿鱼,比目鱼,梭鱼,贝壳类,鳗鱼,鳝鱼。

    肉类比如说牛肉,猪肉,再就是卤牛肉,禽类有鸽子,鹌鹑,野鸡,火鸡,鸭子等等,这些食物每一百克食物里面含有嘌呤七十五到一百毫克。

    可以吃含嘌呤相对较少的,比如说蛙鱼,金枪鱼,白鱼,牡蛎。

    还有一些竹笋菠菜,蘑菇,这些食物每一百克食物里含有嘌呤小于75毫克,另外就是含嘌呤很少的粮食类,蔬菜类,水果等等里面都含嘌呤很少。

    …………

    叶清从钱袋里掏出十两银子放在柜台上问道:“这些够不够?”

    “不用那么多。”薛月看了下叶清她们的账单,动手扒拉一下算盘说道。

    薛月一边找钱给叶清,一边又问:“对了,你这次是回门还是搬家啊?怎么带着那么多马车?”

    “搬家,我们准备住在崇阳镇几年。”叶清也没隐瞒。

    薛月愣了愣,看了一眼叶清道:“这……那我那宝月楼,你岂不是不能去看看了,我还想着下个月十五能见到你去那呢。”

    “嗯,有空我回崇安,会去看看的。”叶清浅笑着接过薛月找回来的钱,随口说道。

    薛月可是人精,一见叶清这样,就知道她没上心,“那到时候,你要是过来在我这客栈落脚,我们一起去吧。

    我跟你说,我那宝月楼每个月十五都有拍卖会。你有空,真该去见识一下的。”

    “拍卖会?”叶清一愣,她一直以为宝月楼是卖首饰的。

    “嗯,你不知道?看我,上次肯定忘记和你说了。”薛月拍了下自己的额头,笑道。

    “那我下次有空,还真要去看看了。”拍卖会啊,这还是古代的拍卖会,她真起了兴致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薛月笑道,上次她让人把消息传回去,夫人那边回话:“先静观其变。”

    薛月也就没再关注这叶清的事,这回又遇见了,见她和钱君宝似乎关系很融洽的样子,应该生活过得很不错。

    钱君宝,也不像是传说的那样是个病秧子的模样,看着挺风度翩翩的,面色红润,精气神足。

    她想:凭叶清这模样来说,叶清这是捡到宝了。

    “好,老样子,等下再给我装一壶好茶,一会儿我带走。”叶清从手里又拿出一粒银馃子放在柜台上。

    “放心,肯定给你准备好茶。对了,上次你做的那个早点,有个大爷吃了说好。

    可惜后来我让厨子做了,怎么也做不出来那个味道。要不,你把方子写给我,我给你三十两银子买吧。”薛月问道。

    叶清大方的一挥手道:“买就算了,你说吧,哪个早点的做法,我现在写给你就是了。”

    薛月也不客气,笑道:“就那个什么水晶虾饺。”

    叶清一边写,一边问:“你这厨师用的不会是干虾泡发的吧,做这个要用鲜虾才好吃,还有就是那饺子皮不能用平常的面粉做。”

    薛月一听,水眸瞬间睁得又大又圆,“原来是这样啊,我倒是好奇了,你年纪这么小,怎么厨艺这么好啊?”

    “只能说我天赋异禀啊,就好像有些人练武,几年就是高手,有些人一辈子还是花拳绣腿。”

    “说得也是。”薛月点头。

    叶清忽然说道:“对了,借你这厨房一用,我还答应了要做冰棍给我那些丫鬟们吃呢。”

    “冰棍?”

    “嗯,一会做好了,给你吃一根。”

    叶清写完,笑着转身朝厨房走去,这里的人已经知道她是薛月的朋友了,只要说一声厨房里的人就会让她进去的。

    “铛”的一声。

    叶清手里的小铲子和赵大的钢刀迎面相击。

    回过神来的那个瘦猴,立马趁机会朝莫策那边而去。

    只是他还没跑到莫策五步之远,却被一直留神关注宝少爷的钱多多。

    过来,飞身一脚把他的一只胳膊给当场踢断。

    叶清眼角余光一看,毫不犹豫,左手一动,千叶翎开启,飞针朝着那瘦猴的双腿而去。

    “噗通”瘦猴马上跪到在地,歪着身子哀嚎,很快疼晕了过去。

    钱多多之前对付的两个人早已经被他打倒在地上不能动弹了,现在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宝少爷。

    所以他守在“钱君宝”身边没有离开。

    赵大郎也大吃一惊,从没感觉过如此冰寒彻骨的害怕,差点将血液都冻成一团。

    眸子一缩,这笔买卖不能再做了!

