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37章 顾影相随(妹妹)

    深夜。

    顾家主宅里静悄悄的,似乎所有人都已经睡去。

    然而下一秒——

    一间卧室的门被缓缓推开,一个小身影“嗖”地一下蹿了出来。

    “哒哒哒”地跑进另一个房间,顾其琛扒着床栏往里面猛瞧,眸光晶晶亮亮的。

    忽然听到了脚步声,他赶紧立正站好。

    向瑾瑜才偷偷摸摸走进来,就和已经站在房间里的顾其琛对上了视线。

    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两人齐齐朝对方竖起了食指,比了一个“嘘”的姿势。

    “你怎么还不睡觉?!”小鱼儿低声问道。

    “小舅舅不是也没睡嘛。”

    “我来看过念一就睡了。”

    “巧了。”顾其琛歪头一笑,神色与向南依分外相像,“我也是。”

    “那咱俩一起看。”

    两人就这么达成了协议,一起扒在床边注视着里面躺着的小娃娃。

    肉呼呼的小身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白白嫩嫩的脸蛋,滑嫩的像果冻一样。

    忍不住伸手戳了两下,顾其琛的唇角忍不住弯起。

    晚上不过来偷看妹妹两眼,他睡觉都睡不安稳。

    不过爸爸妈妈不想他睡的太晚,所以他只能趁着爸爸出去给念一冲奶粉的时候溜进来,马上还得回自己房间。

    只是……

    “你们两个在干嘛?”顾安尘站在门边,声音压的很低。

    “琛琛非拉着我过来。”

    “小舅舅非拽我过来。”

    顾安尘:“……”

    感情这么淡薄吗?

    彼此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眸中看到了嫌弃。

    没有默契不说,而且还卖队友。

    “看过了,回去睡觉吧。”扫了一眼躺在大床上的向南依,顾安尘的声音压的愈低,“小声点,不许吵到小一。”

    “好。”

    帮顾念一往上拉了拉小被子,顾其琛亲了一下她的小脸蛋。

    见状,小鱼儿也不甘示弱的亲了一下。

    等到两人如慰问般的亲完顾念一又亲完向南依,这才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卧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顾安尘抱起女儿喂奶,脸色和刚才面对那两个男孩儿时截然不同。

    也不知道是年龄的原因还是为何,自从有了顾念一,顾先生发现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好了。

    当着他女儿的面儿,他甚至不会大声说话。

    宝宝刚刚满月不久,每天能吃能睡,白白胖胖的,小脸蛋粉扑扑,像一颗水蜜桃。

    将奶嘴轻轻在她唇上蹭了蹭,她自己就若有所觉的张开了嘴,“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这么能吃,一定是随你妈妈。”

    个头不大,胃口倒是不小。

    顾念一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一边睡觉一边喝奶。

    想到什么,顾安尘接着说,“不过有一点不要学妈妈,就是不要那么爱吃甜食,甜的东西吃太多了对牙齿不好。”

    “可是她喜欢,爸爸又不忍心拒绝她。”

    “所以,宝宝以后要乖一点,自己有点自觉性,否则你只要一开口,爸爸绝对会无条件答应……”

    “深更半夜,你和宝宝嘟囔什么呢?”向南依揉了揉眼睛,一脸呆萌的从床上坐起。

    “……没啥。”

    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在说她坏话,那就不好了。

    “她醒了吗?”她裹着被子凑到他旁边。

    “没有,睡得可香了。”

    说起这一点,顾安尘觉得顾念一也是随了向南依。

    睡起觉来格外安稳,吃饱喝足也不哭,夜里饿了就叫几声,喝上奶立刻就乖了。

    掩着唇打了个哈欠,向南依的下巴抵在顾安尘的肩上,声音柔柔的对他说,“辛苦奶爸了。”

    “不辛苦。”

    比起她怀孕的好几个月,他做这点根本不算什么。

    他觉得,夫妻俩最和谐的生活方式就是要分工明确。

    比如——

    小一负责怀孕,他负责照顾。

    在女人生完孩子之后,男人至少要付出70%的辛劳,才能让对方有幸福感。

    工作忙、压力大,那些都是借口。

    诚然,比起普通人,他有更多的优势。

    可以请保姆,家里有佣人,还有岳父和姑妈帮忙。

    但抛却这些不谈,他更愿意自己照顾孩子。

    这是他和小一的宝宝,照顾她的过程中固然辛苦,但也很幸福,一想到这是他们的女儿,自己将要陪伴她成长,内心就无比满足。

    之前小一怀孕的时候喜欢看笑话,他记得有一个段子说,那些声称让人拥有“婴儿般睡眠”的产品绝对不能买,因为一看就是没养过孩子,应该改成,拥有“婴儿爸爸般的睡眠”,这样就贴切多了。

