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3章 都有好安排

    最近包子好贵,原来猪肉翻倍了。

    不过自己买肉也一定要注意,含有瘦肉精的猪肉,不要买。

    如果看见肉是非常鲜艳的,皮下脂肪厚度非常少,几乎没有脂肪的,不要购买,大概率含有瘦肉精。

    ……

    叶清哦了声,反握住他的手指说道:“咱们再过去看看他吧。”

    “嗯,我带你去。要是你不想医治,就不治了。”

    她笑了笑说道:“来都来了,就只有能不能治好的事了。”

    两人很快就到了闻人三少爷住的星辉院,这是一座邻水而建的三层小楼的院子。

    主屋建得有些像是寺院的佛塔一般,屋檐上还挂有铃铛。

    也不知道是不是闻人家想给这个闻人璞瑜祈福还是消灾解祸。

    进屋子之前,叶清就拿出自己带来的口罩,先把口鼻遮住,又递了一个给钱君宝。

    屋内分成内外两室,外间坐着闻人老夫人还有闻人沛,见到叶清过来,目光全都落在叶清身上。

    闻人老夫人嘴唇动了动,有些急切的说道:“钱夫人,你快进去看看我的小孙儿吧,他前面一直喊难受。”

    “好。”叶清点头,既然他还能喊叫的话,应该还没到危及生命的时候。

    叶清也就缓缓走了进去,一进去入目的就是一张特制的大床,没有帐幔的那种。

    卧室里面,也只有一个中年女子神态疲惫的守在闻人璞瑜的附近,再无旁人。

    估计是他的母亲吧,叶清走进床边,第一眼就看到闻人璞瑜那巨大的肚子。

    这肚子看着像是一般女子妊娠足月时的大小,但被闻人璞瑜那瘦弱的身体一衬托,就显得巨大了。

    那坐着的妇人见到叶清进来,也只是木木的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眼里也没有希翼,只有麻木。

    看来她对自己儿子的病,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叶清戴上一副医用手套,先扒了扒闻人璞瑜的眼皮,再掀开他的衣襟仔细看了看,将手覆在他的肚皮上一会儿。

    跟在叶清身边的钱君宝,目光晦暗的看着叶清的手,最终还是心理叹了一口气,安慰自己做大夫的避免不了这些。

    看来,自己要么把叶清的医术学会,要么以后成年的男病患还是不让她看了,至少需要这样碰触病患的病例不让她来诊治。

    叶清给闻人璞瑜诊断了一番,发现他的肚子里有疝气,靠近肛处有一小段肠子不蠕动。

    肠内大便积结引起严重肠梗阻,腹部膨隆接近正常足月妊娠大小。

    但这其实都是后天形成的,真正的原因是他患有先天性巨结肠变。

    这种病,让病人的肠段经常处于痉挛状态,管腔狭窄,粪便不能通过病变的肠段或通过困难而影响肠管的正常蠕动,大量积聚在上段结肠内。

    随着时间的推移,肠管狭窄段的上方因粪便的积聚而变得肥厚、粗大,这就形成了先巨结肠变。

    在后世,全世界每十万名出生的婴儿中就有l 例得病。

    男婴较女婴为多,不过这不是什么绝症,动了手术一般都能治愈。

    在叶清那个世界,要是得了这种病症的小孩,通过提高体质的基因药物和微型机器人做手术,基本上在周岁以内就能都解决了。

    不过,在这个时代,这就是绝症。因为这个时候的大夫还只能通过药物给他治疗,想根除基本是不可能的。

    “大夫,我儿的病……您能治吗?”闻人璞瑜的母亲金氏突然开口问道。

    对这个婆婆请回来的大夫,她是一点信心也没有的,这么年轻,又是个女娃,能有什么本事?

    不过,前面那个据说是药王弟子的钱公子,倒是看出了璞瑜的病症。

    只是他也说他治不好璞瑜,还让她等一等他的夫人过来。

    这让金氏更加不在抱什么希望了,只能黯黯神伤。

    在她看来,这或许是老天爷对自己的惩罚,若不是她怀着这孩子的时候,对那女人太过狠绝,恐怕也不会有这个报应。

    金氏想起当年那个女人对她的诅咒,想起她临死前凄厉的呐喊着:诅咒她生的儿子没有**,不得好死。

    她就心里发颤。

    虽然当年她当这话,是那个失败的女人不甘心的叫嚣。

    但到了现在她不由得不信,这半年来她也吃斋念佛,多做布施。

    可似乎没什么用,外头还传出她儿子逼死了一个良家姑娘的混事,现在闻人璞瑜在整个崇阳已经没有一点好名声了。

    老爷也因为璞瑜的事,开始疏远自己母子。

    府里的大少爷和大小姐都不是自己亲生的,如果失去了璞瑜,她在这家还会有什么地位可言?

