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5进山寻宝

    白云月确定那时候门口就只有她一人,所以她现在变成这副模样,完全是自己造成的?这样一想她只觉得今晚丢脸死了,更让她憋屈的是,她竟然在她最看不起的二婶和堂弟堂妹们面前摔了一跤。

    面子里子都丢了!

    “没……我就是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白云月咧着嘴吸着气说道,嘴巴张合时扯到了下巴的伤痕,疼的她泪水都流了出来。

    “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那么不小心?”白王氏恨铁不成钢的道,她这女儿看着机灵怎么就那么不上道?这事推到二房头上多好?她还可以趁机从婆婆手里拿些银钱出来。

    前几日她在城里的锦绣阁看上了一支牡丹金簪,可惜手头银钱不够,没买下来。想到这里,白王氏恨不得敲开她这女儿的榆木脑袋,看看里面装了些什么,怎么就连她的一成聪明都没有继承到?

    “娘,我疼。”白云月可怜兮兮的拉着白王氏的袖子撒娇。

    白云月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苦,一直以来她和白云骁都被白钱氏和白王氏当做官家小姐少爷培养的,家里的活儿他们一概不理,每日除了跟着白传福读书就是跟着白王氏绣花学女戒什么的。

    可以说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看到白云月疼的泪眼朦胧的模样,白王氏又心疼的安抚着她。

    既然是自己摔倒的,白钱氏和白传福都没什么话好说了,天色已晚,大家自然是散了去谁觉。

    “云月,你这衣服怎么破了?”大家前后往外走,白钱氏看到先前掉在地上衣服,连忙捡了起来。这布料可花了她四百文钱,就这么被丢弃在地上,心疼死她了。

    白钱氏把衣服抖开,只见原本精巧的衣领已经被扯出了一道大口子,裙子的下摆有的地方也裂开了。整个看起来,就像是被人撕裂开来的。

    染染看到不由失笑,她刚才本是乱说一通,谁想到白云月的衣服还真的破了?

    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白张氏也傻眼了,不由得庆幸起来,好在她刚才没碰这衣服,不然她肯定会被自家苛刻婆婆打骂一番的。

    “我不小心弄破了。”白云月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刚才本想把这衣服破了的事情推给二婶的,谁知道被那傻子一气,她就想着拿回房里等明天缝好了再拿出来洗,谁知道,她就摔了一跤,让这件事直接暴露了出来。

    “你个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布料可贵了。”白钱氏张口就想破骂,好在及时改了口,白云月可是她最疼爱的孙女,也是她寄予希望的孙女,她可不能骂,万一因为此事,让她们祖孙之间有了嫌隙就得不偿失了。

    “奶奶我不是故意的,下午去山里走了走,谁知被树枝刮破了。我一着急,扯了扯,就成这样了。”白云月连忙解释。她本就在哭,站在被白钱氏逼问,更是哭的厉害,整个人显得可怜兮兮的。

    大家听了,虽然很疑惑她一个女子去哪里走走不好,干啥去山里?但是也不好多问,大家随意说了几句,让白云月长点记性后,就各自回屋里休息。

    染染在心里为白云月的演技点赞,她在她娘面前一副大小姐的气派,在白钱氏面前却是一个撒娇卖萌真性情不知世事的小姑娘。

    换句话说,白云月这丫头还是有点脑子的,还没被白钱氏养残。

    染染算计了白云月一把,心口的恶气也算出了点后,哼着小曲儿提着水去冲凉。

    天色还蒙蒙亮的时候,染染就醒了,听着公鸡打鸣和院子里白张氏和白大壮的说话声,染染忽然之间像是回到了前世读初中的时候。

    那时候的她每日也是在公鸡的鸣叫声中醒来,顶着灰蒙蒙的天出门上学,那一幕好像还是昨日,眨眼就相隔了两世,染染叹了口气,摸索着起床。

    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睡土炕的缘故,她这一晚睡得极不安稳,一会儿像是回到了前世那安稳的世界,一会儿又做梦到白大丫那被白云月和白钱氏欺负的时候,转眼又到了世界末日之时,染染就这么辗转反侧了一晚。

    摸索着穿好衣服,好在原身也没啥好衣服,都是些粗布衣裳,布料是最差的,更别提有什么款式了,两头绳子一绑就算了事。

    穿越成农家小妞,至少她不用当心被人看穿她不是原身,她本就是个无足轻重可有可无的人,染染对此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喜的是,她这个身份不怕被人质疑戳穿,十二岁嘛,本就是心理变化的年龄。忧的是,这一大家子没一个会赚钱的,花钱的倒是不少,她得想个法子分家当过。

    只是不知道她那便宜娘是肿么想的!

    “咯吱!”思虑间,染染打开了门。

    院子里,白大壮正拿着木棍、树藤和柴刀打算上山砍柴。

    “哥,你上山呐?我跟你一起去。”染染喜滋滋的道,现在是夏天,山里可多宝贝了,她去山里走一圈有意外之喜也说不定啊!

    “大丫,我是去砍柴,你去干什么?”白大壮不赞同的道。女孩子家家的,就该在家里洗衣做饭喂鸡喂鸭什么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