    到了顾家,情况就完全反过来了。

    每天晚上孩子醒来的时候,顾安尘总会比向南依先醒。

    甚至在她坐月子的那段时间,他都是定好闹钟,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起床一次,确保这母女俩都睡得安安稳稳。

    看到那样的顾安尘,向南依不止一次怀疑,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全宇宙。

    只是拯救银河系,已经不足以形容顾先生的好了……

    *

    随着顾念一的出生,顾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明显的就是体现在小鱼儿和顾其琛身上。

    前者再也不会不着家的乱蹿,后者再也不会眼睛里只盯着连家的那只“小白兔”。

    和连悦兮见面的次数变少了一点,他就用打电话代替。

    年纪还小的时候,他不懂该怎样解释自己的改变。

    后来——

    上了小学的顾其琛说过这样一句话,让人不得不正视他过于早熟的内心。

    他说,“我之所以花更多的时间陪妹妹,不是因为有了妹妹我就不和悦悦好了,而是因为将来有一天,会出现一个人把妹妹带走,像爸爸娶走妈妈、我会娶回悦悦一样,所以,我和妹妹在一起的时间会截止到那个人出现,在那之后,我余生的全部时间都会陪悦悦度过。”

    对于顾其琛的这番话,顾安尘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意外,倒是向南依,惊讶于他早熟的感情。

    这么早就决定将来要娶悦悦了?

    自己的儿子她很清楚,顾其琛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格外认真,完全不是玩过家家时候的模样。

    总听说有人定“娃娃亲”,原来是这个意思。

    娃娃亲、娃娃亲……

    顾名思义,就是娃娃自己定的“亲”。

    听到她另类的解释,顾安尘不禁失笑。

    见爸爸妈妈都在笑,顾念一也跟着咧开了嘴儿,唇瓣粉嘟嘟的。

    成长的过程中,顾家的这位小公主格外黏着顾安尘。

    不知道是不是女儿都喜欢黏着爸爸,总之顾念一是。

    当然了,她也黏着向南依。

    只是相比起别家的宝宝,她表现的更明显。

    在她会说话以后,有一次不经意间看到顾安尘像抱她那样抱着向南依,小姑娘一脸茫然的看着父母,妈妈脸色红红的,爸爸清雅的笑着。

    顾念一眨巴着一双大眼,奶声奶气的说,“妈妈要爸爸抱,羞羞。”

    向南依:“……”

    她无语望天。

    心想,女儿你看不出妈妈在挣扎吗?

    不是我让你爹抱,是他非得抱。

    奈何这种话没办法和女儿解释,向南依只能气愤的朝顾安尘飞了两记眼刀。

    “宝宝说说,哪里羞了?”顾大少爷没脸没皮的问道。

    “妈妈应该让外公抱。”

    像是担心自己没有表达清楚,顾念一还伸出手臂搂住了顾安尘的脖子,“这是宝宝的爸爸,外公是妈妈的爸爸。”

    向南依:“……”

    她明白了。

    合着他们家小公举是觉得,被人抱这种事儿只能是爸爸抱女儿。

    难得向南依想逗逗自己闺女,于是她故作认真的问她,“那妈妈问你,是我先认识的爸爸,还是你先认识的呀?”

    “当然是宝宝了。”小姑娘回答的毫不犹豫。

    “为什么?”

    “我一出生就认识爸爸了,你是长大以后才认识的。”

    “……”

    貌似没什么不对。

    向南依忽然发现,自己被几岁大的女儿给“反杀”了。

    多么痛的领悟……

    这天之后,小一童鞋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顾念一不止长得很像顾先生,那股腹黑的劲也像的不能再像了。

    而且随着她渐渐长大,性格也越来越明显。

    不过,她后来就没有那么黏着顾安尘了。

    因为女孩子长大之后,就会有很多自己的小心思,面对爸爸和哥哥都不好意思说,只有妈妈和她同一“阵营”。

    像是在幼儿园被小哥哥摸了下小手啊、有小朋友整天给她送好吃的呀……

    诸如此类的事情,顾念一事无巨细,都会告诉向南依。

    于是,顾家每天都会上演这样的画面。

    小公举神秘兮的拉着向南依回到自己的卧室,毫不犹豫的把父子俩关在门外。

    看着紧紧闭合的门板,顾其琛微微皱眉,“爸,念一这是怎么了?”

