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4收拾堂姐

    二房一家子在大家眼里都是一副软包子的模样,连白传祥去世的赔偿款都被白钱氏拿来给他们一家添衣添墨,那时这母子四人也是一声不吭,现在她不过是使唤二婶洗衣服,她怎么就变得尖锐了?

    “你怎么说话的?我是那样的人吗?不就是叫你娘帮我洗衣服而已,有必要这样吗?”白云月大声说道,声音都有些抖,不知是不是被气到了。

    “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清楚。”染染压根不怕她大声吵吵,“我只不过是担心我娘被你当枪使。”染染可知道的,他们母子四人身上一文钱都没有,要是被白云月坑了,她娘在这个家不是更抬不起头来?

    “你……你太高看自己了。”白云月气到不行,这傻子是不是存心气她的?还是说这傻子突然间不傻了?

    “大丫,你少说两句,云月不是那样的人。”白张氏连忙打圆场,看到白云月脸色涨红,她有些担心,大丫跟云月拌嘴的事情要是被她婆婆白钱氏知道了,那大丫是不是又要被打了?

    “……。”染染无语,不过还是听话的闭嘴。

    “算了算了,这衣服不用你洗了,我自己洗。”白云月气冲冲的抱起衣服往外走去,她一定要跟奶奶说道说道,让奶奶替她出气。

    “这就对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你没有官家小姐的命,却有官家小姐的病,得治。”看她迈过门槛了,染染连连补刀。

    白云月听着这话心火越烧越旺,这傻子居然嘲讽她,还说她没有官家小姐的命?这不是在说她爹考不上秀才吗?

    想到这里白云月又有些埋怨她爹,要是他现在是秀才或者举人的话,白大丫她敢这么笑话她吗?

    跺了跺脚后,白云月哭着往外奔去,这白大丫太欺负人了。

    在她跑到染染刚才用异能浇灌的野草旁时,白云月突然摔倒了,原本她只是装模作样的哭,现在一摔,直接嗷嗷大哭起来。

    “呜呜呜呜……。”

    她这么一哭,可把白传福夫妻吓到了,连忙从房里跑出来,白钱氏正打算休息呢,听到宝贝孙女的哭声,立马衣服都没来得及穿,直接披了一件外套就出来了。白云骁也被他姐吓到了,连忙从屋里出来。

    白云月这一哭,可以说是把全家都惊动了。

    “云月啊!你这是怎么了?摔的疼不疼?”白钱氏刚出来就搂着白云月轻声的安抚着。

    染染跟着白张氏和白大壮从厨房出来,看到白云月此时的模样,忍不住唇角勾了勾,活该!叫她嘚瑟!

    此时的白云月可以说是狼狈至极,只见她整个身子都趴在地上,那黄色的裙子上沾染了不少野草的汁液,双手也被地上的沙土磨出了血粒子,最惨的还是她摔倒的地方刚好有不少尖锐的石子,直接把白云月那本就平凡的五官加了几道血印。

    染染心里不住叫好,她本想让摔一摔,醒醒脑子的,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就该这样,谁让她老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使唤她娘干活?她这不过是收点利息。

    现在她的植物异能也就只能控制这一棵植物,而且还很费劲,跟她前世相比,现在的她弱爆了,要知道她前世可是可以控制方圆一公里以内的植物呢!

    不过她不急,异能还在她慢慢练就是了。

    “奶奶,我疼!奶奶我是不是破相了?”白云月哭着倒在白钱氏的怀里,她抱着的衣服早已散落在一旁。

    “没事,乖,这点小伤养个两天就好了,不怕,到时候云月还是漂漂亮亮的。”白钱氏昧着良心说道,看到怀里她疼爱的孙女摔成这样,她可心疼极了,好在也只是破皮,要是那石子再偏一点点,云月的眼睛也就被割到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云月,乖,你奶奶什么时候骗过你?”白王氏也在一旁安慰。

    白云月这才破涕为笑,只要不会破相就好!

    “云月除了手和脸可还有哪里痛?”白钱氏和白王氏扶着白云月回到厨房,打了水,给她清洗伤口。

    “膝盖有点疼。”

    处理完伤口,大房一家人坐在了餐桌旁,白钱氏看到桌上还是凌乱的一片,眉头紧皱:“这都多久了?怎么还没收拾?”

    “娘,二丫吃饭慢,耽误了一会儿,我这就收拾。”白张氏手忙脚乱的上前收拾。

    白钱氏眼里闪过一丝不悦,狠狠的瞪了白二丫一眼,这个赔钱货,这么小就开始败家了,要知道这厨房的灯油可贵了呢!

    白二丫本就才七岁,被白钱氏这么一瞪,直接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闭嘴!”白钱氏怒吼。

    白二丫被她一吓,倒是没哭了,只是在旁边抽抽搭搭。

    染染看到了,心疼不已,连忙上前抱着白二丫哄着。

    “云月,你怎么就摔倒了?”院子里又没有大石头,再说了这院子大家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就是闭着眼也不该摔倒啊!在白王氏眼里,她女儿定是被人推倒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