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六章 小叔会不会因此生气了?

    “我妈已经几年都没回去了,姥姥不会怀疑的。”颜回道,“她们的感情其实并不好,平时也从不联络,但如果知道我妈出事,我姥姥还是会很难过。”

    “恩,我一会儿告诉李律师,帮着在警察那边说一声。”陆见深说着朝颜回勾了勾手指。

    颜回都没问为什么,就乖乖走到他跟前。

    陆见深拿起颜回搭在脖颈的毛巾,盖在她头上,揉搓了两下。

    “头发不擦干就乱跑,你小心着凉。”

    然后他怔住。

    为什么要帮颜回擦头发?

    颜回似乎也怔了怔,但很乖的没有动,还特别有眼力的将头微微低下方便他擦。

    陆见深怕自己突然停手让颜回觉得尴尬,只能继续擦着,注意力不自觉落在颜回头顶。

    和其他十四五岁爱美的小女孩儿不同,颜回剪了齐耳短发,剪的还不怎么整齐,一撮长一撮短的……像狗啃的。

    “你们镇子小点,也不至于手艺差到这种程度吧。”陆见深在她头上轻轻纠了一把,“你这头发是谁剪的?明天我带你去砸店,把钱要回来吧。”

    “我自己……”颜回抬起头,“我自己剪的。”

    “你自己?”陆见深有点吃惊。

    “恩……”颜回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该不该说,最后还是说了,“理发店比较贵。”

    “你可真会省钱。”陆见深哭笑不得在她头上揉了两把。

    颜回没说话。

    她觉得陆见深应该不知道理发店是不是贵,陆家看起来就是很有钱的样子,有钱的人,对钱本身都不会有太大的概念,因为不会在物质上短缺。

    她从上学开始,就是妈妈去学校闹了三次才评上的贫困生,学费全免,书费妈妈也不会交,直接用别人给的旧书。

    买本子和笔的钱,靠她平时自己捡些废品。

    再长大些,可以在放学后帮哪个烧烤店干活,定个校服,交些班务费什么的。

    十元在她这里,可以做很多事情,但在陆见深眼里,应该是掉在地上都不会懒得捡的。

    “你这里怎么弄的?”陆见深突然扯住颜回T恤的领子。

    T恤领口很大,微低头就能看到颜回锁骨上的一片淤青。

    “就……不小心摔倒了。”颜回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宽松的衣领因此被扯大了一圈,将颜回的肩膀都露了出来。

    陆见深见状赶紧松了手。

    要怎么摔能摔到锁骨上?

    陆见深心里不信,却也没再问下去。

    别人不想说的,总有不想说的道理。

    “好了,你头发短,这样很快就能干了。”他将毛巾还给颜回。

    “谢谢。”颜回抓着毛巾,有些拘束的站在床边。

    “早点睡,明天还要上学。”陆见深拍拍她的肩膀,起身离去。

    颜回盯着陆见深的背影直到门关上,有些懊丧的叹了口气。

    她知道自己刚刚的反应有点大,那完全是条件反射。

    以往在家里,她最怕的不是挨打,而是妈妈知道她挨打。

    和别人的父母不一样,她母亲只会在她挨打后狠狠骂她一顿,然后去学校闹一场,再找打她的同学父母讹钱。

    如此激化矛盾后,颜回便只能在学校更难立足,挨欺负的时候也就更多。

    几乎人人都知道她的家庭状况是怎样,有个什么样的母亲,这些都能成为别人谈笑她的资本。

    她最怕的不是受伤,而是被人发现自己受了伤。

    所以当陆见深问她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把自己的伤遮起来。

    小叔会不会因此生气了?

    觉得她很奇怪又不识好歹?

    颜回越想越不能想,简单收拾了一下,关灯上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