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章 救救我!

    尔尔盯着倪娅,看着她丰富多变心虚又慌乱的表情,不禁心中冷笑。

    就这样,还敢做买凶杀人的事?就不怕被查出来进局子,一辈子吃牢饭吗?

    其实,平心而论,她是不愿意相信倪娅会这么对她的,毕竟从小到大她们的感情一直很要好,平日里倪娅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任何对她的嫉妒或者怨恨。

    但她在卫生间里听到的那个电话,却又残忍地向她揭露着倪娅的罪行,让她不得不相信。

    只能说人都是善于伪装的,看起来无害,坏起来却能致命。

    尔尔收回视线,没有再去看倪娅,多看一秒,她怕自己会忍不住上前手撕了她。

    隔壁的病房门敞开着,扭头的一瞬,她看到病床上躺着的男人。

    他面色惨白毫无生机地躺在那儿,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若不是旁边仪器上的数据显示着他还有心跳,他这个样子,简直跟已经死去没有任何的区别。

    眼泪就像是大雨中涨溢的湖水,一下子就盈满了尔尔的眼眶,她紧紧地抿着嘴唇,视线一片模糊。

    爸爸,对不起爸爸……

    尔尔朝病房里走去,胳膊却猛然被人抓住。

    “你站住!你要干什么?”

    倪娅紧紧地抓着她的小胳膊,一脸的凶恶。

    尔尔咬了下嘴唇,逼回即将要流出的眼泪,抬头看向倪娅。

    她还没说什么呢,这心虚的人反倒是将她当成了敌人一般,真讽刺!

    见她不说话,倪娅的嗓门拔高了不少,几乎是呵斥:“问你话呢,你要进我爸爸的病房做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倪娅偷偷瞄向殷安生,发现他耷拉着眼皮,面无表情地杵在那儿,猜不透在想些什么,她便越发的不安,以至于长长的指甲抠进了尔尔的肉里却不自知。

    胳膊被掐的很疼,尔尔皱着眉头打算甩开,却突然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瘦瘦小小的,还是个孩子。

    孩子应该怎么做?

    哭!

    她的眼泪顿时就像是拧开的水龙头,“哗啦”一下流出来。

    殷震云见状连忙上前,心里想,倪畅天的大女儿待人很和善,怎么这个小女儿如此的粗鲁?

    他冲倪娅呵斥道:“你一个大人冲着孩子喊什么?还不松手!你吓坏她了!”

    倪娅有些懵,完全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被吓哭了,愣了下这才快速的松开手。

    殷震云瞪她一眼,弯下腰给尔尔擦眼泪,哄道:“心心,不害怕啊,有爷爷在,没人敢欺负你。”

    尔尔无比委屈地抬起被掐出血的胳膊,一撇嘴,又哭了,“爷爷,疼……”

    殷震云低头一看,顿时就黑了脸,直起身瞪着倪娅,深邃的眼眸里迸射出愤怒的火花。

    “倪小姐,请问你跟这孩子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倪娅连忙摇头否认:“没,没有!”

    “没有?没有你为何掐她!”

    “我……”倪娅一时语结。

    “爷爷。”尔尔伸出手拉了拉殷震云的衣服,怯怯地往他身后躲,小声说,“爷爷,这个姐姐刚才在我病房里打电话,走的时候说我要是乱说话,她就杀了我。爷爷我不想死,您救救我。”

    走廊里瞬间诡异般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