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章 无耻

    安国公世子季崇礼大步走到季崇易面前,看着本就瘦弱的三弟浑身湿透后脸色苍白的模样,又是心疼又是气愤。

    季崇易是老来子,比季崇礼小了十多岁,加上生来体弱,全家人都把他捧在手心上,从小到大,季崇易想要天上的星星家里人都恨不得给他摘下来。

    季崇礼目光移向紧挨着季崇易而站的巧娘身上。

    季崇易上前一步把巧娘挡在身后,维护之意分外明显。

    季崇礼不由跺脚:“三弟,你真是糊涂啊,你这样做对得起父母吗?”

    季崇易抿唇不语,反而握住巧娘的手。

    众目睽睽之下,季崇礼不好斥责,冷脸道:“罢了,先回府再说!”

    “我要带巧娘一起回府。”季崇易开口,声音沙哑。

    季崇礼狠狠瞪了季崇易一眼,吩咐管事善后,匆忙带着季崇易与巧娘走了。

    留下来的管事向众人团团抱拳作揖,取了一百两面额的银票交给众人公认德高望重的一位老者,带着剩下的人匆匆离去。

    一百两银子对前来救火的百姓来说可不是小数目,众人当时便把老者围得水泄不通,商量起该如何分配来。

    阿蛮趁机溜到与姜似约好的地方,见姜似头上包着的黑色布巾已经湿透,小声问:“姑娘,您没事吧?”

    “没事,把准备好的烧纸撒了,咱们赶紧回去。”虽然入了夏,可此时是夜里,姜似又刚从水里出来,被风一吹就觉得凉透了,嘴唇已经发白。

    阿蛮忙依言行事。

    “姑娘,好了。”

    姜似点点头,主仆二人趁着混乱悄然离去。

    路上,阿蛮气愤难捺:“姑娘,季三公子真是太过分了,明明都是要和您成亲的人了,怎么能……怎么能和别的姑娘那样呢?”

    紧贴在一起的唇,急促的喘息声……

    想到在湖边看到的情景,阿蛮就觉恶心又愤怒。

    姜似只是笑笑,没有作声。

    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嫁过去了。

    季崇易若能娶巧娘为妻,并一直如此相待,她还能高看他一眼。

    毕竟人蠢也是有闪光点的嘛。

    没有得到姜似的回应,阿蛮依然咽不下这口气,抿嘴一笑道:“还好姑娘让婢子准备了烧纸,就当给那对奸夫**烧的好了,嘻嘻。”

    姜似睨了阿蛮一眼:“那些烧纸有别的用处。”

    “什么用处?”阿蛮好奇问道。

    夜风吹来,从头巾中散落下来的两缕碎发已经被吹干,正调皮挠着姜似白皙如玉的面颊。

    姜似脚下不停,把碎发捋到耳后,望着远方更浓郁的夜色道:“总要给湖边伞亭起火找个过得去的理由应付官差。”

    阿蛮双眼发亮:“还是姑娘想得周到。”

    小丫鬟转而又想到了季崇易,撇嘴道:“季三公子真是有眼无珠!”

    “好了,别提他了,到家了。”

    墙角的洞依然被挡在草木后,阿蛮拨开青草,小声道:“姑娘,您先进吧。”

    姜似俯身从洞口爬了进去,待直起身来,表情不由一滞。

    离她不足一丈之处有个人正往前走,显然也是刚从洞口爬进来的。

    这个时候阿蛮也爬进来了,一看前面有人不由惊了,虽然赶忙捂住了嘴巴还是发出了声响。

    前面的人身体一僵停下来,猛然转身:“谁——”

    姜似手疾眼快捡起洞口旁散落的土砖,对着那张熟悉的脸就拍了过去。

    没错,这人就是她那不学无术的兄长姜湛。

    姜湛一声惨叫,仰头倒下。

    阿蛮看清了姜湛的脸,声音都抖了:“姑,姑娘,您怎么把二公子拍死了?”

    “他没事,快走!”

    姜似对自己的力道把握还是有数的,知道这一下顶多让姜湛昏迷片刻,不会有大碍,且姜湛那声惨叫无疑会把人引来,这样就不怕他昏迷太久躺在地上着凉了。

    果不其然,很快不远处就亮起了灯,有人出来查看动静了。

    姜似带着阿蛮沿着原路飞快返回,推开虚掩的侧门再从内把门锁上,确定没有留下破绽,这才悄悄回到海棠居。

    院中的海棠花开正艳,娇红浅白,月光如霜落在那些花瓣上,美得惊心动魄。

    姜似的院中只栽了海棠树。

    人们都遗憾海棠无香,她却恰恰喜爱这一点。

    她的嗅觉天生超出常人,一直处于浓烈的花香中会让她不适。

    “阿巧,我们回来了。”阿蛮轻轻扣门。

    阿巧拉开门把姜似与阿蛮迎进来,见二人全都无恙,不由露出欢喜的笑容:“姑娘,婢子早已准备好了热水,请您沐浴吧。”

    木桶中热气袅袅,姜似整个人都埋进水中,只露出头部与肩膀。

    温度适宜的水温柔抚摸着浑身各处,姜似轻轻吸了口气,自重生以来那些焦灼与痛苦仿佛随着今夜的顺利散去了,只剩下庆幸。

    “姑娘,该起身了,水要凉了。”阿巧提醒道。

    姜似睁开眼睛,由阿巧伺候着换上雪白里衣,回到里室。

    阿巧用软巾替姜似一点点擦着头发。

    少女的发因为沾了水,如瀑布般散下来,直达腰间。

    铜镜中映出少女的模样,雪肤乌发,朱唇皓齿,那双以往略有些浮躁的眸子不知何时变得平静如水,让她的美丽较以往更胜几分。

    匆匆沐浴过后的阿蛮忍不住赞叹:“姑娘,您可真好看。”

    姜似忍不住笑了。

    季崇易与巧娘殉情的事明天定然要传遍京城,到那时,无论她如何无辜,一些人的嘲笑都是免不了的。

    对于出身寻常偏偏攀上一门世人眼里绝好亲事的女孩子来说,美丽本身就是罪过。

    “姑娘,您怎么知道季三公子与那个女人今晚会在莫愁湖约会啊?”阿蛮问出了好奇许久的话。

    阿巧握着梳子的手一顿,显然也是好奇的。

    铜镜中的少女眨了眨眼:“前不久参加永昌伯府的赏花宴,季三公子托人告诉我的。”

    姜似无法解释,只能随意寻个借口。

    “他与别的姑娘约会,告诉您干嘛呀?”阿蛮越发不解。

    姜似不紧不慢道:“大概是想让我亲眼所见,好死心吧。”

    阿蛮猛然一拍梳妆台,咬牙切齿道:“真无耻!”

    早知道她就晚一会儿敲锣,淹死那王八蛋好了。

    姜似笑眯眯点头:“是呀,我也觉得真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