    他咬着牙朝后退去,嘴里却还威胁道:“你们敢杀我兄弟,等着我们的人回来报复吧!”

    叶清大喝一声:“别想逃!”

    钱多多也转身奔了过来。

    赵大郎却当即朝叶清眼睛抛出一捧生石灰,叶清害怕伤害到眼睛当即后退。

    石灰散去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那人的身影。

    叶清正要继续去追击,身后的莫策却突然喊住了她,“娘子,别追了!留一个回去报信,到时候让官府一网打尽。”

    “不能放他离开的,我怕待会真有人过来。到时候,咱们寡不敌众。”

    “娘子,别担心。若他们真是军汉,你觉得他现在能叫到人吗?

    若是贼寇,我要是没料错,那离这最近的一伙山贼就算白天骑上快马也要大半天才能到这儿的。”

    “你怎么知道的?”

    “我的师父告诉过我的。”

    “是这样啊?”叶清犹豫,可斩草不除根,后患可无穷啊。

    何况这是恶贼,她还是不放心又问:“官府的人能信吗?”

    “放心,这事会由军营和县衙一起管。我听说,这里的抚司俭事闻人琰还是个清官的。”

    说完,他转头问钱多多:“还有没有活口?”

    “还有两个,这个只是手脚受伤。”说着钱多多踢了一脚地上的瘦猴。

    “嗯。先把他们绑起来,死了的先扔院子外面去。

    明天鸡一叫,你就去城外三里那的军营府司处报官。”

    钱多多一愣,“怎么不是去县衙报官?”

    莫策解释道:“这是穿军服的恶贼,军营那边早起就有人在,你直接骑马去那报官快一些。

    县衙那边县丞办案晚,到时在派个人去报官就可以了。”

    “好的,宝少爷。那今晚还睡觉吗!万一那个跑了的人突然带人马过来怎么办?”

    莫策摸了摸下巴,平静的道:“怎么不睡,换个房间睡觉就是。”

    “嗯,多多你放心去睡吧,我不困,我守到天亮。”叶清道。

    “小的也不睡了,离着鸡叫也没多久了,小的还是先去找绳子把这些人处理了。”说着钱多多出去找绳子去了。

    叶清想了想,看着莫策道:“相公,要不你也别睡了,陪我去厨房。换个时间再去买地吧。”

    “好。”莫策走到叶清身边,伸手握住她一只手,他明白叶清的担忧。

    也了解她估计是想去厨房做东西,分散注意力。

    这事,等调查清楚了这些人的身份,他会帮着解决她的后顾之忧的。

    崇安这一带有一伙山贼,他也早有耳闻。

    这次,就让他把那些毛贼一锅端了吧!

    叶清带着莫策进了厨房,发了半缸面,又卤了四只鸡,还有一个野猪头肉和二十颗卤蛋。

    叶清把客栈里的鸡蛋都用光了,想了想自己下午应该去买些活鸡活鸭来,到时候放空间里养殖。

    面发好之后,她开始揉面,莫策帮着她烧火添柴,准备蒸一大锅馒头。

    一共七个笼屉,每个笼屉放十八个馒头。

    待蒸好,放到两个馍篓里,又熬了一大锅的小米粥,凉拌了一大碗的酸辣萝卜丝,看着

    萝卜还挺多的,叶清想了想决定再做点萝卜糕。

    萝卜糕,也叫“菜头粿”,是建州这一带的传统糕点。

    在镇里和县里都有卖,价格便宜,好吃又营养。

    叶清将白萝卜丝煮软,捞起沥干水份。再将腊肠切成小丁,与虾米一起放入滚水中氽烫几分钟,本地黑香菇切丁。

    把米粉倒在一个圆形的瓷盆内,加水调成糊状后和煮好的萝卜丝还有其他配料以及调味料一起搅拌匀,然后放入蒸笼里大火蒸半个时辰。

    做好的萝卜糕可切厚片,下到油锅里,炸透透的表皮金黄酥脆,外香里糯,味道好极了。

    也可以将萝卜糕切成长条状,用高汤、蔬菜一起煮成萝卜糕汤来食用。

    这可是当地人,小时候过年吃的好东西。

    叶清看了眼坐在灶台后面,已经低垂着头像是要睡觉的钱君宝,没忍心叫醒他。

    五更鸡叫,钱多多没有和人打招呼,径直骑着马就走了。

    钱多多刚走,钱君宝一回神,就发现自己正在厨房里头,抬头一看,就见到满头大汗的叶清。

    他从身上拿出帕子走了过去,说道:“娘子,你做了这么多吃的,累到了吧,来我给你擦擦汗。”

