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8差点被咬

    “拿回家?哥,到时候还能有咱们的份?”馋得慌的可不止他们母子四人,白家其他人也是一样的,除了游手好闲的小叔外,“我知道哥是想带回去给娘和小妹吃。咱们烤熟了以后留一半带回去,偷偷给娘和小妹,你看如何?”染染想了想道。

    白大壮点点头,黝黑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这样挺好!”

    说完,白大壮很是熟练的用柴刀给兔子放了血,拔了皮。染染在一旁看的叹为观止,她这便宜大哥的手法还真是熟练啊!

    “很奇怪吗?”白大壮解惑:“我跟爹学了三年木匠,做木匠是不太合格,杀只兔子还是不在话下的。”他三年刨树皮是白刨的么?现在不过是拔个兔子皮而已,自然是简单爆了!

    染染感叹,这就是有技术和没技术的区别啊!若是她弄的话,估摸是很惨不忍睹!

    说话间,白大壮生好了火,兔子也用削好的棍子架在了火堆上。

    染染看着跳跃的火苗,闻着空气中散发出的香味,满足的吸了口气。说起来,她也很久没有吃肉了,世界末日之前倒是每日荤腥不断,世界末日之时,地球上所有生命都变异了,连菜都要她用异能浇灌才能放心食用,更不要说肉了,那是碰都不敢碰。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兔肉烤熟了,染染两兄妹一人一个腿分着吃,剩下半边兔子,白大壮用早上包着馍馍的油纸包了起来。

    “真烫!”染染咬了一口,满嘴的肉香,让她不由得闭起了眼:“真好吃!”

    “小心些!慢点吃,要是不够,哥这里还有。”白大壮说道,把拿在手里的兔腿放了下来,爹以前说过,他是男子汉上要孝敬父母,下要疼爱妹妹。

    大妹喜欢吃兔肉,他就少吃点,把腿就给她。

    “不用,哥哥,你放心咱们以后肯定能天天吃肉。”染染保证道。

    白大壮不置可否,这次捡到这兔子是运气好,难不成还能天天捡到兔子?染染知道自家哥哥不相信,她也没有解释,反正等到她每日把野味带回来,他就会相信了。

    两人一阵的狼吞虎咽,把四个馍馍和半边兔子吃个一干二净。吃饱喝足后,把兔子皮毛收拾干净,皮毛可以留着给白二丫做袄子。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染染下午没有去大山深处,只是在周边的山里转悠,上午使用了异能,现在她明显精力集中不起来,还是休息吧!除了摘野菜,她还发现了不少药材,比如:益母草、何首乌。

    染染都挖了出来,这些药材长势都不错,她留一部分给白张氏调养身体,剩下的应该能卖个不错的价格,染染喜滋滋的把药材都收在空间,随后去水渠边洗手。

    在太阳落山前,白大壮挑着柴准备回家,“大妹,该回家了。”要是等太阳下山,那就有危险了,谁知道山里会跑出什么野兽来。

    “好!”远远的传来染染的应答声,白大壮才松了口气,看来这小妮子还是很听话的,没有跑远,他刚放下这个念头,谁知道远处就传来染染凄惨的叫声。

    “啊……!”

    白大壮急忙把柴丢下,拿着柴刀就往水渠边跑去。

    等到了水渠边,映入白大壮眼帘的是,他家大妹正握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使劲的往地上捶打。看样子很是吓人。

    “大妹……。”白大壮正想说什么。就看见他那胆小懦弱的妹妹使劲打的居然是两条蛇,惊得他立马没了声音。

    谁能告诉他,他的妹妹啥时候变得这么彪悍了啊?

    蛇耶!他都不敢打好不好?每次遇到蛇他都是避开,没想到今日他妹妹让他大开眼界了。这么彪悍的一幕若是被别人看到,那他家大妹还嫁的出去么?

    白大壮的心情顿时像是打翻了的辣椒瓶,五味陈杂。

    染染可不知她家哥哥的心思,等到蛇不动了,她才停下挥舞的木棍,气喘吁吁的喘着粗气,累死她了,好在她手里本就拿着木棍,不然她肯定被这两条蛇给咬了。

    说起来也是怪事,她一个下午都在这一片走动,为了找药材和野菜,这草丛里她更是用手摸了一遍,那时候还是啥都没有,等她听到白大壮喊她回家,提着麻袋走过来的时候,突然从草丛里跑出两条蛇来,而且还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这可把她吓坏了,急忙丢下麻袋,手忙脚乱的举着木棍乱打下去。好在她还记的,以前上学时老师说过,打蛇打七寸,所以她就一个劲往蛇头上打。

    白大壮看着那血肉模糊的蛇头,惊得说不出话来,这大妹太厉害了!

    “哥。”染染擦擦头上的冷汗,柔柔的叫了白大壮一声。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失策啊!她一着急就忘了,原身可是个胆小如鼠的人,特别是看到地上蛇头都变了模样后,更是觉得露馅了。

    “你没事儿吧?可被蛇咬到?”白大壮着急的说道,连忙走上前来,上下打量着。

    染染平复了心里那波涛汹涌的想法,只要白大壮不质问,她指定是不能说的,难道她要说我不是你妹妹,我只是借用她身体借尸还魂的鬼魂?那不得把他吓死?所以染染只得轻声细语道:“没事,就是一开始有点吓到了。”再说了,这菜花蛇本就没毒,就是咬到了顶多也就是痛。

    “没事就好,咱们回家吧!太阳快落山了。”白大壮点点头,提着麻袋就往外走。

    “等等。”染染急忙叫道,伸手扯过麻袋,把打死的两条蛇往麻袋里一丢。

    “……大妹,这蛇肉家里人不吃,还是丢了吧?”蛇自古以来有人爱吃有人看见头皮都发麻,白家众人自然是不爱吃的,白大壮自诩是男子汉,其实他也很怕这类冷冰冰的动物。

    “丢什么丢?你们不吃,我吃!”染染白了他一眼,蛇肉她是不怎样爱,但蛇汤可是清热解毒的很,而且味道也很好。

    再说了,她辛辛苦苦打死的,不吃多可惜?

    “……。”白大壮摸摸鼻子不说话,貌似他被自家妹妹鄙视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