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容貌尽毁

    “萍儿,快去再给我拿个镜子!”关嫣然催促着。

    萍儿听到镜子碎裂的声音的时候,就已经暗叫不好了,听到关嫣然再次要镜子,心中怕乎乎的,却也没有办法,只能乖乖地再次拿了一个镜子,战战兢兢地放到了关嫣然的面前。

    在这个过程中,萍儿壮着胆子悄悄瞥了关嫣然一眼,正看到关嫣然那一脸不堪入目的青紫,立刻又重新低下了头,心中暗暗叫苦。

    萍儿也是女人,深知容貌对女人的重要性,她刚刚被小姐用指甲掐出血的时候,都在担心容貌受损,现在小姐的容貌成了这么一副鬼样子,依着小姐的暴躁脾气……

    萍儿开始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期盼着自己能运气好一点儿,能够在暴怒的小姐手底下留一条性命。

    处了这么几天之后,萍儿已经深刻的了解了关嫣然的性子,之前那些伺候了小姐就能一飞登天,高人一等的幼稚想法,是一丁点儿都没有了。

    现在的萍儿,只想着平平安安伺候关嫣然几年,然后等到继任的人过来,自己得个善终。

    在小姐身边,整天提心吊胆的,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啊~”关嫣然再次大喊了起来。

    这次镜子中出现的,竟然依然是个满面青紫的丑女人。

    关嫣然不可置信地摸着自己的脸,慢慢地摸到那些青紫的部位,摸起来光滑无比,完全没有任何不对,可是镜子中,那个地方却分明青一块紫一块的,让她看起来无比的狰狞可怖。

    “怎么,怎么会这个样子!”关嫣然瘫坐在床上,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不行,她才不要后半辈子都做一个丑女,一定是珑织染给她做了手脚,她要去父亲那里,让父亲帮她治疗好,顺便狠狠地报复珑织染一把!

    关嫣然说走就走,立刻随手拿了一个面纱罩在脸上,然后风风火火地往关丞相所在的书房走了过去。

    只是不巧,关嫣然去的时候,关丞相却已经不在了,据说是被国主临时召见,有事相商。

    关嫣然只得做罢,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关嫣然虽然嚣张惯了,可是最基本的分寸还是有的,知道国主召见这种事情,她只能等,她若是敢去宫中闹腾,明天丞相府中就能有嫡女暴毙的消息传出去。

    不过,在等的时候,关嫣然心中有多焦急,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

    珑织染行宫内。

    “小泥鳅,以后不能这样了!”珑织染屏退绿袖,义正言辞地教训着小泥鳅。

    小泥鳅这厮实在是太胆大了,竟然在绿袖打关嫣然的时候,也跑出来,往关嫣然那里不知道扔了个什么东西。

    珑织染不是不愿意多惩罚关嫣然一点儿,而是小泥鳅现在身份特殊,玄武国国主失去了这个让他维系神医之名的寒冰玄龙,还不知道如何着急,万一小泥鳅因为整关嫣然露了痕迹,被玄武国国主发现点儿端倪,她们都将陷入危险之中。

    小泥鳅却闲闲地趴在她的肩膀上,神色中颇有几分不以为然。

    “丑女人真胆小,本座可是有分寸的!放心吧,不会被发现的。”小泥鳅无所谓地说着,说完就乐了起来。

    “哈哈哈哈,丑女人,我好好奇那个女人发现自己容貌尽毁之后的表情,一定很搞笑。”小泥鳅笑得身子打跌,隐隐间有些要从珑织染肩膀上掉下来的趋势。

    “小泥鳅,你要清楚,你现在身份特殊,玄武国国主不是好对付的,如果你一点儿都不收敛,现在暴露出来的话,我怕我会护不住你。”珑织染却一片严肃,正色地说着。

    “呃……”小泥鳅看到珑织染这个样子,顿时也收起来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开始正经了起来,飞快地解释着,“不用担心,我在她身上只用了一丁点儿冰幻龙力,最多让她血脉暂时阻住,脸上难看点儿而已,过一段时间就会彻底消散,不会留下痕迹的。”

    “那以后也不要这样了。”珑织染郁悴,看着小泥鳅一开始还正经着,说到后面竟然开始眉飞色舞了起来,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无力感。

    “知道啦!”小泥鳅欢快地答应着,珑织染关心他,他很高兴。

    不过,珑织染看到小泥鳅这副样子,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顿时感觉到有些头大了,心神一动,便把小泥鳅收回了契约空间,把他牢牢地关在了里面。

    “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闭关好好修炼一段时间吧!把实力也提升起来,等你实力恢复,我们就不用这么畏畏缩缩了。”珑织染淡淡地说。

    小泥鳅却一下子失落了下来,苦着脸答应了一声,“好吧,那你有什么需要,一定要放我出来,我虽然现在实力受损,没有办法发挥全部实力了,可是我还有其他用处的……”

    珑织染看到小泥鳅这副生怕她抛弃自己,不住献宝的样子,心中猛然一软,“好!等有需要的时候,我叫你,你先安心待一段时间。”

    小泥鳅还有些不满意,哼唧了两声,见珑织染不再理他了,看样子是铁了心强行让他在契约空间内待着了,甩甩尾巴,把身子盘成了一个圈,也开始了修炼。

    珑织染稍待了片刻,见小泥鳅真的安静了下来,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小泥鳅这是为她出气,珑织染知道,可是她就是心中觉得有些不安。

    现在小泥鳅的身份如此敏感,万一暴露出来,便是有那个诡异的三皇子玄墨渊帮忙,她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再说,她现在对这个世界还不太熟悉,这个时候,不宜多生事端。

    珑织染这些心思,自然被小泥鳅通过契约之下的心意相通知道的一清二楚。

    因此,小泥鳅面儿上平静了,心中却百味杂陈,没办法描述自己的心情。

    或许,认这么一个主人,也不错。

    小泥鳅心中突然涌出了这么一股淡淡地想法,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感觉对自己有些陌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