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0小叔的毒计

    白云月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堂妹,从她记事开始,除了她哥哥白云骁外,她就是家里的小霸王,不管是谁,都听她的话。

    现在居然被一个傻子给数落?

    这让她如何能够咽下这口气?

    “这种下三滥的玩意儿也只配下三滥的人吃。”白云月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明晃晃的嘲讽气的好脾气的白张氏脸都黑了,可她毕竟是婶娘,无法和一个小姑娘计较,就算她去计较,到头来,婆婆白钱氏还不是站在侄女那头。

    到时候传出去,她的名声毁了事小,就怕儿子女儿以后不好说亲事。

    染染可没有白张氏那么多的顾虑,立刻就顶了回去:“有些人连下三滥的玩意儿都吃不上,本是薄命人,再怎么装也改变不了本质。”这话说的就是大房一家,明明家里只有一个童生,却要装作富贵人家。

    以前有白传祥赚钱供养这一大家子,现在可没了,染染倒要看看,大房这一大家的米虫要如何生存下去,不过在看热闹以前,她得想个法子先分家再说!

    她可不想赚钱养这群白眼狼!

    白云月被讽刺得黑了脸,好在现在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白张氏和染染都没有看见,白云月只得咬咬牙回屋里,哼,等她父亲考上秀才以后看白大丫还能这样讽刺她么?

    想着又有些怨白传福,他怎么如此没用?考了十几年了,怎么就没考上?要是他早就考上了,她就不用跟二房这家泥腿子挤在这破屋子住了。

    白云月从来都没有想过,她爹除了念书别的一概不会,要是分了家,只怕她这十几年还不能过得如此惬意。

    染染瞧着白云月走路的姿势有些怪怪的,很不自然,她也没放在心上。

    “娘,这里有三颗鸭蛋,等会儿放在蛇羹里一起煮。”染染从麻袋的最底部,扒拉出她从水渠边捡来的鸭蛋,拿着鸭蛋,她突然想到,这两条蛇,不会是冲着她的鸭蛋来的吧?

    没想到,鸭蛋没吃到,反而丢了性命!

    “好!”白张氏点点头,手里的动作加快。

    晚饭时间,照例是大房一家他们先吃,因为染染摘了不少野菜,白张氏特意炒了两道青菜给他们。

    或许是吃了一个月的腌菜,这两道青菜大受欢迎,很快盘子里就一扫而空。

    白云月有些满意的看着桌子上的菜,好在没有蛇羹,不然她肯定会吃不下饭,为了不影响胃口,白云月倒是没把厨房正在熬蛇羹的事说出来。

    消失了一天一夜的小叔白传德也回来了,难得这次他没有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不过在看到坐在门槛上的染染时,他有些紧张。

    “大丫,一起来吃饭。”白传德难得和颜悦色的对染染说道。实则是要看看染染还记不记得昨天的事情。

    染染摇摇头:“不了,小叔,你们先吃。”

    白传德观察着她的神色,染染故作一副很不解的模样看着他。白传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拖着有些软的脚往屋里走去。

    染染失笑,这个小叔,以前不管人前人后对她都是一口一个“傻子”的叫,难得今天叫她大丫了,看他走路都不稳了,难道是被她吓的?

    就算是,那也是他自作自受!

    若是他没有这么龌蹉荒谬的念头,也不至于会发生死而复生的事儿。

    等蛇羹熬熟了,白家一大家子人早就各回各屋去了,染染为了防止小妹看到蛇肉不肯吃,特意把蛇骨头剔除,只留下肉和汤。

    这一晚,白张氏母子四人终于没有吃糙米饭了,一大锅的蛇羹,加上半只兔肉和一些小菜,足够他们吃的饱饱的。

    特别是白二丫,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更不要白张氏哄着才吃,而是自己抓着筷子挑着自己喜欢的菜吃。

    梳洗过后,染染再一次躺在土炕上,辗转难眠!

    不知道是不是今日吃多了油水的缘故,总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染染摸黑给自己把了脉,脉相显示一切正常。

    这身体是有些薄弱,但是也没到弱不禁风的地步。

    看来是闹肚子了,染染顺着窗外的月光爬了起来,轻手轻脚的下炕,免得不小心吵醒了白张氏和小妹。

    染染解手过后正打算回房间,就听到屋后面有人的谈话声。隐隐约约中还提及了她的名字。

    小心翼翼的靠近,说话的声音越发的清晰,他们的对话也一字不落的传到了染染耳朵里。

    “阿德,这是耗子药,你可得收好了,别被人发现了。”

    “怎么不是砒霜?”白传德略有些不满意,砒霜只要活物沾染了就没有活过来的机会。那傻子掐不死,总不可能连砒霜都药不死吧?

    想到今天看到那傻子坐在门槛上的似笑非笑看着他的神情,白传德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结了。

    “你小子以为买砒霜跟买耗子药一样简单?城里卖砒霜可是有登记的,而且砒霜被仵作一检验就验出来了。哪有耗子药保险?”男子沉声说道:“况且你那傻侄女若是被砒霜药死了,县太爷问起来,你们家该如何回答?耗子药就不同了,这玩意儿家家户户都有,你们还能说是那傻子勿食的。”

    总而言之就是耗子药过于平常,就是出了事也可以当做意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