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狗急跳墙(9)

    隋吾没有说话,他从来没有想过,他跟苏静好之间还会有一个孩子。

    可那又怎样,他们已经结束了。

    她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那个男人对她,对儿子都很好,他还有什么理由去把孩子抢过来?

    更何况,从她怀孕到生产,他没有陪过她一天,全都是那个男人在她身边照顾她。

    那个人又那么的爱她,他应该感恩那个人。

    尔尔见他不说话,也没有再说什么,抬头看天,天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到。

    她在想,如果那年高静没有因为贪念,将她害死,也许现在的一切都不一样。

    可这世上没有如果。

    短短两年的时间,就仿佛过了好几十年。

    她想起前天晚上,倪娅和王永德说的话。

    倪娅,“我当时就是因为刘梦甜抢了我男朋友,我气不过,知道刘梦甜每天必经过那条路,我就想让人收拾他一顿,所以就找了王永德,给了他一些钱,说等事成之后把其余的钱给他,我没有让他杀人。”

    王永德,“的确是一个小丫头先找的我,可是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打电话的是个中年女人,她让我按照原计划进行,给了我五百万,事先并没有告诉我要撞的人是谁,只是让我在附近的路上等着,她会给我打电话,后来就出现那辆出租车,我就撞上去了。”

    副驾驶座上其实当时躺了一个人,就是那个现在还在监狱的替死鬼,那个人是个酒鬼,但是却开货车,所以出了车祸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开的车。

    这一切看似偶然,但却是精心设计后的一场局。

    那场车祸,尔尔当场死亡,替死鬼入狱被判了死缓。

    一开始王永德并不承认这些,但是殷安生有办法让他开口说真话。

    只是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高静会知道倪娅联系王永德的事,这些需要问高静才能够弄明白。

    倪娅悔不当初,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姐姐,虽然她的本意并不是针对自己的姐姐,但是却阴差阳错的被高静利用。

    但是时隔这几年,王永德的手机号已经换了好几个,所以之前高静跟他联系的通话记录是找不到了。

    现在如果想要给高静定罪,没有证据显然是不可以的。

    所以,最近就一直在找证据。

    但是证据,没那么好找。

    “尔尔。”

    殷安生的声音响起,尔尔扭头去看他。

    “收拾好了?”

    “你男人办事你还不放心?”

    殷安生过来将她抱在怀里亲了亲,然后搂着她就要走。

    “还有瑞瑞。”

    尔尔要去抱瑞瑞,被制止。

    “你没看瑞瑞跟你哥正在培养感情吗?你哥需要多练习练习如何哄小孩,不然怎么能把自己的儿子要回来?”

    “也是哦。”

    尔尔觉得殷安生说的很对,于是就把瑞瑞留给了隋吾。

    隋吾也没说什么,站在原地逗着小外甥。

    不一会儿,从儿科那栋楼里走出来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一开始苏静好并没有看到隋吾,等看到的时候,已经距离他不到五米远了。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一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没有言语。

    良久,还是苏静好怀里的孩子哭了起来,两人这才收了视线。

    隋吾对怀里的小外甥说:“瑞瑞,那是哥哥,要不要跟哥哥玩?”

    可能都是这么大的小孩子,之间有吸引力。

    瑞瑞挥着手要去找苏静好怀里的孩子,隋吾抱着他走过去。

    两只肉呼呼的小手握在了一起,顿时就不哭了。

    隋吾看着苏静好,“瞧,多奇妙的血缘关系。”

    苏静好垂头看着怀里的儿子没说话,但是心跳的飞快。

    她不知道他今天来要做什么,是来跟她抢儿子的吗?

    “孩子叫什么名字?”隋吾问。

    “跃跃。”

    “月月?”

    隋吾皱了眉头,在心里骂了一句,这是他儿子啊,怎么给取了个女孩的名字!

    “跳跃的跃。”

    苏静好大概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所以解释道。

    隋吾眉心舒展,这还差不多,如果是月亮的月,能气死他!

    “一会儿要去哪儿?一起去吃个饭。”隋吾说完也不等苏静好同意,抱着瑞瑞转身就先离开了。

    苏静好怀里的跃跃又开始哭了,她一边哄着,一边咬牙,抬步跟了上去。

    ……

    一周后,在尔尔殷安生等人还在寻找证据打算把高静给绳之以法的时候,却突然传来消息,高静带着倪娅和倪畅天在医院的天台楼顶,要跳楼自杀。

    尔尔和殷安生接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楼下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尔尔,你记住,不要慌,高静既然到现在还没跳楼,证明她并不是真的想死。”

    上楼的时候,殷安生对尔尔说道。

    他怕她一会儿乱了方寸,出什么意外。

    他不能承受她有任何的意外。

    天台,今天的风尤其的大,站在边缘,都有种一不留神会把人吹下楼的感觉。

    尔尔和殷安生出现在天台上还没走两步,被高静制止。

    “站住!”

    倪畅天在病床上躺着,病床就在天台边。

    倪娅浑身被捆绑着,此时半个身体都趴在栏杆上,看起来十分的危险。

    “高静,你的儿子你不管了吗?”尔尔问。

    高静冷笑,“休想骗我,我儿子现在很安全!”

    在今天之前,她已经把儿子交给了老董,老董说孩子很安全,让她不要担心。

    其实如果可以,她也不想走到这一步,是他们逼她的。

    “是吗?你就那么确定?”

    尔尔笑着打开手机,手机里有个视频,她点开举在手里。

    “小静!小静你千万不要冲动,儿子在他们手里!”

    距离有些远,高静没能看清楚屏幕上的人,但是这个声音却是老董的。

    “高静,你最好是能够想清楚,千万别头脑一热冲动,你死了是小事,如果连累了你儿子,可就不好了。”

    “我儿子是无辜的,有什么你冲我来,对付一个孩子,你算什么本事!”

    高静歇斯底里地冲着尔尔大吼,此时她已经完全崩溃。

    尔尔的手被殷安生攥在手里,温暖又踏实。

    她看着高静,一字一句道:“你儿子的命,倪先生倪娅的命,你自己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