    若不是老夫人真心疼爱自己的儿子,肯拿出半数家资来救他,恐怕老爷都不想管他了吧?!

    叶清正专心和空间里的小夜默默对话,经过小夜的计算。

    她要想换一个微型机器人给他做这个手术,得要20万金币,就这还不包药品那些。

    “大夫?”金氏又喊了一声,接着目光转向了钱君宝,眼里都是颓丧,看来这个女大夫也救不了自己的儿子了。

    叶清回神,把刚才和小夜讨论要的东西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才看向闻人夫人。

    她淡然开口道:“你儿子的病,我能治,不过要答应我几个条件才行。”

    “能治?真的!”金氏眼睛一亮。

    “什么条件?”突然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从后传来。

    叶清转过身去,看见一个身形雄伟、相貌不怒而威,虽是中年男子,却保养得极好,精气神足,更有掌权之相。

    他下巴一圈留着密密的胡须,虎目一瞪,气势很是慑人。

    不过叶清自然不惧他的气势,比他有气势的人她也见多了。

    她淡然的看着那男子开口说道:“所谓医不走空,要我救他,在诊金这方面要给我准备我想要的一些东西。

    另外还得让他答应,治好他之后,不得再做出什么欺男霸女的坏事。

    我不想救一个恶人回来,最后就是治病这一段时间,他的饮食起居都要听我的安排。”

    中年男子闻人侯英愣了愣,脸色深沉的看着叶清问道:“那你想要什么东西当诊金,老夫家中一半的资产难道还不够吗?”

    叶清走上前,对他摇了摇头道:“金银之物,我要的不多。珍宝古玩我也不需要,您那一半资产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屋里的人听见叶清这么一说,全都愣了。

    闻人侯英古怪的看着叶清问道:“那你要什么?”

    钱君宝只进去半刻钟就出来了,“娘子,已经按你说的吩咐他们做了。”

    “嗯。辛苦你了。”

    “我之前是不是有点矫情了,身为医者,眼中应该没有太多顾虑才是。”钱君宝张张口苦笑。

    “只要问心无愧就行了,其实你也不用介怀,毕竟你从小到大学的东西就和你现在看到的大不相同。

    而我又是个女子,这次救治闻人璞瑜的事,只能劳烦你了。”叶清含笑说道。

    钱君宝慢慢走动几步,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过些日子,等你不忙了,我跟着你学你的那种医术吧,可以吗?”

    “可以。”叶清点头。

    “你师父不会怪你把医术传出来?”他看着她。

    “怎么会,我师父说过了,我们那的医术,要有人真心想学都可以学的。”

    “若是有机会,真想拜访一下你的师父。”钱君宝感叹道。

    “恐怕很难,我也很难见到它。”叶清含糊说道。

    空间系统是个虚拟的东西,叶清也不知道它什么样。

    钱君宝愣了一会儿,既然她不打算让自己看到她的师父,那就不看。

    他看着叶清有些干燥的嘴唇说道:“你要喝点水吗?我让人给你拿些茶过来。”

    叶清摇了摇头,“太阳到头顶上了,有些热。走吧,我去写张药方给他们,咱们也该和他们告辞了。”

    “这就可以回去了吗?”钱君宝疑惑的问道。

    叶清点头笑道:“嗯,其实他这种病,疏通了肚子里的垃圾,就能好好活一段时间。

    等我要的东西准备齐全了,就可以给他治疗了。现在我手里没东西,想要救他也没办法。”

    钱君宝听叶清这么一说,神情有些古怪。

    他一头雾水说道:“你既然见不到你师父,你怎么把东西交给她换取神药?”

    叶清停住脚步,转头对他狡黠一笑道:“我要是告诉你,我和我师父有一条神秘的空间法门可以互相传送东西,你信不信?”