    叶清笑眯眯的抬起了一点头,看着相公给自己擦汗,觉得他真的很体贴很温柔。

    按她这些天的经验来看,现在的相公应该恢复到儒雅的那个性格了。

    “君宝,你饿了吗?要不要先吃点早饭。”

    “有点饿了,不过大家应该也都起床了,一会儿我们一起吃吧。”

    叶清转了一下脖子,又眨了一下因为想睡觉而变得有些厚重的眼皮有些无力的说道:“可我现在突然困了,你陪我吃一点,我就去睡觉。”

    看着叶清困倦的模样,钱君宝有些心疼的说道:“那咱们先吃,一会儿我陪你回去休息。”

    叶清装了两小碗小米粥,又拿了一碟萝卜糕,拉着钱君宝坐好之后,叶清夹起一块油炸萝卜糕递到钱君宝嘴边。

    “你尝尝这个萝卜糕。”

    钱君宝张开嘴,吃了一小块。

    “好香啊。味道不错。外边焦脆,里边厚实,萝卜爽脆,还很鲜。”

    叶清摇了摇头,从身上摸出一锭十两的银子,笑道:“这个给你,大热天的也不能白跑一趟。

    至于这一万两银子,我已经想好要用在什么地方,就不买什么了,咱们回去吧。”

    “谢谢,少夫人。您说得太对了,钱就要用在刀刃上。”

    钱多多收起那锭银子,笑着走在前面给叶清去叫马车了。

    第二天一早,叶清和钱君宝又赶着去了纪府那边,这次过去是给纪夫人拆线,然后再开些药给她就行。

    再过一个时辰,叶清和钱君宝就打算离开崇安了。

    到了地方后,周耀祖和李周氏她们几个都在纪夫人屋里等着了,看到叶清后非常热情的把她迎进屋里。

    纪夫人的情况已经好了不少,可以下地走动和坐着了。

    不过叶清不建议她久坐,还是以静养为主。

    只要她好好休养,饮食注意,估计三个月就能和正常人一模一样。

    叶清开好药,又让钱君宝再给纪夫人把把脉,确定一切正常,就让他们都出屋去,只留下周莹和纪晓云。

    她给纪夫人拆了线,周莹和纪晓云都在一边仔细的看着。

    “可能有点疼,忍忍。”叶清一手拿着镊子捏住线头,柔声对纪夫人说。

    “嗯。”纪夫人眨着眼,咬着唇,不敢看她。

    “嘶……”

    见到叶清从纪夫人肚子上抽出一根肉色的线,周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纪晓云很快走过来握住自己娘亲的手问道:“疼吗?”

    纪夫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一点点疼,比起以前那种疼可轻了太多了。”

    叶清给纪夫人伤口消了毒,包好之后说道:“不可以碰水,这些天都不可以吃发物,饮食继续保持清淡,不可劳神,要静养。”

    “什么时候,才可以给我娘洗澡?”纪晓云问。

    “这跟坐月子一样,平时用烧开的水,晾凉成温水再给她擦身。要是伤口彻底愈合,十天后按我开的药方子煮水让她洗澡洗头。”

    原本一周就可以洗澡洗头的,可是这是古代,习惯和体质都不一样,多延长三天。

    “谢谢钱夫人。”

    周莹看着叶清开始收拾东西了,她突然噗通一声跪在叶清旁边。

    叶清没有很意外,只是平静的看着她。

    只听周莹大声说道:“钱夫人,我想跟您一起学医,还望您能收下我。”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长辈的意思?”叶清问。

    周莹郑重的说:“我父亲和母亲都已经同意了,让我跟着纪夫人学到今年的年底。”

    纪晓云看了眼纪夫人,见她点头,纪晓云也跟着跪下了,“钱夫人,我也想跟您学医。

    可我还要在家照顾我母亲,我希望您先收下我当弟子。

    三个月后,我一定到您那儿跟您学医术。”

    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个人,虽然叶清也有心里准备,但事到临头又有点犹豫。

    毕竟是两个千金小姐,可收了她们一样也有好处的。

    叶清沉默片刻点了点头,“你们跟着我可以,不过我不教你们难懂的那些医术。

    只教之前和你们说过的护理学和一些简单的医药常识。你们,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