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人各有命

    高静跟殷震云父子又说了一些客套道歉的话之后,一行人离开。

    等走廊里只剩下殷家父子和尔尔的时候,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尔尔还在殷震云的怀里躲着,但眼睛却时不时地瞄向那紧闭的病房门,眼中全是担忧。

    殷安生则立在墙边继续玩着手中的烟,神情漠然,让人捉摸不透。

    而殷震云,正盯着地面,若有所思。

    三人就这样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最后还是殷震云先开了口,他问:“心心,刚才你说那个姐姐要杀你,究竟是怎么回事?跟爷爷说说。”

    他不认为一个孩子会撒那样的谎。

    尔尔松开搂着他脖子的双手,朝后退了两步,这才说:“我刚醒来那个姐姐就打着电话进来了,站在门口声音很小地不知道在说什么,走的时候就凶凶的瞪着我,说我要是胡说八道,她就杀我。”

    顿了一下,她又担忧地问:“爷爷,您说她会不会真的杀了我?”

    “她不敢,你放心,有爷爷在谁也不敢欺负你,别害怕。”

    殷震云直起身,扭头去看殷安生,父子俩对视了一下,并未说什么。

    而后,殷震云又看向尔尔,轻声询问:“心心,今晚你跟爷爷先回爷爷家住,好吗?”

    尔尔摇头,弯腰鞠了一躬,说:“谢谢爷爷!我爸爸告诉我,不要轻易去打扰别人,您救了我,我很感谢您,但是我不能再麻烦您了,谢谢您!再见!”

    转身,她头也不回的跑开。

    殷震云望着她的身影,叹道:“这么小就如此懂事的孩子,不多见。”

    顿了一会儿,他忽记起什么,担忧地又说:“她说她没有家,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她这是要去哪儿?会不会遇到危险?安生,你去看看。”

    殷安生立着没动,只是冲着倪尔消失的方向淡淡地扫了一眼,而后将把玩了许久的烟抛向不远处的垃圾桶。

    “父亲,时间不早了,我送您回去休息。”

    “安生——”殷震云还想说什么,到最后却化成一声叹息。

    没想走了一会儿,殷安生却突然说道:“父亲,那孩子并不是普通的孩子。”言外之意,您无需为她担忧。

    殷震云点头,“我看出来了,可毕竟昨天是我们将她送来的医院,好歹也要保证她今天是安全的。”

    “父亲,我们仁至义尽了。”

    “你总是这样,对谁都这样的态度。”殷震云头疼扶额,“安生,这样不好,你都三十了,打算什么时候成家?我原想着倪畅天的大女儿你们可以接触了解一下,谁想到……唉!”他微顿,抬头看天叹了口气,“那是个好孩子,我见过几次,可惜了。”

    殷安生没搭话,这会儿已经出了住院部,他掏出一支烟,噙在嘴里,低头点着,打火机里喷出的火苗照得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越发的硬冷凌厉。

    半天,他吐了口烟,叹息似的慢悠悠地从口中飘出四个字:“人各有命。”

    “有命个屁!”

    角落里,有人嘟囔了一句。

    殷安生听力极好,更何况此时那声音还不算太小,距离也不是很远。

    他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