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 竹篮水

    大起大落,说的就是姜二老爷近来的心情。

    自从燕王成了皇太子,他在一众同僚中倍有面子,等到长子在秋闱中取得佳绩,就更是风光。

    转过年的春闱,当捷报传来,东平伯府一派欢腾,冯老夫人撒了大把喜钱出去,姜二老爷更是走路发飘。

    谁知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姜沧赴琼林宴回来的路上居然从马上掉下来摔断了腿。

    才出炉的新科进士成了残废,从此与仕途无缘。

    姜二老爷的心情一下子从云端跌落到地底。

    旁人再好,怎及得亲儿子前程似锦。

    长子眼看着前程到手了,却出了这样的事,这比剜他的心还难受。

    比姜二老爷心情更糟的是姜沧。

    三年前姜沧因病影响了科考就消沉过很长一段时间,如今好不容易振作再来,又在刚刚实现人生第一个大目标时如羽翼丰满的雄鹰折断翅膀,前途尽毁。

    姜沧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从断腿那一天开始就再没出过房门。

    “老爷,不好了,大公子喝了酒又闹了……”姜沧院子里的人匆匆赶来禀报。

    姜二老爷阴沉着脸赶过去,还没进屋就闻到一股酒气。

    里面一片闹腾。

    “放开我,放开我!”

    “大公子,您不能往墙上撞啊,伤到了可怎么好?”

    “我这个鬼样子死了活着有什么区别?放开!”

    姜二老爷大步走进去,一扫地上狼藉,沉着脸道:“放开他!”

    拼命拦着姜沧的两名婢女见姜二老爷发话,暗暗松了口气。

    屋子里的剪刀等尖锐之物早就收了起来,就是怕大公子喝多了发酒疯,谁知大公子要撞墙,让人防不胜防。

    姜沧神色麻木,看着姜二老爷毫无反应。

    姜二老爷快步走过去,抬手给了姜沧一耳光。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把屋中伺候的下人打愣了。

    姜沧朦胧的眼神有了几分清明,直直望着姜二老爷。

    姜二老爷涨红了脸:“够了,你要堕落到什么时候!”

    “堕落?”姜沧转了转眼珠,指着自己苦笑,“父亲,我这个样子除了堕落还能干什么?我废了啊!”

    姜沧大哭:“我是个废人了,废人堕落不是正合适吗?难道现在我还能如三年前一样重头再来?”

    姜二老爷听得心痛,却只能狠下心叫醒儿子:“你走科举之路是因为你有这个天赋,实际上勋贵子弟走这条路的凤毛麟角。而今这条路堵住了,难道就不活了?腿脚有些不便利又如何,你大伯当年为了救安国公废了一只手,不是照样当他的东平伯。”

    姜沧惨笑:“我与大伯怎么一样,大伯有爵位可袭,我有什么?不能科举入仕难道当个一辈子没有出息的荫封官?”

    勋贵子弟多如牛毛,除了嫡长子能袭爵享尊贵风光,其他人不过是谋个或好或差的差事,除非有大机缘,不然这一生也就如此了。

    哪里比得上正儿八经科举入仕,再加上家族助力,一步步位极人臣。

    姜二老爷把伺候的人打发出去,眼神闪烁:“沧儿,谁说你没有爵位可袭?”

    姜沧一愣:“父亲说什么?”

    “傻小子,如今咱们姜家是后族,今非昔比,就算没了科举入仕这条路,也有无数大权在握的机会。”

    “四妹对咱们二房并不亲近。”姜沧喃喃。

    姜二老爷冷笑:“再不亲近她也是姜氏女,旁人只知道姜氏女当了皇后,以后咱们想做什么自有无数人主动送人送钱。”

    姜沧不语。

    姜二老爷再道:“远的不说,你四妹当了皇后,按惯例也该恩封后族了。你大伯难不成还一个人占着两个爵位?”

    “父亲——”姜沧动了动唇。

    姜二老爷拍了拍他的肩:“振作起来。你是二房的长子,下面还有弟弟,你不能垮!”

    姜沧眼神微闪,眼底渐渐有了光亮。

    如果能袭爵,未来似乎没有那么灰暗……

    姜二老爷离开这里,直奔慈心堂。

    姜沧是冯老夫人最器重的孙子,此番出事,加之请废太子妃的风声甚嚣尘上,冯老夫人备受打击之下卧床多日,好在景明帝让位皇太子的好消息传来,这才恢复了生龙活虎。

    孙女坐上了皇后的位子,长孙丢了前程带来的郁闷似乎就没那么紧要了。

    孙子还有好几个,这个没了出息,还有别人。

    姜二老爷见到冯老夫人时,发现老太太竟有几分红光满面,胸口莫名一滞。

    “有事么?”面对次子,冯老夫人还是和颜悦色的。

    在她心中老二才是有真本事的,老大不过是走了狗屎运。

    “母亲,宫里还没有给大哥封爵的动静?”

    冯老夫人看姜二老爷一眼。

    姜二老爷叹了口气:“儿子怕沧儿再这么下去就彻底废了,倘若他只是关起门来自苦就罢了,可若是如安国公幼子那样整日流连金水河上,咱们伯府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冯老夫人心知姜二老爷的意思,想了想道:“这件事我会想法子催一催,莫要急躁。”

    冯老夫人思来想去,决定派姜依出马。

    姜依不好扫祖母面子,只得进宫一趟。

    姜似听姜依道明来意,不由失笑:“这事我记在心里呢,大姐让祖母放心就是。”

    姜依得了话,乘着青帷马车离开了皇宫。

    马车平稳,一路奔回东平伯府,经过某处时姜依下意识掀起帘子一角。

    车外青柳摇曳,只是没了那日那道竹青色的身影。

    姜依放下帘子,弯唇苦笑。

    郁谨散朝后听姜似提起姜依进宫的事,不由冷笑:“既然这么迫不及待,那我就成全他们吧。”

    姜沧落马就是他替阿似干的,居然还想从他这讨爵位,这不是白日做梦嘛。

    转日一道圣旨就传了过去,因东平伯姜安诚有爵位在身,不再另封承恩伯,升其为东平侯。

    姜二老爷跪在地上,嘴角笑意还没来得及消失就凝固了,一直到传旨官离去还一动不动。

    冯老夫人虽为次子一支可惜,但这样的结果还能接受,见姜二老爷如此忙提醒一声:“老二,可以起来了。”

    姜二老爷依然没反应。

    “扶二老爷起来。”

    下人刚碰到姜二老爷衣角,姜二老爷突然栽了下去。

    冯老夫人脸色大变:“老二,你怎么了?”

    姜二老爷中风了。

    消息传到新帝耳中,新帝十分体贴让姜二老爷静养。

    从此姜二老爷的身影再没出现在官场上。

    倒是后来金水河上多了一个腿脚有些不利落的浪荡子,时常喝得烂醉如泥,据说还是个侯门公子,真假就无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