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7章 噩梦,无头人

    上午,接到警察的电话,倪畅天赶到车祸现场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住了。

    马路上洒了一地的沙子,一辆大货车停在一辆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出租车几米开外的地方。

    出租车外,一摊鲜红的血液还未凝固,血上面有一个盖着白布的东西,看不出来是什么。

    消防员拿着电锯,锯开被撞得变了形无法打开车门的出租车,从里面抬出来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待抬着那人的几名消防员转过身的时候,倪畅天猛然朝后退了两步,一双眼极力地瞪着,眼中满是惊恐。

    因为,这人……没有头!

    消防员将这个人放在地上那摊血液上盖着的东西旁边,许久都没有人去伸手拉开那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白布。

    有年轻的消防员朝倪畅天走了过来,声音沙哑地唤道:“舅舅……”

    倪畅天一惊,回过神,惨白着脸看向外甥唐向南。

    “向南,尔尔呢?她在哪儿?”

    这个人肯定不是尔尔,他的尔尔福大命大,算命的先生都说了,她能长命百岁。

    所以,尔尔呢?她去了哪里?

    倪畅天扭着头,四下看着,看了半天也没看到尔尔的影子。

    他着急地又问唐向南,可是喉咙里却突然像是被塞满了棉花,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

    他急得一把抓住唐向南的胳膊,嘴巴一张一合的,无声地说出两个字“尔尔”,眼泪跟着就流了出来。

    唐向南动了动嘴唇,最终却选择了沉默。

    他蹲下身,盯着地上的人,死死地咬着嘴唇,咬出了血都没有感觉,一双眼红得放佛要泣血。

    好一会儿,他才颤抖着手捏住地上的白布,一点点的拉开。

    待看到白布下的东西时,倪畅天蓦地瞪大了眼睛。

    顷刻间,他浑身抖如筛糠,踉踉跄跄地朝后退了几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轰”地一声,放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倪畅天的视线模糊了,什么都看不到,大脑一片空白,可身体却飘起来,就像是掉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洞之中……

    “尔尔!”

    “尔尔!”

    倪畅天猛然睁开眼睛,从噩梦中醒来。

    可随即,他却又闭上了眼睛,泪如雨下。

    因为这虽然只是个梦,却是真实的。

    他的尔尔,在今天上午出了车祸,永远的离开了他。

    几分钟后,病房门从外面轻轻推开,一个小人儿溜了进来。

    不一会儿,有温热的小手抚在了倪畅天的脸上,轻轻地摸着,一点一点擦去他眼角的泪水。

    耳畔,有一个声音在轻唤。

    “爸爸……”

    “爸爸……”

    倪畅天不敢睁眼,甚至连动一下都不敢,他屏住了呼吸,浑身紧绷地躺在那儿,他怕自己一睁开眼,一动,他的尔尔就不见了。

    “爸爸,对不起。”有小脸贴上了他微凉的脸,轻轻地蹭着,是那样熟悉的动作。

    他的尔尔从小到大调皮捣蛋,每次做了坏事后怕他责骂都会用小脸贴他的脸讨好地蹭着。这招也还真管用,每次她用小脸蹭他的脸的时候,他就已经消了所有的气,再生气也都不生气了。

    所以,这会是他的尔尔回来了吗?

    倪畅天抬起手,刚打算去摸一下,病房门却毫无预警地从外面推开。

    有人质问道:“你是谁?你在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