    “我信。”

    换叶清呆了,看着他一副认真脸。

    她故意翻了个白眼,然后露出笑脸道:“你还真信啊,好啦。咱们快点,一会儿回去,我还要给叶熙他们做冰镇四果汤呢。”

    “嗯。”钱君宝不再多话。

    叶清进屋,和闻人老爷要来纸笔,写下两张方子交给了他。

    “这一张是每日服用的药汤方子,另外一张是每日他只能吃的东西。

    除了我写的那些,在这半个月内,其他任何东西都不可以给他吃。

    另外,也不能放他出府去,就在家里好生调养着。等东西准备齐全了,我再来。”

    “多谢钱夫人救命大恩。”闻人侯英拱了拱手。

    叶清看了他一眼,忙笑着说道:“事情还没办成,现在谢我为时过早”。

    “对了,把刚才给贵公子用的那些医具都拿出来,用火烧了。

    那是只能用一次的东西…”叶清本想说一次性,话到嘴边又苦笑,有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和他们说话挺麻烦的,还要想一想怎么改词。

    闻人侯英忙应声是,又吩咐里屋的人一会儿,将那些东西拿出去烧掉。

    叶清这才起身,喊过钱君宝,对闻人家的人施礼告退:“我们夫妻这就告辞了,若是闻人璞瑜这些天出了什么大状况,再来找我们。

    小事的话,你们请一下别的大夫过来就可以。”

    “等等,这是一些薄礼,还请你们笑纳。”闻人侯英说完,他身后的仆人将一个托盘端到叶清面前。

    “不用了,您只要好好准备我要的东西就可以了。”叶清推辞不收。

    “拿着吧,今天总不能让你们夫妇白来一趟,再说你们还给王氏也看过病了。”闻人老夫人和蔼的说道。

    叶清和钱君宝对视了一眼,夫妻二人才接过来,然后叶清冲着他们又施了礼,才转身走了。

    等他们走了,闻人家的几位聚在一起说话。

    “大哥,你真信她能治好璞瑜?”

    “应该能吧。”闻人侯英也不确定的说道。

    “八成能,她的治疗方法虽然古怪,却十分有用,之前屋里的阿坤出来告诉我说璞瑜的肚子已经完全消下去了。

    没想到她居然用那些奇怪的东西,把璞瑜肚子里的腌臜东西都给清除出来了。

    你也知道,璞瑜这么难受是因为什么,他已经一个月没有上过茅房了。

    每次想让他如厕,他都会痛苦的大喊大叫,甚至发疯伤人,这次他居然哼都没哼一声。”闻人夫人感叹道。

    “老爷,您让我查的事有眉目了。”这时一个老管家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

    “说。”

    “回禀老爷,这钱夫人,本名叶清。

    听说是南海神尼的弟子,上个月她在崇安治好了身患七年怪病的五品游击将军纪大人的夫人。

    纪夫人的娘家兄弟为了酬谢叶清,还给她送了价值几万两银子的谢礼。

    前些日子这叶清又在街上救活了一个中毒的男孩,并且还把那孩童和他的母亲都接到他们府上了。”

    听了老管家的话,闻人侯英神色不明,其他人又是一阵感叹。

    “那纪夫人的怪病,我也听说过了,真是她救活的?”闻人夫人忍不住问道。

    老管家回道:“回夫人的话。现在那崇安城都传遍了,说是那叶神医用的是神术,开膛破肚把纪夫人肚子里死了七年的死胎给取出来的。”

    “什么,把肚子破开,人还能活?”闻人老夫人惊叫一声。

    “回老夫人的话,确实如此。崇安城很多人都是这么说的。”

    “你们不懂,我想这应该是真的。”闻人沛突然咳了一声说道。

    大家都看向他。

    “你知道?”闻人侯英纳闷的看着自己的二弟。

    闻人沛四十五度角,望着院子里的一棵柳树的树枝。

    “十六年前,有个女人在一间破庙里救了一个男人,也是用的这种方子,而那天我正好在。”

    他郑重说道:“如今想想,当时那个女人包着头脸,只露出眼睛,或许应该是个尼姑?”

    “这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闻人侯英看着他。

    闻人沛摇摇头。

    “因为,那个男人的身份,我不能说出来。大哥,你也不用追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