    “正常现象。”

    “是吗?”他怎么觉得那么不正常呢。

    “嗯。”

    顾安尘心想,以后这种情况只会更多,不会变少。

    若有所思的望着卧室门,顾其琛沉默着没再吭声。

    说起琛琛小朋友这个当哥哥的,那实在是做的没话说。

    别人家的哥哥,都是单一的类型。

    比如妖孽型:妹妹永远都不缺零食吃,他的追求者送的礼物就能把人淹没,所有的迷妹凑在一起可以凑一个连。

    再比如文艺型:妹妹追了一本烂尾的小说,因为看不到结局抓心挠肝的难受,他揉揉妹妹的头,二话不说将小说翻了一遍,然后开始续写结局。

    又或者是高冷型:平时话不多,但总能在在第一时间对她送上关怀。

    以上这些类型的“哥哥”固然迷人,但性格总归是单一的,顾其琛就不一样了,他能把几种性格糅杂在一起。

    时而妖孽、时而温柔,让人难以捉摸。

    所以在长大之后,顾念一因为这个“诡异”的哥哥少了很多追求者。

    不过,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

    “小舅舅,我想吃冰淇淋。”顾念一抱着一只小乌龟坐在地毯上,认真的看顾其琛用积木给她搭城堡。

    “我去给你拿。”

    “要香橙味的。”

    “好。”

    小鱼儿像个正儿八经的家长一样,尽心尽力的照顾着顾家两兄妹,“琛琛要什么口味?”

    “和念一一样。”

    这一点,兄妹俩都随了向南依,属于“无甜不欢”的类型。

    相比之下,小鱼儿就那么爱吃甜食。

    “给。”

    把冰淇淋递到他们手上之前,他先抽了几张纸巾包住下面,免得上面的冰碴化成水弄得到处都是,也担心顾念一会觉得太凉。

    “谢谢小舅舅。”小姑娘扬起头,朝他甜甜的一笑。

    “吃吧。”

    摸了摸她的头,小鱼儿笑的宠溺。

    倒是顾其琛,放下手里的积木,懒洋洋的接过冰淇淋,微眯着眼没什么诚意的朝他道了谢,“谢啦。”

    越是长大,大家越是发现顾家小公子的“妖孽”。

    平心而论,他长得很像顾安尘,唯一不同的是两人身上的气质。

    他的眼角有一颗和向南依一模一样的泪痣,位置都没变。

    那样一颗乌泪痣,长在女孩子的脸上会显得楚楚动人,我见犹怜,但要是放在男人脸上,那就实在太惑人了。

    再加上顾其琛做事的时候总是漫不经心的,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丝撩人的意味。

    现在年纪还小,表现的还没那么明显,但是兰斯已经断言,等这孩子必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事实上,也果然如此。

    在顾其琛上高中的时候,据说他的名号响亮到,别的学校的学生为了见他一面,特意跨几个区跑来学校门口堵他,就为了送他一盒巧克力。

    谁知道他连面儿都没露,放学之后就直接从另一个门走了。

    有人猜测,说他是不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那个女孩子,怕伤了人家的心,所以才避而不见,实在是暖心。

    而实际上——

    他只是因为“懒”。

    懒得拒绝别人,也懒得像那些误会的人解释。

    用小鱼儿的话来讲就是,顾其琛对待外人的态度可以简单概括为一句话,那就是“懒惰三连”。

    分别是:懒得理会、懒得周旋、懒得解释。

    偏偏那些小姑娘戏太多,非要说他是顾忌她们的颜面,硬生生曲解了他的本意。

    也因为这样,顾其琛受欢迎的程度丝毫没有降低,反而愈演愈烈。

    这种情况,直到小白和神兽家的韩慕白也上了高中才得到了改善。

    随着他们两人的同进同出,女孩儿们的注意力不再只发在他们个人的身上,而是放在了他们这个团体的身上。

    时代在发展,男男什么的……也是很有爱的……

    照理说,两人的家庭背景都不算简单,应该早点杜绝这种流言蜚语才对。

    可是这两个人,一个有意为之,一个压根懒得作为,于是就这么放任谣言满天飞。

    飞着飞着,也就渐渐消散了。

    然后,顾公子就更懒了。

    “我说,这个月怎么又是我出差啊?!”向瑾瑜怒气冲冲的走进来,“啪”地一声将文件甩到了顾其琛的办公桌上。

    二十多岁的年纪,他毫无意外的长成了一个帅哥哥。

    遗传了向书礼的缘故,向瑾瑜的头发带着一些自然的微卷,温柔谦和的气质,偏偏又长了一张“明艳动人”的脸,矛盾的结合,却格外迷人。

    想当初他进寰宇工作的时候,可是把一群如饥似渴的“老阿姨”给激动坏了。

    “因为……”顾其琛连头都没抬,慵懒的靠在转椅上看文件,“我懒。”

    “凭什么啊!”

    “于公,我是第一决策人;于私,谁让您是我小舅舅呢。”说着,顾其琛扬唇一笑,眸光温软无害,活像向南依的模样,让向瑾瑜到了嘴边拒绝的话又咽了回去。

    “小舅舅要是实在不想去的话,不然我直接把您调到法国分公司去吧?”

    “算你狠……”

    悲催的小舅舅气的想骂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44 等你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