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 春光好

    没出正月,京城的天还是冷的,这个时候北上就更冷了。

    姜湛的脸色更冷。

    北齐郡主使四妹陷入流言漩涡,也不知四妹现在如何了。

    偏偏这个时候他还要护送这劳什子郡主去北齐。

    马车突然停下来,帘子挑开,露出一张带着几分英气的明丽面庞。

    “姜湛。”卢楚楚喊了一声。

    姜湛皱眉,板着脸道:“叫我姜将军,咱们没那么熟。”

    卢楚楚翻了个白眼,扬眉道:“我腹痛,让队伍停一下。”

    姜湛骑在骏马上,闻言冷笑:“郡主还是安分点,莫要想着再逃!”

    卢楚楚柳眉倒竖,恼道:“谁要逃了,我真的腹痛。”

    这个混账一点没有他妹妹可爱!

    而此时,姜湛同样在想:还好他的妹妹温柔体贴又懂事,要是像这北齐郡主,小时候不知道被他揍多少次。

    “没逃?前日要尿遁的难道不是郡主?”

    卢楚楚脸一红,啐道:“没成功我当然不会再做无用功。”

    她说着面露痛苦之色:“快一些停下,真的腹痛。”

    姜湛狐疑看着她,迟疑了一下点头:“那好,这一次郡主不要再耍小聪明。”

    卢楚楚跳下马车,不管急急跟在后面的两名大周婢女,越过重重护卫往一处山石后走去。

    姜湛施施然跟上。

    卢楚楚愤而回头,咬牙切齿道:“姜将军,你要点脸!”

    姜湛大大咧咧往山壁上一靠,笑容灿烂:“你要是跑了,我的小命都不保,要脸有什么用?”

    “你——”卢楚楚是真的有点急了。

    这一次她可不是骗人的,可一个大男人守在这儿,让她怎么办?

    “郡主快一些,天寒地冻,就算你受得住,将士们要遭罪的。”

    姜湛对卢楚楚印象很差。

    这丫头害妹妹倒霉不说,还任性逃跑,一旦真逃了岂不是害了将士们性命。

    卢楚楚实在有些受不住了,狠瞪姜湛一眼,放弃了争执。

    过了一阵,卢楚楚整理好衣衫出来,看都不看姜湛,抬脚往马车走去。

    刚刚是顾不得和这一根筋计较,现在是尴尬得不想再看到这一根筋。

    姜湛一脸淡然跟上。

    队伍行了一阵,停下来。

    “怎么了?”卢楚楚探出头来。

    姜湛握着缰绳眺望前方,神色凝重:“桥断了。”

    眼前一条河,河面宽广,本来尚算宽阔的一座桥居然断裂了。断桥一头栽进河里,与凝结成冰的河水冻在一起。

    姜湛略一思索,下令从冰面渡河。

    “安全起见,请郡主下车。”

    卢楚楚下了车,站在岸边神色凝重:“你确定下车就是安全的?”

    凭经验,她又要倒霉了呢。

    “婆子会背郡主过河,到时候郡主走在队伍中间,绝对保证郡主安全。”

    姜湛心下诧异。

    北齐郡主给他印象就是大胆任性,怎么居然谨慎了?

    很快长长的队伍开始从冰面渡河。

    姜湛就走在卢楚楚前面,随时观察冰面情况。

    越观察,越放心。

    冰层很厚实嘛。

    卢楚楚乖乖伏在婆子背上,却不敢大意。

    别看她在婆子背上,万一出了状况,还不一定谁先掉下去呢。

    正寻思着,前方忽然传来呼喝:“冰裂了!”

    姜湛立刻张开双臂把卢楚楚挡住,喝道:“后退!”

    卢楚楚第一个反应就是从婆子背上跳下来。

    婆子紧张之下脚底一滑,背上的人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滑进了冰窟窿里。

    这一瞬,姜湛都懵了。

    冰裂出现在前面,走在前面的人都没事,被他护在身后的北齐郡主就这么掉进去了?

