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003章:程北尧的条件

    这个清晨,姜立穿着松垮垮的睡裙,顶着堆鸟窝似的头发,满嘴牙膏泡泡的站在洗漱台前,郁闷的想,一个星期过去了,关于这次的案子,盛川那位一直没有点头表态,圈内不知是谁放出流言,说盛川集团已经放弃与秦氏浅水湾项目的合作,由此,秦氏股票连跌三天,损失不下十亿。

    再拖下去,恐怕公司得一下回到解放前。

    莫非,那个男人真这么卑鄙,为了逼她就范而对秦氏下手?

    所幸,是她多虑了。

    当天下午,正当高层们一个个因为股势而急得团团转时,盛川那边突然有了回信。

    结果无疑是令人欣喜的,可众人沸腾间,却只有秦彻面色晦暗不明。

    姜立眼珠一动,跟上那道背影去了办公室。

    门刚合上,秦彻略显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知道那位提出什么条件吗?”

    姜立望向他。

    心底一阵烦闷,秦彻抽出根烟点燃,看着门口的姜立,沉声说:“合作期间,项目团队搬到盛川大厦办公,而且,他点名让你带队。”

    一愣过后,却又似乎在意料之中。

    姜立低垂着脑袋,尖头高跟鞋沿着办公室地板的纹路轻轻勾画,状似随口的问:“你不会要美人不要江山,把人给拒绝了吧?”

    这个时候她还有心情开玩笑。

    秦彻语气发硬:“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不是个正常的女人。”

    一年前,在他提出要追求姜立的时候,对方想都没想便一口答应,那时,他原以为这是段两情相悦的长久感情,后来他才渐渐发现,或许,姜立接受他,只是为了报恩。

    报知遇之恩。

    对他没感情,所以才理解不了作为男人的他心底是有多憋屈。

    喜欢的女人被一个比自己有钱有势的男人盯上,那感觉,像吃了屎般的难受。

    姜立笑了笑,踱步到办公桌前,双手撑在桌沿边,开解他:“不就去盛川坐坐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说不定,这趟盛川之行,还能帮你窃取点商业机密。”

    秦彻闻言伸出手要敲她脑袋,被姜立躲了过去。

    目光微闪,这个动作,曾经被那人做的熟练至极,时到今日,物是人非,她竟然不舍得破坏那份独一无二。

    人有时候真是贱,明明被伤的体无完肤,却连那段锥心蚀骨的记忆都要带着病态式的洁癖。

    ……

    毕竟是大公司,流程严谨,却不失效率。

    下午三点,合同正式敲定,双方代表盖章签字后,秦彻客气的问:“李副总,不知今晚的项目启动仪式,程总是否有时间能亲临现场?”

    对方答复:“此次是我们与秦氏的首度合作,程总相当重视。”

    这句话表明了一切,意思是说,程北尧今晚一定会来。

    得到这个结果,姜立莫名一慌。

    整个下午。

    全公司上下无不在议论同一件事,合同签订后,秦彻马上召开了部门会议,期间提出的第一点,便是任命姜立担任此次浅水湾项目的负责人。

    此话一出,众说纷纭。

    大部分元老持反对意见,而小部分新人,则是见风使舵,摇摆不定。

    秦彻一向尊重公司骨干的建议,可这次,难得一意孤行了一回。

    散会后,他把姜立喊到办公室。

    交代了些工作事宜,对于这种秦彻在背后操刀,而她在明面当花瓶的合作格局,姜立表示格外满意。

    秦彻或许也看出来了,让姜立拿决策还行,管理团队,确实嫩了点。

    晚上的项目启动仪式,订在盛川旗下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会场恢弘大气,布置精细,足以容纳五六百人的大厅里,水晶吊灯璀璨明亮,雕纹大理石地板光洁如镜,奢华炫目,衣香鬓影中透出浓浓的上流商业气息。

    姜立是这次项目的负责人,同时,今晚也扮演着秦彻女伴的角色,只是,两人刚进大厅,便被一个侍应生叫住。

    “姜小姐,有位先生要我把这个转交给您。”

    侍应生递过来一把银色钥匙,上面刻着一个清晰的数字‘18’。

    姜立眸光微动。

    顿了几秒,伸手接过。

    侍应生走后,秦彻问:“老熟人?”见姜立没反应,只顾盯着手里的钥匙静静发呆,思绪仿佛已经飘出了很远。

    距离仪式启动还有一会儿,不少媒体记者捕捉到秦彻的出现已经纷纷朝这边赶来,姜立其实并未陷入所谓的沉思,只是在犹豫。

    犹豫该不该在这样的场合和对方见上一面。

    三年后的第一面。

    抬头看一眼:“你先应付着,我去趟洗手间。”姜立拍了拍秦彻的肩膀,在对方一脸狐疑中款款离场。

    秦彻哭笑不得,这人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这么怕麻烦。

    18楼,是酒店的顶层。

    虽有犹豫,最后还是做了决定。在她看来,最不想见得都已经见了,何须厚此薄彼。

    出电梯门,刚走了几步,姜立听到隐隐约约的钢琴声,清越悠扬,在这安静的春夜,跳动着扣人心弦的温暖与惬意。

    走廊尽头,紧闭着一扇黑色雕花大门,从声源判断,琴音的主人应该就坐于那里面。

    越是靠近大门,曲调越是清晰,听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旋律,姜立微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