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 长相守

    悬崖边的风在耳边呼啸着,姜似双手死死扒住崖边,摇摇欲坠。

    她柔嫩的手掌已经血肉模糊,身体正一点点往下沉,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打算。

    她舍不得死。

    她好不容易摆脱悲惨的过去,与阿谨相亲相爱,值得期盼的日子还在后面。

    她死了,阿谨就是一个人了。

    抱着这样的念头,姜似筋疲力竭之际又生出一股力气,整个身体竟往上移了移。

    一只绣着银线的鞋出现在她面前。

    姜似吃力抬眼看去。

    齐王妃嘴角挂着冷笑,与平日温婉宽和的模样判若两人。

    “七弟妹还真是顽强啊。”

    姜似用力咬了一下唇。

    到这时,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与齐王妃一同去白云寺上香遇到惊马,现在她挂在崖边生死一线,齐王妃站在她面前气定神闲。

    这一场生死劫,齐王妃就是凶手!

    “为什么?”姜似问。

    她疑惑、不甘、愤怒,却独独没有求情。

    对方既然动了手,求情一文不值,不过是自取其辱。

    齐王妃没有回答姜似的疑惑,而是俯下身来,面无表情扒开了她鲜血淋漓的手。

    姜似坠落的瞬间,恍惚听到了齐王妃的轻笑声。

    身体下坠的速度极快,可姜似却想起许多。

    有对父兄的,长姐的,更多是对郁谨的。

    这个时候,那些令她不快的事,不快的人,都没有在脑海中浮现。

    她顾不得想这些。

    她不愿死。

    姜似的身体撞击到崖底的乱石,骨骼碎裂。

    可那一瞬间,她并没有立刻死去,而是尚有一丝意识。

    清醒而痛苦。

    好疼……

    阿谨,你在哪里,我好疼……

    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

    一只大狗挣扎着向姜似靠近。

    “汪——”大狗叫了一声,用舌头舔了舔女主人的手。

    那只手一动不动。

    大狗吃力挪了挪,去舔女主人的脸颊。

    大狗的世界很简单,男主人,女主人,肉骨头。

    可是女主人怎么不动了?

    它循着气味一路追过来,女主人怎么不动呢?

    大狗想叼住姜似的衣裳拖动,却渐渐没了力气。

    “汪……”大狗轻轻叫了一声。

    接到消息的郁谨快马加鞭赶过来,翻身下马,几乎摔倒在崖边。

    “主子——”龙旦伸手去扶,却被推开。

    “是这里吗?”

    龙旦不敢看郁谨通红的眼,艰难点头:“是……”

    郁谨没有丝毫迟疑,立刻下往崖底。

    龙旦赶忙跟上。

    崖底静悄悄,空寂得令人绝望。

    郁谨一眼就看到了躺在不远处的人,踉跄着奔过去。

    他的王妃一动不动,身下蔓延开的血早已凝固,把乱石染红。

    郁谨伸出手,抚摸上姜似的面颊。

    那张他亲吻过无数次的脸是冰冷的。

    郁谨一言不发把姜似抱了起来,脸色骇人得白。

    跟下来的龙旦瞧得胆战心惊,忍不住喊:“主子——”

    郁谨视而不见,抱着姜似从龙旦身边走过去。

    龙旦想喊,却明白王妃的死对主子打击有多大,只得叹息一声,抱起卧在姜似身边的大狗。

    大狗也没了气息。

    龙旦揉揉眼角,哭了。

    不是都好好的,怎么突然这样了?

    返回崖上,救援队伍赶过来。

    郁谨看也不看这些人,抱着姜似翻身上马,扬鞭离去。

    落后一步上来的龙旦抱着二牛的尸体傻了眼:“主子,您去哪儿?”

    郁谨策马狂奔,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去找乌苗大长老救他的妻子。

    庆幸的是,乌苗大长老此刻就在京城。

    不知奔了多久,郁谨抱着姜似冲入一处民宅。

    “救她!”郁谨直直冲到大长老面前,才说出找到姜似之后的第一句话。

    见到血肉模糊的姜似,大长老脸色大变,满是错愕:“怎么会这样?”