    整支队伍,就北齐郡主一个人掉进去了?

    呆愣过后,姜湛立刻脱下厚重的棉衣,纵身跳进了冰窟窿里。

    “将军——”反应稍慢一步的将士们焦急大喊。

    身处冰窟下的卢楚楚四肢百骸立刻被寒意席卷,几乎瞬间就冻僵了,第一反应就是破口大骂。

    她就知道又是她!

    本来她有功夫在身,不是那种娇滴滴的贵女,根本用不着婆子背她过河,不过是考虑到自己的运气不敢任性。

    结果呢?

    卢楚楚在心里大骂,却很有经验闭紧嘴,放松身体。

    这样活下来的几率会大增。

    她水性不错的,倒霉的是掉进来太突然,河水又冰冷刺骨,一下子失去了自救能力。

    一只大手抓住了卢楚楚手腕,把她往上托。

    卢楚楚松了口气,十分配合放松着身体。

    姜湛更诧异了。

    掉进冰窟窿还这么冷静的人,真少见。

    看来这北齐郡主也不是毫无可取之处。

    把卢楚楚送上去,姜湛已经冻得发僵,好在很快被将士拉了上去。

    队伍到了河对面,因为这场意外停止了赶路,就在路边扎营升起篝火。

    卢楚楚换过衣裳,喝过热姜茶,坐在火堆旁取暖时还浑身打哆嗦。

    同样换过衣裳的姜湛在不远处搓搓手,嘴唇冻得发紫。

    娘的,太冷了,以后谁再给他摊派送人的差事,他跟谁急!

    卢楚楚看姜湛一眼,语气诚恳:“多谢姜将军救了我。”

    姜湛有些惭愧:“是我没有保护好郡主。”

    可这也太防不胜防了!

    不过他以为北齐郡主会大发脾气,怪罪前方把冰面踩裂却没掉进去的将士,或是迁怒他这个领头人,没想到北齐郡主还挺大度,提都没提。

    姜湛对卢楚楚恶劣的印象开始转好。

    “现在你知道了吧?”卢楚楚幽幽道。

    “什么?”

    卢楚楚苦笑:“长这么大,在大周京城的这两年是我最顺遂的日子,可偏偏被你们发现了要送我回去。如今还没踏上北齐地界,我的霉运又开始了……”

    姜湛听卢楚楚讲完从小到大的光辉事迹,不由目瞪口呆。

    这……这也忒惨了点儿。

    这姑娘活到现在还没有性情扭曲真的难得啊。

    “这就是郡主中途想逃的原因?”

    卢楚楚自嘲笑笑:“不然呢?姜将军真以为我是不懂事的小女孩,离家出走只是为了好玩儿?”

    姜湛干笑,心底生出几分同情,忽然灵光一闪道:“郡主在北齐总是霉运缠身,想要去别处生活不难啊。”

    卢楚楚眼睛一亮:“你有办法?”

    “这还不简单,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找个大周或西凉人嫁了不就行了。南兰人就别考虑了,你和我四妹关系不错,嫁给南兰人让她难做。”

    卢楚楚一时愣了。

    姜湛颇为自己的机智得意,邀功道:“这个法子是不是比郡主离家出走强多了?”

    卢楚楚回神,深深打量着那张冻得发白的俊脸,意味深长道:“姜将军说得有道理。”

    姜湛突然察觉到一丝危险,却不明所以。

    一定是太冷了产生的错觉!

    “郡主若是休息好了,就继续赶路吧。”

    卢楚楚望着姜湛,扬唇一笑:“嗯。”

    姜湛:“……”总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要发生的样子。

    卢楚楚坐进马车,靠着车壁微笑起来。

    嫁到大周去似乎是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说不定她还能继续当露生香的二掌柜呢。

    想想那些流言就好气,她明明是二掌柜,居然说她是伙计!

    卢楚楚这般想着,悄悄掀开帘角往外看了一眼。

    忽然觉得现在回家也不错,北齐的春天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