    郁谨根本没有力气解释,只有两个字:“救她!”

    大长老伸手摸了摸姜似,叹道:“圣女已经死了。”

    “我知道,可你们有起死回生之术,用这个救她!”

    “可是——”姜似的死令大长老也乱了心神。

    郁谨跪下来:“求你,救她。”

    大长老看着跪在面前的年轻人,沉重道:“王爷可知我族起死回生之术需要有人心甘情愿以命换命?”

    “我愿意。”

    他只要他的王妃活着。

    大长老眼神闪烁:“她醒了,也许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你知道什么叫新的开始吗?”

    郁谨摇头。

    “轮回!以我乌苗逆天异术换她重新轮回一次,到那时……你将忘了她。”

    异术逆天,她这个施术者也将以身殉法,没了性命。

    不过她愿意。

    她至此时才窥见一丝天机,以她性命为乌苗争一线生机,值得。

    关键是眼前这个男人会不会觉得值得,倘若有一丝不情愿,异术就无法成功。

    郁谨听到大长老说将会忘了姜似,用力攥拳:“大长老废话太多,异术什么时候开始?”

    “今夜子时。”

    “今夜子时?”郁谨看一眼天色,气势一变,“那还有时间,劳烦大长老帮我照看好内子。”

    他把姜似轻轻放到床榻上,大步出了门,翻身上马直奔齐王府。

    风往他喉咙里灌,仿佛烈火穿喉烧入腹中。

    可他速度越来越快,到了地方直奔大门口。

    “你们王爷、王妃可在?”

    门人见郁谨脸色骇人,忙道:“王爷、王妃刚从宫中回来。”

    郁谨本来出城办事,从姜似坠崖到他接到消息有个不短的时间差,算起来足够齐王夫妇进宫禀报此事再回来。

    “通传一下,我要见他们。”郁谨平静道。

    齐王接到消息,与齐王妃一起在花厅见了郁谨。

    齐王一脸惭愧:“七弟,出了这种事实在是想不到,哥哥正准备过去看你。”

    齐王妃眼圈通红,神色哀惋:“都是我不好,要是没邀请七弟妹去上香,就不会出这种事了……”

    郁谨静静听二人说完,拔出长刀。

    “七弟,你要干什么?”

    郁谨一刀砍过去。

    齐王养尊处优,哪能与从死人堆里拼出来的郁谨相比,堪堪躲避两下就被刺中了心口。

    齐王妃尖叫着往外逃:“快来人——”

    呼救的话尚未说完,齐王妃就中刀倒地。

    郁谨无视蜂拥而来的人,平静道:“别把我当傻子哄。”

    “燕王杀了王爷、王妃——”整座齐王府一片混乱。

    郁谨提着刀往外走,遇到拦路的就是一刀,生死不论。

    刀尖淌血,渐渐无人敢靠近。

    他出了王府把刀一扔骑马狂奔,很快把追赶的人甩在后面,等跑远了便弃马而行。

    燕王杀了齐王夫妇一事很快传遍,贤妃听到消息后受不住打击吐血昏迷。

    景明帝大怒,命锦鳞卫追查燕王行踪,全城戒严。

    郁谨对此浑不在意。

    全城戒严又如何,躲到今夜子时毫无问题。

    很快就到了时间。

    “大长老,开始吧。”

    “真的想好了?”

    “不用想。”

    大长老点点头,燃起奇香催动异术。

    郁谨不懂这些,目不转睛望着平躺在榻上的姜似。

    大长老突然递过一柄造型古朴的匕首,喝道:“快以古匕刺入心口,取你心头血二两。”

    郁谨没有一丝犹豫把匕首刺入心口,很快鲜血喷出,一部分落入大长老手中的玉碗中。

    他一手扶住了墙壁,视线模糊,看着大长老把鲜血点在姜似眉心。

    那些血竟没入肌肤。

    郁谨微微弯唇,合上眼睛。

    他相信无论轮回多少次,哪怕失去所有记忆,哪怕他不再是现在的他,他依然会记得爱上阿似。

    阿似,咱们来生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